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八五章 南海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八五章 南海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很有可能。”t恤男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对那个一直守在门外的大胡子警长道:“走,到胡坝村看看。”

    很快,两辆警车驶离了小巷,一直沿着山路前行。

    警长向我们介绍:“胡坝村是香港当地的土著村落,极为偏远,村里人很少与外界往来,据说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直到如今还保留着一些极为古老的传统风俗,比如射箭,祭水神。”

    “几千年?”我一听这话,颇感惊奇。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上下五千年。可是一直以来都是以中原地带为中心,即便是沿海城市也都是很久以后鲜有人烟,香港就更不如了,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存在几千年的村落?

    那警长听出了我语气中的惊奇,笑道:“据说那村子从秦朝时就有了,后来还有专家去考察过,的确有些大秦帝国的遗迹。”

    他这一说,我更加疑心起来,难道河里的水怪真与这个古老的村落有什么关联不成?

    沿着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警车停在了一座小山下。

    山势不高,却很陡峭,一弘山泉蜿蜒曲折,环绕着这片小山转了大半圈,这才奔向远方。

    “这就是出事那条河的源头!”警长翻着手里的地图介绍道。

    我们下了车,沿着崎岖的山路缓缓而行。又走了好半天,拐过一片郁郁葱葱的庄稼地,眼前突然显出一个小村子。

    这地方四面环山,突兀高耸,宛若一只硕大无比的碗,村子就坐落在碗底处。

    村子不大,最多也就二三十户,房屋也很破旧,大多是就地取材,由石头堆砌而成。一眼望去,和布依族盖的石头小村寨没什么区别,谁也不会想到这么朴素的村子,居然位于亚洲最繁华地段的香港。

    铛铛铛!

    我们一行人沿着小路刚刚走了一半,一阵极为清脆的钟声便极为突兀的响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村子极为排外,一见有外人进入便要鸣钟示警吗?”我心下很是奇怪,可毕竟还有几个警官随行,倒也不怎么害怕。

    铛!铛!

    钟声继续响起,声声远去,撞在周围的群山上,不停的传来阵阵回音。

    我们顺着山路,踏上了村前的一座高地,顿时就看清楚了村子的全貌,同时也见到了一副很是奇怪的景象!

    在小村的正中央有一座高台,台下密密麻麻的跪着百十号人,每个人都极为虔诚的一动不动,深深的低着头。台上则站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穿着一件绣满古怪花纹的长袍,头上也戴着一顶很奇怪的尖帽子,手持一根乌黑的拐杖,正在大声的吟唱着什么。

    她的语调忽高忽低、极为古怪,仿佛中世纪的女巫,正在吟唱着什么咒语。

    铛!

    又是一声清脆的钟声,她放下拐杖,朝前伸了伸手。

    一个跪在最后排的妇女,赶紧爬了起来,怀抱着哇哇乱叫的婴儿,一步步走上高台。

    那老太太两臂朝天,好似在祈求着什么?

    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极为郑重的套在了婴儿的脖子上。

    “这东西应该就是胡阿婆口中的那个什么护身符吧?”我心中暗道。

    t恤男看了我一眼道:“你觉得这像什么仪式?”

    “仪式?”当他提起‘仪式’两个字,我的脑海里立刻就蹦出一个词汇来。

    “授冕!”我脱口而出。

    “不错。”t恤男点了点头。

    说起古时候的仪式,除了皇帝的登基告祖之外,就数将领的封爵授冕最为隆重了。

    但凡有大将军凯旋而归,这番仪式是必不可少的。刚才那老太太的动作和衣服看似古怪,但此时再一联想起来,确实和古时候的授冕极为相似。

    说来也怪,那婴儿戴上吊坠之后,顿时就止住了哭声,转而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几个警员也都是头一次见到这般场景,脸上的神情很是古怪。

    t恤男和我对视了一眼,各自心中也多了几分凝重。

    这种仪式在中国大陆早已失传,可在香港的偏僻小村中却一代代延续到了今天。而且那个看似简陋无比的吊饰,里面蕴含着一种神秘的力量,不但能止住小儿的哭泣,就连河中的水怪都要畏惧三分。

    如此看来,这胡坝村我们还真来对了!

    眼见着仪式已经结束,台下村民纷纷散去,我们一行人这才靠近了过去。

    大胡子警长带着那个会说土话的警员当先开路,也不知和刚才那个主持仪式的巫婆说了些什么?巫婆看了看我们,略微犹豫了片刻,这才点了点头。

    随即,会土话的警员才翻译道:“初一道长,这位阿婆是村里的祭萨,刚才他们在给新生儿祈福,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就请问吧!”

    t恤男朝前走了两步道:“阿婆,我刚才看你们的仪式很古老,好像是古时候的授冕礼,不知道这其中可有什么历史?”

    巫婆一听这话,又重新看了看我们,这才缓缓说了些什么。

    警员赶紧翻译:“你的眼力不错,这的确是在纪念我们先祖当年受封的时刻。”

    “我们祖上是大秦帝国的封王,受命坐镇这一方水土。如今先祖虽然已经离去,可英灵仍在,只要戴上这祖石护身符,就能保佑族人无灾无病,福寿绵长。”

    “又是吊坠!”我一听,不由得往前迈了两步:“阿婆,那这吊坠也是你们先祖留下来的吗?”

    “当初秦始皇命先祖带领三千水军镇守海疆,并亲笔赐下‘南海王’三字,先祖就把这字刻在了山头大石上。可后来秦朝灭亡,山石也同时炸裂,随后先祖托梦,让我们用那山石制成吊饰,挂在胸前可保安康,这习俗就这么一代代传了下来。”巫婆答道。

    “秦始皇?南海王?”我心中猛然一震。

    “阿婆,能带我们去看看那块山头大石吗?”t恤男问道。

    巫婆十分果断的拒绝了:“祖石已被我们藏了起来,村子以外的人是不能见的,不过倒是可以去祖庙参观一下。”

    “也好。”t恤男沉声道:“那多谢阿婆了。”

    胡坝村的祖庙就建在大山的山脚下,胡坝村虽然贫穷,但这庙却修的极为排场!足足掏空了半座小山,外面竖着一排五颜六色的石柱,洞口刻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南海王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