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零三章 侵华日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零三章 侵华日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她一出门,我也马上行动起来!

    首先抓出一大把晒干的樱花,加上粗盐一起通通泡在脸盆里,随后抱着脸盆藏在了床底下。

    时间不长,院子里便响起了脚步声。

    小梅很是聪明,故意抬高了嗓门道:“三哥,小心点,这院里全是石坑儿,不太平整。”

    “好嘞,好嘞。”另一个尖尖的声音应道。

    听得出来,那人的内心极为欣喜。

    嘎吱一声,木门打了开来。

    我藏在床下,见不到全身,只看见小梅身后紧跟着一个矮个子,这人不但矮,而且还是个瘸子,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三哥你坐,我给你倒杯茶。”小梅说道。

    “还喝啥子茶嘛!”那人伸手就要脱小梅衣服。

    “哎呀,你急什么。”小梅佯装怒道。

    “呃……好好好,喝茶喝茶。”那人也不好硬来,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板凳上。

    这时,我才看得清这人的长相,尖嘴猴腮,满口的大黄牙,脑袋上斑斑驳驳的全是赖利疤痕。

    他紧紧的抱着一个绑成长条形的布包袱,应该就是那柄军刀了!

    “三哥,喝茶。”小梅把茶杯放到了他面前。

    这家伙没去接茶杯,伸手又去抓小梅。

    小梅一把缩了回来:“反正我都同意了,早晚是你的人了,急个什么。”

    “嘿嘿,是是。”严三儿嘿嘿笑着,那一双绿豆大的小眼不停的在小梅胸口上下扫量着。

    “三哥,你这本事好厉害!是从哪里学来的,就是这把刀吗?”小梅很是聪明的开始把话题往军刀上引。

    严三儿正盯得走了神,一听她问,慌乱之中喝的急了些,一下烫到了嘴。连连吐着舌头道:“对对,就是这把神刀!这可是个宝贝啊,哈哈哈。”

    “真有那么神吗?让我看看。”小梅说着,伸手就去拿包袱。

    严三儿赶忙躲了开来。

    “哼!”小梅假装生气道:“你口口声声说对我有多好,却抱着把破刀当宝贝,看都不让我看一眼!那你走吧!今晚搂着破刀睡。”

    “不是……小梅你别生气啊。”严三儿一见小梅要赶他走,顿时就有些慌了,连声哄道:“不是不让你看,是这刀实在太邪门了,我是怕它伤到你。”

    小梅把脸一扭,根本就不理他。

    严三儿一见小梅真的生了气,有些无奈的摸了摸丑陋的大脑壳,咬咬牙道:“我跟你说实话吧,这其实是一把鬼刀!”

    “那天我被他们绑到了村后的荒山上,突然刮起了大风,吹得树叶石子满地乱滚。我吓得浑身直哆嗦,一不小心,就掉进了一个大坑里摔晕了。”

    “半夜醒来,我好奇的四处去摸,却发现那坑里躺满了骷髅!当时这把刀就插在一个骷髅的身体里,我想拄着刀借力站起来,没想到一下子就割伤了手。”

    “随后我又晕了过去,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梦里看到了日本的国旗,还有很多列成方阵的日军士兵,密密麻麻的足有上千人,但全都看不见脸。它们说的话也叽里呱啦的听不懂。后来,可算有一个家伙说的话能听懂了,可他只会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我就记得什么军刀滴带走,放水里,听你的。”

    “等我再次醒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正躺在五里外的庄稼地里。我一边往回走,一边琢磨这是咋回事?”

    “后来,我就按照梦里那个日本军官说的,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这把刀,泡在水里让大家喝,果然大家就都听我的了。”严三儿说到这,自己都觉得有些害怕,缩着脖子看了看窗外继续道:“每到晚上,这刀自己就会在刀鞘里乱跳,有时候还会发出铛铛铛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弹琴一样。”

    “所以说嘛,这就是一把鬼刀,你看它干啥?真要伤了你,我还不得心疼死啊。”

    严三儿满脸堆笑的搓着手说道:“小梅,你看我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了,你就别生气了!这天也不早了,咱俩……那啥吧。”说着就要往小梅身边靠。

    小梅站起身来道:“好吧,既然你说那是鬼刀,那我就不看了。我也说话算数,今晚就给了你。”说完她坐上了床,同时用鞋尖点了点地面,她这是在给我发信号。

    “嘿嘿,好!”严三儿喜笑颜开的说道:“放心吧!小梅,我一定好好待你。”说完就向床头扑过来。

    “等一下,你别带着刀上床啊!”小梅叫道:“你都说了,那是把鬼刀,万一伤到我可怎么办?先放一边去。”同时,床上传来了解纽扣的声音。

    严三儿那一对小眼顿时瞪的溜圆,使劲的咽了下口水,连声叫道:“好好好!”把包袱往桌上一放,晃着一双瘸腿就爬上了床。

    就是此时,我呼的一下从床下钻了出来,迎面一脚把严三儿踹了个跟头!

    严三儿正想着办好事,突见床下钻出一个人来,顿时被吓得面色惨白,他惶恐的想去拿桌子上的包袱。

    我哪里会给他机会?猛的又是一脚。

    正踢在他那颗大脑壳上,他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在了大门上,立刻没了动静。

    我也懒得关注他是死是活,弯腰从床下端出脸盆,照着桌面上的包袱就猛泼了过去。

    这柄军刀无论多凶,终究只是一件阴物!

    粗盐能够压制阴气,再加上樱花水的安抚,这一招肯定能奏效。

    果然,一盆水泼过去之后,布包袱好像点着了一般腾起浓浓的黑烟,我三两下解开了包袱,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东西!

    那的确是一柄军刀,大概有一米半长,三指来宽。

    刀锋狭长,微微弯曲,刀柄下还拖着一条漂亮的粉红色樱花穗子。

    我很快就辨别出,这是一柄产自日本,只有师团以上军官才能佩戴的樱花军刀!

    同时猜测可能是抗日战争后期,驻扎在大丰村这一带的日军遭到了中国军队的包围,结果全军覆没。由于他们死在了异国他乡,灵魂不能回归故里,这才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怨念,被这柄樱花军刀给通通吸收了进去。

    所以说,这不是一件寻常的阴物,而是吸收了上千名侵华日军怨念的鬼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