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四二章 宇文成都VS李元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四二章 宇文成都VS李元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为了不扫他的面子,我只好跟着回了趟老宅的地下室,可是里面别说面具了,就连那口箱子都不见了,气的白老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别想太多了,既然锁定了目标,很快就会有答案的……”

    我把他拉起来准备离开,却突然发现脚下我们踩过的地方,显露出了一些类似于雕刻的东西,我赶紧蹲下身来扫去灰尘,发现果然是古代雕刻。

    而且不只是被我们踩过的地方,整个地面都串联着一组组栩栩如生的壁画!

    我赶紧把手机光亮调到最大看了起来,发现壁画里的主人公是一位历史上的将军,从场面上来看,这应该是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周围全是跪拜的文武百官以及禁军,坐在高位的显然是皇帝,而壁画的第一视角却不是皇帝,而是皇帝身边的这位将军。

    他长发飘飘,披着金黄色的铠甲,身材宏伟高大,脸上赫然戴着白老板跟我说过的那个鹰形面具。

    而手上则握着一柄我非常熟悉的兵器:凤翅镏金镋。

    在他身后禁军高举的旗帜上,赫然写着‘宇文’两个大字。

    看到这里我已经百分百确定这人的身份,他就是天宝将军宇文成都!

    显然,昨晚白老板是被宇文成都给附身了,与此同时我想到了那个雷公嘴,手持两把铁锤的阴灵,他自然就是唐高祖李渊的第三个儿子李元霸!

    卧槽,这次竟然同时遇到了隋唐时期最变态的两个猛人,怪不得自己三招都接不了,不过我输给他们一点都不冤。

    很多人觉得《隋唐演义》里的宇文成都和李元霸都是虚构的,历史中并没有这两个人,他们命中克星的故事也根本不存在。

    作为隋唐谜我也曾对这个传说很好奇,后来成为阴物商人后,专门请教了许多研究历史的阴物界老前辈,前辈们给出的答案很确切!

    两个人都是存在的,宇文成都威武盖世,曾被隋炀帝封为:天宝大将军,据说是雷神转世。

    而李元霸原名李玄霸,虽然长相丑陋,身材皮包骨头,却力大无穷,据说是大鹏金翅鸟转世。

    话说李元霸学成铁锤绝技下山后,师傅曾再三强调,今后遇到持凤翅镏金镋的人千万不要伤他性命,你们乃是命中克星,死了一个,另一个必遭天谴!

    但李元霸根本不信,紫金山之战时,他为了让父亲夺得皇位,将天宝大将宇文成都撕成两半,最后果然遭了天谴,被天降神雷活活劈死。

    白老板显然也想明白了,突然一拍大腿,恍然大悟的道:“咱们早该想到,铁锤阴灵就是李元霸。”

    没错,他的特征太明显了,铁锤、雷公嘴、性情暴躁,无不代表了他的身份。

    而且他属于少年夭折的那种人,死的时候年仅十六岁,所以他的阴灵才会在苏醒后不停地对付小孩子,一方面是为了泄愤,另一方面他总把小孩子撕成两半,估计是在一遍遍的重演当年手撕宇文成都的场景,发泄心中的不甘!

    如果说李元霸是在雷电中死去,所以在雷电中复活的话倒也不算奇怪,可是宇文成都为什么会在这里,海叔为什么又对这一切那么清楚?

    “海叔这人,隐藏的太深了……”

    白老板握着拳头说道,他是真的伤心了。

    我反而突然对海叔多了一分耐心,他好像真的有什么苦衷,而脚下的壁画,也是他故意让我们看的。

    凭借他的能力,绝对能在我们赶来之前抹平地上的痕迹。

    “走吧,如果我猜的没错,海叔应该在家等着我们!”

    我拉着白老板往外走,他在路上不停地嘟囔着等会要让海叔好看,可到了海叔家门口却停了下来,吞吞吐吐的说要不你先进去吧?

    我说反正都到了这里,你进不进都是一样,进去反而能把一切都说清楚。白老板沉默了一会儿认真的点了点头,这是我第一次进海叔家的小院子。

    中间是一条小道,两边种着各种各样蔬菜,墙上挂满了爬山虎,窗台上放着几盆花,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他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我叹了口气,心说不管海叔有什么苦衷,这件事过去以后,他恐怕再也无法在三元村立足了。

    毕竟那些孩子的生命,再也回不来了。

    来到门前发现屋门开着,里面传来阵阵肉香。我微微一愣,和白老板默契的停顿了一下。

    “进来吧,一起吃点!”

    海叔的声音传了出来,很平静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心中划过一丝不忍,因为但凡心境淡然的人已经对一切都不在乎了。

    我俩进了屋,坐下后不约而同的没有提那件事。

    海叔坐在桌前,桌上电磁炉里煮着羊肉,旁边是几碟子配菜,他拿筷子在肉上摁了摁,陶醉的说道:“来的正好,刚好煮熟。”

    “好嘞,叔。”

    我笑了笑,像晚辈一样给他到了杯酒。我们三个边吃边喝,我和白老板聊起了阴物生意,他则说一说自己年轻时的趣事,气氛十分的融洽。我多想一直这样下去,可一顿饭的时间太短了。

    等我们就把火锅吃完,海叔擦了擦嘴唇,突然开口道:“你们问,还是我自己说?”

    “您说吧,你肯定知道我想问什么。”

    我的笑容凝固了,有些失落的说道,白老板则干脆蹲在门口面朝院子抽起了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