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七九章 常山赵子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七九章 常山赵子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俩跟着蜜蜂,一路穿过丛林,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山坳之中。

    山坳里乱石遍地,杂草丛生,紧靠着山崖边建着一座小草棚,草棚外摆满了密密麻麻的蜂箱,成千上万只蜜蜂不停地进进出出,隔着老远就能听见嗡嗡嗡的声音。

    我们俩不敢靠的太近,免得被蜜蜂蛰死,离着十几米远就停住了。

    “赵叔。”胡克大叫了一声。

    听到声音,草棚里很快走出一个老头来,这老头身材又高又瘦,脑袋上的头发都花白了,穿着一件打满了补丁的的确良褂子,眼神显得格外倔强。

    老头看清楚是胡克后,大声笑道:“是你这小兔崽子啊,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胡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你看,这不是来了吗?”

    老头把我们俩领进草棚,倒上两杯蜂蜜水,随后打量着我们问道:“说吧,有啥事儿?”

    “大叔,听说您是三国名将赵云的后人?”我问道。

    他既然到处向人吹嘘自己是赵云的子孙,我看倒不如从这里引出话题。

    “那还有假!”果然,一听到这话,老头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挺直了腰板道:“你知道古时候

    这座山叫什么吗?常山!常山赵子龙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就是他的第九十二代传人赵世华。”

    可是很快,老头又垂头丧气了起来:“可不管我怎么说,大家都认为我在吹牛,说我想出名想疯了,没办法,我只好搬到山里来养蜜蜂了……”

    我立刻赞扬道:“那是他们不识相,瞧您这股精气神,绝对是将门之后。”

    “还是你小子有眼光!”老头用手捋着胡须,极为得意的哼起了小曲来。

    噗的一声,坐在我身边的胡克一口蜜水喷了出来,那张黑脸憋得通红,可能是听到我一直在拍老头的马屁有些受不了。

    “臭小子,笑什么笑?”老头两眼一瞪,怒声喝道:“还不赶紧抓两只野鸡去,晚上给这位小兄弟做顿山里的野味。”

    “好好,我去我去,你们接着聊。”胡克强忍着笑意,走出了草棚。

    这老头平日里就爱跟人吹嘘,可村子里却没一个人相信,最终将他赶出了村子。这下终于遇到一个‘识货’的,立刻来了兴趣,滔滔不绝的跟我讲了起来。

    他说真实的赵云,和《三国演义》里写的赵云并不相同!

    赵云是土生土长的常山人,先是公孙瓒手下的小将,后来才被刘备拉拢了过来。

    自从跟随刘备以后,赵云的超强实力终于得到了发挥!他在长坂坡上七进七出,救出了刘备的爱子阿斗,并且斩杀了曹营名将五十余员。之后先后经历了入川之战,汉水之战,可以说一匹白马,一身银甲,一杆长枪,从无败绩!

    但当刘备封赏功臣的时候,关羽被封为汉寿亭侯,张飞被封为西乡侯,且都坐镇一方!赵云却抱着一个小小的翊军将军官印,站在家中黯然神伤。

    原来忠勇的赵云曾经好几次进谏,请求刘备暂时不要称王,继续为汉室作战,这不是打破了刘备的皇帝梦吗?所以当时赵云在刘备的眼里已经成了一个外人。

    可惜赵子龙一身是胆,却被刘备当成了百灵鸟养在了府中,再无带兵打仗的机会……

    至于什么蜀汉五虎上将那都是根本没影子的事情,而是《三国演义》的作者为赵云鸣不平而编造出来的。

    可以说,赵云的上半生充满了传奇和荣耀,但荣耀的背后却是一颗伤透了的心,他追随的是汉室,却跟了一个虚伪的主公。

    直到后来,蜀国名将先后阵亡,诸葛亮北伐无人可用,这才想到还有个常山赵子龙!

    然而那时候的赵云已经年过七十了,人到了七十岁,连走路都费劲,更何况上阵打仗?但赵云却忍着病痛,带着这辈子的梦想,连斩魏国五员大将!

    箕谷兵败,更是赵云单骑断后,吓的魏军闻风丧胆,这才让诸葛亮安然撤退。

    然而赵云再是战神,也经不住折腾,很快就病死了,临死的前一天他还大喊了三声‘北伐’,为自己不能实现一生的抱负而遗憾。

    关羽死了,诸葛亮没哭,张飞死了,诸葛亮没哭,但赵云死后,诸葛亮却哭的吐血,感叹蜀国失去了最后的底牌!连傻乎乎的后主刘禅,都因为感赵云当年的长坂坡救命之恩,破格将赵云追封为‘顺平侯’。

    老头说到这,突然叹了口气:“可惜啊,我身为赵氏子孙,却不能为先祖做点事,真是不甘心!”

    “那你想做点什么事呢?”我一见火候差不多了,连忙追问。

    “我想修一条路,就叫赵云路,再建一座赵云庙,将先祖一生的功绩铭刻下来,以免大家都忘了常山曾经出过一位绝世大英雄!只是。”说到这,老头有些无奈的摊摊手:“哪怕我养三辈子蜜蜂,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呀。”

    “听说大叔有一套战甲,可是赵云的遗物?”我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哦,你就是为了这套战甲来的吧?”老头何等聪明,随而明白了过来。

    “对!我的确有一套战甲,就是先祖七十岁那年,北伐魏国的时候穿的,他正是穿着这套战甲斩杀了魏国五员大将,扬名陇西大营!这套战甲后来随着先祖一起下葬,但被人盗去了,几经辗转才回到了我赵氏子孙的手中,可惜只剩下了一半。”

    “我本想把它作为传家宝,代代传承下去,可是那一年我儿子得了尿毒症,我又实在拿不出钱来,实在没办法只能变卖。我跑了好多地方,问了几十家店,不是嫌我价钱高,就是说这东西是假的,最后我儿子病死在了医院,现在这战甲想传都传不下去喽。”

    “等我再一死……”老头抹了把眼泪,有点说不下去了。

    “大叔,你这战甲能让我看看吗?”我十分诚恳的问道。

    老头儿顿了下道:“好!自从被村里人嫌弃之后,我再没让那套战甲亮过相。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知心人,就让你开开眼界吧。”

    说完,他站起身来,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一个放在草棚里的小铁箱。

    铁箱包的严严实实的,生怕发霉生锈,他从中拿出一个黄布包袱来,极为郑重的递到了我手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