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九五章 验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九五章 验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村民们围在他四周,木木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些村民都古怪异常——无论男女老少,全都和刚刚那个跟踪我的男孩一样,瞪着一双呆愣愣的死鱼眼,面无表情。

    “钟天师,这是怎么回事?”正在这时,人群外有人问道。

    我扭头一看,是黑袍老太太。

    “蛇婆,你来的正好。”大汉一见,招手叫道:“验明死因正是你的拿手绝学,快来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蛇婆的个子不高,她站在人群外只看见了大汉,还没注意到躺在地上的死尸。

    一听验明死因,她当即挤进人群,瞧见了躺在地上的山羊胡后,瞬间惊声叫道:“黄……黄铁口?”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那一张满布皱纹的脸也阴沉了起来。

    “我刚一进村,就闻到了一股死气,一路追寻到井边,随后就发现了黄铁口。”大汉简短的解释完后,手指众人:“我问他们人是怎么死的,结果全都像哑巴一样,屁也不放一个,只会摇头!”

    “他奶奶的,这是个什么鸟村子!滚!都他娘的给我滚。”

    大汉越说越气,挥舞着手臂大声呐喊。

    村民木然的退了几步,却不肯离去,仍旧紧紧的盯着他看。

    蛇婆蹲下身子,翻了翻黄铁口的眼皮,又扒开嘴巴看了看舌苔,随后解开黑包袱,从中拿出一个铁盒。

    她把那小铁盒在地上打开,里边是各式各样的小钩子,小铲子之类的东西。她掏出一根银针,在黄铁口的中指上扎了一下。

    被扎的中指上立时涌出一股鲜血,蛇婆拿起一张黄裱纸,接了几滴。

    鲜血一落纸上,立刻扩散开来,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图案。

    蛇婆一看那图案,马上阴沉着脸,手拿黄裱纸念念有词,突然唰的一下在井边的石壁上猛地一擦。

    黄裱纸立刻就燃烧了起来。

    随着火焰的升腾,蛇婆的诵唱也越来越快,声调越来越高。

    在大喝了一声“令!”后,火焰熄灭。

    黄裱纸上却没有落下半片灰烬,仍旧是整整一张,纸面上却剩下一个鲜红的大字:“魅”。

    “这是啥意思?”大汉很是不解的问道。

    “黄铁口生前曾被鬼气侵身,魂不守魄,这才惊吓过度,荒不择路之下掉进了井里。”蛇婆说道。

    “鬼气侵身,魂不守魄?”大汉有些狐疑的自言自语,不相信的道:“这怎么可能?黄铁口虽然本事不怎么样,可毕竟也在这一行混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被鬼气侵身?再说……他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蛇婆看了一眼尸体道:“从尸斑来看,他已经死了三天两夜了,也就是说,那天我们从广盛集团离开之后……”

    “他就被鬼迷惑,来到了这里?”大汉很是惊诧。

    “不是,他是自己来的。”我说着,从人群中走了进来。

    大汉愣了愣:“你怎么知道他是自己来的?”

    “你们还记得那天,他说日子太凶,非要选择三天之后吗?”我见两人点头,这才继续道:“他可能以为这里没多大的事,仅凭自己就能摆平,这才故意找了个借口拖住大家三天,然后自己在当天晚上就偷偷的溜了过来,想当场解决了之后,向徐广盛邀功。”

    大汉皱起了眉头道:“这都是你猜的吧?黄铁口虽然嘴皮子厉害,胆子却比老鼠还小,即便是再贪财,也绝不敢大半夜的偷偷跑到这里来!”

    “他自己自然不敢来。”我笑笑。

    大汉一听话里有话,赶忙问道:“那你是说,还有人跟他一块来过?”

    “对!”我很是肯定的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晚和他一起来的正是红葫大师。”

    “你怎么知道的?”这一下,蛇婆的表情也有些怪异了起来。

    “还记得刚才下车的时候,红葫大师说过什么吗?”我提醒道。

    “他说这里是十大阴地之一,可能藏着许多亡灵,所以不敢进来。”蛇婆复述道。

    “可疑之处就在这里了!”我淡淡的笑道:“红葫大师可是以探测风水出名,怎么可能会被一个阴地吓跑。而且,你们还得他说过什么吗?——村子凹在此间。”

    “从我们下车的地方看来,村子可是一片平地,甚至是建在高坡上的。他没亲自进去,怎么知道这村子是凹在此间的?”

    两人一听,都有些惊愕。

    过了好一会儿后,大汉才说道:“就算这样,那也只是你的猜测罢了……”

    “那你们看这是什么?”我朝前边的围墙一指。

    围墙表面被雨水冲刷得白花花一片,而在角落处,却有一道暗灰色的印记。

    两人走近仔细一瞧,才发现那印记是写完朱砂符后又抹上了一把沙土造成的。

    写符咒的地方极为隐秘,若不是专心查看,极难发觉。我也是被男孩跟踪的时候,心生警惕,眼中留细,这才发现的。

    “我虽然看不明白这符咒是什么意思,不过想必两位也能看的出来,是风水一门独有的东西吧?这种印记在村中还刻了很多,而且还有几处同时刻着九宫八卦图,应该就是红葫所为。”

    “几天前这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可这些印记却都是新的。”大汉喃喃了片刻,终于有些醒过神来了:“你是说,黄铁口是红葫害死的?”

    “是不是他害的我现在还不敢说,可他既然来过这里,却非要刻意的隐瞒,已经足够让我们怀疑了!”我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