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零九章 祖传宝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零九章 祖传宝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这时,小梅端着一个大水盆走了回来。

    她那一对乌黑的大辫子已被砍断,随意用一根红绳系着,满脸都是泪痕,却洋溢着一股欣喜的神色。

    她一直走到大树前,然后拿出盆中的柳枝不断的撒向村民。

    晨光中,她那本就秀丽的身影显得更美了,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温柔优雅,真的就像是观音菩萨普渡众生一般。

    传说观音手中的柳枝可以让万物死而复生,而小梅也靠着自己的勇敢救了整个村子。

    大丰村就像这初升的太阳一样,马上就要迎来崭新的一天!

    我四外看了一眼,也没跟小梅打招呼,便提着樱花军刀悄悄的离开了。

    我是一个阴物商人,我不属于凡人的世界。

    当听我说起大丰村的事情已经解决,附近的工地也不再闹鬼之后,助理当下喜出望外的给徐广盛打电话。

    刚一打过去,那边就接通了,电话另一头传来徐总略显沙哑的声音。

    估计是听说邀请来的几位大师接连惨死,深怕被冤魂索命,所以吓得睡不着吧?

    “怎么样了?”还没等助理汇报,他就紧张的问道。

    “没事了!”赵助理简明的叙述了一番,然后道:“张大师果然名不虚传,已经超度走了大丰村的阴灵。”

    “好好好!”徐总连说了几个好字,随即安排道:“马上请张大师来总部,我要亲自谢谢他,之前的酬劳一条不少,还要额外再加。”

    “不必了。”我接过话头:“所有的酬劳我一分不要,阴物商人有阴物商人的规矩,救世不贪金,你要真想谢谢我,就把村里那些日本军人的骨灰送回它们自己的祖国吧!还有,大丰村的村民们也都不容易,希望你给他们的条件能再优厚一些。”

    电话那头的徐广盛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连连应道:“一定,一定!不过,张大师,我真想心想请您来广盛,无论您提出什么条件,我绝不还价。”

    “徐总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更喜欢闲云野鹤的日子。”

    “那……好吧。”徐广盛很是不情愿的说道:“可你这个朋友我徐某人算是交定了!”

    这家伙虽然国内巨富,可面对鬼神却是一筹莫展,深怕以后再遇到什么事儿找不到懂行的人,所以有意想跟我拉关系。

    我明白他的心思,点点头道:“只要你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凡遇到阴物作祟,都可以来找我。”

    “好!”徐广盛连声答应。

    我把电话还给了助理,一仰身靠在了座椅上。

    来的时候,满满七八个高手,回去的时候却只剩下了我自己。

    若不是我经验丰富,恐怕也回不来了,这一趟大丰村之行,真是凶险万分啊!

    折腾了这一夜,我实在有些累了,靠在座椅上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淡红色的余晖洒在车窗上,满满的照了我一脸。我扭头一看,车就停在我的古董店门前。

    助理见我醒了,笑着冲我说道:“张大师,我看您睡得太香了,就没忍心打扰您。可又不知道您住在哪儿,就把您送到这儿来了,您现在要回家吗?我送您。”

    “不用了。”我挥了挥手:“这就是我的家,我也得开门营业了,就此别过吧!”说完,我就站起身来走下了车。

    赵助理与我道别之后,开着车离开了。

    我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却突然发现店门前正坐着一个人。

    这人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两只手托着下巴,看样子睡得正香!

    虽然我没看清楚他的脸,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个年轻人,个子很高,头发很短,穿着一身李宁运动服,脚下一双磨破了边的旅游鞋。他的衣着很破旧,却洗的很干净,隐隐的散发着一股肥皂的清香味。

    这人是谁?

    蹲在我的店门口做什么?

    “喂,醒醒。”我轻轻的推了推他。

    他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慌慌张张的起身:“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困了,就趴在这儿睡着了。”

    “没事。”我有点奇怪,这小伙子也不像个无家可归的人,为什么会流浪到这里。

    我心里虽然奇怪,却也没多问,掏出钥匙打开了店门。

    “您就是张九麟大师吗?”年轻人一见我开门,极为惊愕的问道。

    “对啊,你是?”

    “张大师您好,我叫孙有良,听说了您的大名之后,专门来找您的。昨天来时扑了个空,又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回来,只好坐在这里等,没想到竟然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年轻人露出了满是歉意的微笑,微微弯着腰,显得极为礼貌。

    “哦?原来你是来找我的啊,请进吧。”我指着古董店说道。

    “您先请。”他极为恭敬。

    进门之后,他礼数非常周全,我请他坐也不坐,就规规矩矩的站在我面前道:“张大师,听说您是专做阴物生意的,我手上有件东西,想请您过过目。”

    “这阴物可是闹鬼连连?”我问道。

    “没有,没有,这是我家祖传的,只不过……只不过现在情非得已,只好卖掉它了。”年轻人垂头丧气,好像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那好吧,你拿出来,我先看看再说。”我说道。

    他应了一声好,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铁盒来,那铁盒很是破旧,看来是饱经岁月,外表都是摩擦痕迹。

    打开铁盒,里边还有一个黄布包。

    他手捧着黄布包,恭恭敬敬的摆放到我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展开。

    只见那黄布包里并排插着九根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