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九二章 大丰村,恐怖前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九二章 大丰村,恐怖前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然……”说到这,助理顿了一下:“面对特殊情况,我们也采取了一些特殊手段,比如雇佣了一些专业的拆迁人员。”

    他所谓的专业拆迁人员,所有人也都很明白,就是社会流氓。

    “可是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

    “这些以往与我们合作时无往不利的专业人员,面对大丰村时,却一次次的败下阵来!油漆,推土机,放火,熏硫磺烟……所有他们能想到的招数,在大丰村全都失了效。”助理说道。

    “那把我们找来有什么用?”刚才最先嘲讽我的那个大汉突然发问:“只能说这个村子民风彪悍,难不成,还想让我们去帮忙拆迁。”

    “大师,你有所不知。”赵助理继续说道:“大丰村远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村内一共三十户人家,占地不过几十亩,可外人一旦进去,便会立马迷路!”

    “据退出来的伤员说,一到晚上,大丰村里就会生出一团黑雾,罩住整个全村,你根本就辨不清东西南北。即便是并肩而入,也很快就会变成一个人。”

    “而且,那些村民根本就不像是普通人——他们一个个力大无穷,完全没有疼痛感。”

    “据一个被打得全身多处骨折的拆迁人员说,把他打成这样的,竟然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

    “另外,你们看到那几辆翻倒的面包车了吧?那是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太太干的,她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重达一吨的面包车掀翻了。”

    “钢管打在他们身上完全没有丝毫作用,就和挠痒痒差不多。”

    “还有,一旦有外人介入,大丰村里就会响起一阵极为怪异的军号声,咱们的人一听到那号角就会两腿打颤,从心底感到恐惧。以至于到了现在,一听到大丰村,所有的拆迁队都不敢接手!”

    助理说到这里,叹息了一声,这才继续道:“上面那些还不算,最诡异的是,前段时间开始,大丰村周边的几个工地一到晚上就会莫名亮起火光来,还有枪炮声和呐喊声。现在,那几个工地没人敢去,也都停工了……”

    说到这儿,他看了看众人道:“这些诡异的事,我们以前从未遇到过,更是不知如何着手。一个拆迁队长向我们建议,说村子太邪门,肯定是有鬼怪作祟,所以,我才把众位大师请来,不知各位怎么看?”

    “应该是鬼上身!”背红葫芦的矮老头很是肯定:“大丰村是那些鬼魂的祖地,你们要在这里动土,拆它们的坟,它们自然不答应。”

    “葫师所言极是。”山羊胡老头接话道:“古卦有云,祖地不安,子孙成虎!看来你们得另寻一处风水宝地,先把他们祖先的尸骨安顿好了,再好生超度,以后自然不会再闹事了。”

    “依我看,可不是这么回事!”身穿黑袍的老太太反驳道:“大丰村后边是一座荒岭小山,应该住着狐黄二仙,或是蛇精鼠怪。大丰村的村民在这还好,破不了什么灵脉,可如果是被你们开发,这里的地脉灵气都会被彻底断绝,它们就没法把这当成灵府继续修炼了,所以才迷住村民,破坏你们的拆迁。要想安定村民,就必须在那座荒山上建一座地灵庙,供养众位畜生仙家,这才是正途!”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可也都是废话。”大汉毫不客气的看了看众人:“鬼魂也好,精怪也罢,还不都是些魑魅魍魉?我钟家一门可没那么多说道,自从先祖钟馗斩鬼以来,就从不跟这些妖物谈判,管他什么鸟东西,统统斩杀了便是!”

    “阿弥陀佛!”那个一直双手合十的老和尚,突然高诵了一声佛号,睁开眼来。

    “我佛慈悲。”

    “世间万物都是平等的,施主杀孽太大,当心遭来报应!依老衲只见还是超度为好。”

    “无量天尊!”盘膝而坐的老道士也微微睁开眼道:“定为阳,乱则阴,阴阳不平衡就会出事!所以贫道认为目前最需要解决的还是大丰村的风水问题。”

    一听到这,我终于看明白了——

    这几个家伙都在尽力的把好处往自己门派上靠。

    背红葫芦的矮老头应该是驱魔师,山羊胡是卦师,他们俩说是大丰村祖先魂魄作乱,想要迁走祖坟,那这事就得是他们俩操办了。

    黑衣服的老太太,应该是东北神婆,说是狐狸黄皮子闹事,要建庙供奉,这事也非她莫属。

    大汉自称是钟馗传人,杀鬼斩妖他在行,所以提出要杀鬼。

    老和尚是寺庙出身,偏要超度。老道士则是隐居道士,所以要改风水……

    无论徐广盛听了谁的注意,那人就算是把这事单独揽下来了,酬金自然也就归他一人所有。

    这些人虽然都是名门正派,可每个人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谁也不肯接受对方的想法,更不愿把肥肉拱手让人。很快,房间里就争吵不休。

    徐广盛笑呵呵的看着众人,一言不发。

    我观察了一会儿后就明白了,他之所以请了这么一大堆人,而且包含了各门各派,其实就是想借众人讨论之际,琢磨出一个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或许,他对阴阳之事确实不明白,可论算计,在座的这些人加在一起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张大师,你可有什么看法?”这时,徐广盛突然将目光看向了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