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八四章 胡阿婆(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八四章 胡阿婆(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在这时,一个小警员从山坡上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初一道长,我们找到胡阿婆了,姜sir问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走!”t恤男点头挥了挥手。

    我们坐上了警车,没等我问,t恤男就介绍道:“这水怪性格暴虐,杀人如麻,你也看到了,只要被它盯上的全都尸骨无存。可胡阿婆却接连遇到了两次,全都奇迹般的幸存了下来,甚至第一次,她明明不慎落入水中,反而被水怪救上了岸。”

    “哦?还有这样的事。”我一听这话,感到无比惊奇。

    “对!”车窗外的风,把t恤男的刘海吹的微微掀起:“几年前,听说有幸存者,我还以为只是个偶然。加上胡阿婆居无定所,一时间寻找不到,我也就没太放在心上。可就在前天夜里,上游几个洗衣服的阿婆全被卷入河中,被水怪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唯独胡阿婆平安无事,只是顺着河水漂出了三四里,又被大浪送回了岸上。”

    我思索了一下问道:“那胡阿婆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令水怪非常忌惮她?”

    “这也是我所怀疑的。”t恤男答道:“可根据警队走访的资料,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阿婆,丈夫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已经离世几十年了,之后一直就靠捡破烂为生,居无定所。现在警队找到了她的住处,我们这就过去看看。”

    警车接连拐过了好几条窄巷,在一条灰蒙蒙的小街停下了。

    街面很狭小,两边摆放着乱七八糟的垃圾和破轮胎,警车根本就没法开进去。

    我们俩下了车,在那个小警员的带领下,弯弯绕绕的走了好半天,这才上了一栋陈旧的烂尾楼。

    烂尾楼的走廊里,站着几个香港警察,其中有一个身材高壮,满脸胡茬的警长,扭头一见是t恤男,连忙跨步迎了上来。

    “初一道长,我们刚才询问过胡阿婆!她说当年正在河边洗衣服,突然就被一道大浪卷进了河里,眼下就要淹死,却又莫名其妙的被送上岸,除此之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警长的普通话不太标准,说话时,很是奇怪的看了我两眼。

    “嗯。”t恤男点了点头,继续朝前走。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阴暗的小房子,刚一靠近,就闻到一股极为浓烈的霉味。

    里边满满当当的堆放着一些破纸箱、空瓶子,挡住了那一缕本来就不太充足的阳光,遮得屋内黑沉沉一片。

    屋子的角落处摆放着一张钢丝床,一个身穿深灰色褂子,瘦骨嶙峋的老太太坐在床边,嘴里唠唠叨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哪里的方言,反正音调极为怪异,我竟然一个字都没听懂。

    “阿婆,你见过那水里的东西吗?”t恤男靠近后,低声询问道。

    旁边一个警员把他的话又翻译成了当地土语。

    胡阿婆看了看t恤男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又说了句什么,那警员翻译道:“她说自己老眼昏花,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且当时鼻子嘴里都是水,都以为活不成了。”

    “那能看清楚那东西的具体模样吗?”

    “反正就是一道大浪呼的一下把我掀了下去,又呼的一下把我卷到了岸上。”

    t恤男又询问了几句,胡阿婆有些惶恐的一一回答。

    警员翻译之后,冲我们说道:“我们之前也做了笔录,可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看来胡阿婆当时真有些惊吓过度,什么都不记得了。”

    t恤男与我对视了一眼,随即全都轻轻的摇了摇头。

    显然,这胡阿婆极为普通,身上也未散发出半点阴气,河中水怪应该跟她没什么关系。

    可这就更不对劲了——那么多人全都遇害身亡,连尸骨都找不到,可为什么偏偏就她没事?而且还是连续好几次。

    水怪不但不吃她,还刻意的把她送上岸,我可不信水怪在学雷锋做好人好事?

    线索到这里好像又断了。

    “好吧,阿婆,那就先这样。”t恤男淡淡的道:“你要是再想起了什么,随时通知我们。”说完就要带着我离开。

    阿婆应了一声,习惯性的站起身来,想要送我们出门。

    可就在她起身的一瞬间,从门外照进来的阳光刚好射在她的胸前,唰的一下反射出一道亮光,刺的人睁不开眼。

    嗯?我和t恤男同时注意了这个细节,齐刷刷转过头。

    但见胡阿婆胸前挂着一个小吊坠。

    “阿婆,这是什么?能让我看看吗?”t恤男问道。

    经过警员翻译之后,胡阿婆有些疑惑的看了看t恤男,随即把吊坠摘了下来。

    t恤男将吊坠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下,随后递给了我。

    这吊坠很不起眼,就是块白色的小石头,材质也很普通,是随处可见的路基石,更不成个什么形状,只是在身上戴的久了被磨得极为光滑,中间打了个小孔,穿了一条红绳过去,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甚至都有些简陋的可怜。可是一拿在手上,却能感觉到一股极为怪异的力量。

    既不是阴气,也不是阳气,而是一种我从未遇到过的神秘力量。

    难道说,她接连两次幸存下来都是因为这东西的保佑?

    “阿婆,这吊坠你是从哪得来的?”我看了看手中的小石头,温言细语的问道。

    阿婆一愣,诺诺的说着。

    站在一旁的警员赶忙同声翻译:“她说这是她们老家胡坝村的护身符,每个胡坝村的孩子一满月,就会抱到村里的历王庙,并由村里年岁最大的老人亲自把一块吊饰挂在脖子上。吊饰会保佑胡坝村人一生平安,无灾无害。”

    “她这吊饰已经戴了六十几年了,丈夫和儿子都相续病故,可她却一直没什么事。”

    说到最后,胡阿婆好像深怕我们拿走,又补充了一句道:“这也不值什么钱,就是村里的习俗,谁都不能离身的,死后要是没有这护身符,都不许葬回村里。”

    我看出了胡阿婆对这吊坠的慎重,就小心翼翼的还了回去。转头对t恤男道:“看来,问题就出在这吊饰上。那水怪可能惧怕这东西,所以才不敢加害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