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七八章 养蜂人(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七八章 养蜂人(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时候,大巴也到了站。

    我迷迷糊糊的顺着人流下了车,连往哪个方向走都拿不定注意。

    忽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跟我来!”

    我惊奇的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站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黑脸青年。

    他个头不算太高,也不怎么健壮,却长得很结实,一张黑黝黝的脸上闪着两只晶晶亮的小眼睛。看起来普通至极,不过却隐隐藏着一股精明劲。

    “你就是张哥吧?我是胡克。”那人见我发愣,自我介绍说道。

    这人我根本就没见过,他也没给我打过电话,车站里这么多人,他是怎么一下子就找到我的?

    “别愣着了,赶紧走吧,一会就赶不上车了。”他见我还在思考,急着催促道。

    “赶不上车,去哪的车?”我更吃惊了。

    “你不是要找一个四处兜售战甲,曾在二三五厂工作过的人吗?那就只能先去老厂附近找找线索。通往那里的车一天只有一班,马上就要开了,要是错过可就赶不上了。我看你这么着急,也肯定不想明天再去吧?”

    他这一番话说下来,我更蒙了。

    李麻子找他来帮我的时候,可能已经提前说了战甲的事,可有关二三五厂的消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他又是怎么得知的?

    而且连老厂的地址都给我找好了,这小子是个神算子吗?

    当然了,既然李麻子推荐了他,自然极为可靠,这一点我倒是丝毫不怀疑,只是很好奇。

    我一边跟他朝前走,一边疑惑的问道:“二三五厂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胡克一笑,露出一口亮晶晶的白牙来:“李哥和我说了,你来正定是想找一个卖过战甲的人。刚刚我看你下车之后一直心神不定,好像连往哪个方向走都有些不确定,可看到一块站牌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足足盯了有三四秒钟,你盯的是站牌尾端,写的刚好是二三五厂。”

    “由此我知道,线索肯定跟二三五厂有关了,我自然得带你去老厂看看。”胡克解释道。

    “厉害!”听了他的解释,我叹服的竖起了大拇指。

    “哦,对了!”我恍然大悟:“李麻子说你当过兵,是侦察兵吧?这本事可不是谁都有的。”

    “嘿嘿,张哥你也不简单。”胡克咧嘴一笑。

    “二三五老厂,马上就要发车了哈,快快快。”不远处,一个黑胖的中年妇女扯开嗓门大喊着。

    在她身后停着一辆破破烂烂的中巴车,车里挤满了返乡的农民,我们俩上去一看,座位都没了,但这车一天只有一班,我们也只好勉为其难的买了票。

    很快,中巴车摇摇晃晃的开出了市区,拐上了一道土坡。

    就在土坡前,又上来几个农民,把所有人都挤得前胸贴后背,活像罐头里的沙丁鱼。

    山路本就坑洼不平,车里又装了这么多人,一摇晃起来,别提多遭罪。时不时还弥漫着一股脚丫子味和臭屁味,我被熏的够呛,好几次都差点吐了出来。

    “师傅,停一下!”

    也不知道熬了多久,站在我身边的胡克终于冲着司机大喊了一声,随即拉了我一下:“张哥,咱们就在这儿下车吧。”

    我赶紧奔出车外,两手拄着膝盖,干呕了好半天,这才缓过一口气来。

    “二三五老厂在大山里,咱们从这里爬过去,更节约时间。”胡克说完,就迎头走向山路。

    这半路下车理由似乎很靠谱,可我知道他肯定是看我有些受不了了,这才临时改了主意。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紧随其后。

    平日里,我觉得自己的体能还不错,阴阳刀法使上三遍,也就是微微出一层细汗而已,自然也没把爬山当成事。

    可真爬山后我才发现,跟这小子比起来,我简直就弱的如小破孩一般。

    他脚步飞快,一边走一边谈笑风生的和我说,怎么和李麻子认识的。

    他在部队里是侦查尖兵,可一转业才发现,他那些引以为傲的本事全都用不上,唯一靠谱点的就是会开车,于是就当过一阵子长途车司机。

    有一次途径武汉的时候,高速上排起了长龙。

    实在无聊的他就一翻身跳下车来,想要透口气。

    不过他这跳车的动作,却被同样堵在路上,闷声抽烟的李麻子看见了!

    李麻子是个识货的人,被他这一下漂亮至极的动作吸引住了眼球,立刻就递上一根香烟:“哥们,当过兵吧。”

    随后,两人就这么聊起来了,没想到越聊越对脾气,之后就互留了电话,常有联系。

    再后来,李麻子还入股跟他在正定合开了一家小塑钢厂,两人虽然不常见面,不过关系却很铁。

    所以,这次一接到李麻子电话,胡克二话没说,马上就赶来了!

    “李哥说,你是他最好的兄弟,还救过他的命,这次是真遇到了急事,叫我一定帮忙。”胡克说着回头看了看我:“张哥你放心吧,我保证竭尽全力。”

    我喘着粗气道:“那可就多谢你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累的实在走不动了,他就让我先歇着,自己钻进了树林里。

    不一会儿,就捧着一片大叶子走了回来,那上边蓄满了清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松香味:“这是桦树汁,喝上一点既解渴,又解乏。”

    我接了过来,一口喝干,顿时就感觉好多了。

    站起身来,刚要走,突然电话又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是李麻子,我赶忙按下了接通键。

    “张家小哥,你没看微信吗?”李麻子焦急的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

    “吴老坏的孙子说,他爷爷又想了起来,那人姓赵,吹嘘自己是三国名将赵云的后代,那副战甲就是赵云当年北伐的时候穿过的。”李麻子道。

    “不过你也就当笑话听听吧,我还姓李呢,那我祖上岂不是李世民?”李麻子哈哈大笑着挂掉了电话。

    我跟着笑笑,正准备继续赶路,胡克却好像突然起了什么:“张哥,卖甲的人姓赵?又称自己是赵云的后人?”

    “对。”我点了点头。

    “要真是这样,那我就知道他是谁了!”胡克十分肯定的答道。

    “怎么说?”我来了兴趣。

    “就在前边的大山里住着一个养蜂人,名叫赵世华,年轻的时候也在二三五厂里工作过,和我爸是老战友。他逢人就说自己是赵云的子孙,别人都听得魔障了,因为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赵子孙。可我从未听说他家里有什么战甲呀?”

    “不管那么多了,先找到他再说。”我一听,离希望又进了一步,极为高兴。

    也不知道是喝了桦树汁的原因,还是找到了一线希望,虽然接下来的路程更为艰难,可我却感不到半点疲累。

    天黑之前,我们终于赶到了一个小村子。

    村口长着一棵极为粗壮的大柳树,得有三四个人手拉着手才能环抱得过来。

    大柳树早就枯死了,枝枝叉叉的四面延伸着,仿佛一只恶魔之手,张牙舞爪的抓向天空那轮圆月。

    村里大多数的屋子里都黑乎乎一片,仅有几家还点着灯。

    我俩刚一靠近,村里的狗就接连大叫了起来,开始还是此起彼伏,一声接一声的,可很快了就连成了一片,极有节奏的齐声狂吠着。

    “唔,汪!汪汪汪!”胡克突然也学起了狗叫,简直惟妙惟肖。

    也不知道他这一手从哪学来的,那些狗好像都听懂了一般,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

    “这就算是跟它们打过招呼,不会再咬我们了。”胡克嘿嘿笑道。

    “你这本事还真特别。”我有些无语。

    “干什么的?”我们俩刚走进村子没多远,前方的突然发出一声大喊,同时射出一道手电筒的灯光来。

    我们俩眯了眯眼,这才看清楚前面站着一对老头老太太。

    “大爷,我们找赵师傅,想买点蜂蜜。”胡克大声回道。

    “赵师傅?他早就不在村里住了,在那边的大坳子里,和蜂蜜在一起。”老头把手一指道。

    “大娘,到底在哪儿啊?”我不禁有些心急。

    四下里全是大山,黑乎乎的一片,她就那么扬手一指,这可到哪找去?

    “不用了,我能找到。”胡克安慰了我一句,又朝老太太道了声谢,随后就拉着我转身离开。

    “你知道他在哪了?”我有些惊喜的问道。

    “嗯。”胡克点了点头:“不过得等明天早上再说。”

    夜色已深,我们俩也不可能再回去。

    村里人的警惕性都很高,我们俩留在这也不太合适,索性就在大山里住了一晚。

    胡克是侦察尖兵出身,野外生存自然不在话下。虽说条件艰苦了点,不过吃喝住都被他安顿的极好,更是没什么危险,别说蛇虫了,就连蚊子都近不得身。

    我这一天下来早就累坏了,刚刚闭上眼睛就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大早,迷迷糊糊中被一团香气馋醒。

    睁眼一看,这家伙不知道怎么抓到了一只大兔子,正架在火上烤呢。

    我们俩就着积攒了一夜的桦树汁分吃完毕,胡克拍了拍手:“走吧,张哥,向导已经来了。”

    “向导?”我扭头四下里看了看,一片肃静,哪有什么人影?

    “在哪呢。”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那不是吗?”胡克笑着,朝我身边指了指。

    我顺眼一眼,一朵小花上落着个蜜蜂。

    “哦!原来这就是向导啊。”我顿时醒悟了过来。

    赵师傅既然是个养蜂人,想要找他的家,跟着蜜蜂走就是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