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零一章 军刀妖奇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零一章 军刀妖奇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刚一爬进来,对方又赶紧搬动大石头,把洞口给堵住。

    我起身一看,这是一个独立的小院,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女,个头很高,穿着一身蓝花小褂,一对大辫子直垂腰间黝黑透亮。

    “你是……”我刚说两个字,她赶忙一把堵住了我的嘴巴,冲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墙外杂乱的脚步声,从两边匆匆而过。

    各种武器摩擦在墙壁上所发出的刺耳怪响,在夜色之中听起来格外渗人。

    那些村民似乎很纳闷到手的猎物为什么突然间消失了,但随后又渐渐远去。

    直到外边的声音彻底消散之后,少女才松开了紧捂着我的手。

    “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到大丰村来。”少女闪动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问我。

    “那你呢?”我反问了一句:“这村里的人都变……的怪怪的,怎么唯独你没事?”我本来想说村里的人都变成了僵尸,可突然意识到,从她的衣着打扮来看,也应该是大丰村人,于是就换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一听我问,少女的脸色暗淡了下来,扯了扯衣角道:“不光是我,村里还有一个人也没事。”

    “哦,那个人是谁?”我一听更加奇怪:“大丰村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故,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是严三儿,这都是严三儿干的!”少女恨恨的说道。

    一提起严三儿这个名字,她的眼睛猛然睁大,好似充满着无限的怨恨!

    “就是他把村里人变成了行尸走肉,我爹我娘还有我弟弟现在都不认识我了。全村人都像恶魔一样,杀起人来连眼都不眨,好好的村子已经被他给变成了地狱!”少女说着,两眼也湿润了起来。

    “严三儿是什么人,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跟我说说吗?”看来少女是唯一的知"qing ren",而且对那个始作俑者也极为痛恨,如果能从她身上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说不定就能破除大丰村的诅咒。

    “严三儿,严三儿是个瘸子,还是个赖利头。”少女拽过长辫子,一边揪扯一边跟我说道。

    说起来,严三儿的命也挺苦的,从小就得了小儿麻痹症,走路不太利索。

    紧接着,他在外打工的老爹出事死了,又遇到了个黑心老板,根本就没赔什么抚恤金。

    再后来,他老娘不堪忍受饥饿,也跟人跑了。

    村里人淳朴,不想看着他饿死,就这么东家一碗饭,西家一碗汤的把他养大了。

    严三儿本身有残疾,又没爹没妈的,从小就非常自卑,性格极为孤僻,很少与村人说话,整天一个人乱晃荡。

    他小的时候,村人看他可怜,都会多多少少的帮他一把。可他长大以后,却还是什么也不干,直到三十来岁那年,仍在村里吃闲饭。

    渐渐的,大家都很是厌烦,更有人常常给他脸色看!

    他知道被人鄙视,被人看不起,所以更加叛逆。可与此同时,他却暗暗的喜欢上了村花小梅——也就是刚刚救了我的这个长辫少女。

    小梅长得极为水灵,远近闻名,上门说媒的人都要踏破门槛,小梅都挑花眼了,又怎么会轮到他这个无赖?

    可严三儿不死心,有事没事的整天在小梅家门口转悠,甚至有一次色心大起,竟然堆起了石头,想要从后窗偷看小梅洗澡。

    而就在他顺着石墙往上爬的时候,被村里几个打牌回来的年轻人发现了。

    那些年轻人当下狠狠的痛揍了他一顿,随后又不解气,把他绑在了村后的荒山上,说要好好教训教训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不要脸?

    可第二天,想要给他解绑的时候,却发现绳子被齐根砍断了,严三儿也没了踪影,一连七天都没露面。

    村人以为严三儿受了这番羞辱,就此离开了。

    可没想到,七天之后严三儿又回来了,手里还紧紧的抱着一把满是污垢的日本军刀,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两只眼睛也红通通的。

    村人以为他是饿的,又有好心人给他送来了吃喝。

    可他却丝毫不理会,只蹲在村口的大石头上没日没夜的擦拭着军刀。

    一连擦拭了七八天,刀终于荧光透亮,他又把刀偷偷的沉在了村里唯一的水井里。那天,小梅正好进了城没在家,严三儿可能就是故意挑的这个日子。

    等小梅再一回来,正瞧见严三儿从井口里拉着绳子,拽出军刀。

    严三儿呲着一口大黄牙笑嘻嘻的说道:“小梅,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这家伙虽然心怀不轨,可平时从不敢跟小梅说话。这一次,小梅觉得很奇怪,不过也只是骂了他一句,就转身走了。

    严三儿却在身后大喊:“你是我的人了,这村子都是我的!”

    “我知道你不愿意,可我愿意等!等到你愿意那一天为止!”

    小梅全当他是脑壳发昏,胡说八道,完全没理会。

    可当天晚上,她就发觉有些不对劲了。

    大半夜里,他爹妈弟弟都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一个个瞪着血红的眼睛,身体僵硬的向外走,无论她怎么叫,全都像没听见一样。

    她慌忙穿好衣服追了出去,却见全村的人都走了出来,齐齐的向着村东晒谷场而去。

    严三儿怀抱着军刀,威风凛凛的站在高坡之上。

    他很是得意的狂笑了一阵子,随后滔滔不绝的列举着,谁谁欺负过他,谁谁曾经看不起他,然后叫他们通通下跪。

    众人就极为听话的跪下了。

    小梅被这一幕惊呆了,可严三儿却极为得意的向她炫耀:“你看,我说了吧!这村子是我的了,我以后就是村长,就是皇帝,你要不要做我的皇后啊?”

    小梅气恨非常,可弄不清眼前的状况,就想要出村求救。

    严三儿却哈哈大笑:“我可以等你,直到你愿意为止!不过,没有我的许可,这村子你永远都走不出去!”

    果然,无论小梅用什么方法,都逃不出村子。村子不大,她又是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可转着转着就迷了路,无论怎样都是徒劳。

    严三儿命村民在村东头搭建了一座小石屋,自己整天抱着军刀,挂着铜锣,宛若皇帝一般在村中作威作福……

    而这,才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