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七七章 二三五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七七章 二三五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夜没睡,又熬到了现在,我实在困得不行,刚靠在飞机座位上,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仿佛来到了医院,王市长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病床上,脸上戴着氧气罩,身上插着营养管,仪器上显示的心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他虽然快要不行了,但却仍旧睁开蕴满泪水的双眼,看着门外的方向。

    我知道,他等的是我。

    我也答应过他,一定要帮他完成夙愿,不行,我必须要加快速度,加快!

    我猛然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此刻飞机已经降落,我急匆匆坐上机场大巴,便直奔县区。

    正定是个县城,处在河北省,太行山东麓。

    人口虽然不多,经济也很落后,但在历史上却是赫赫有名的地方,远在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就是晋国和赵国的主战场。

    之后更是历史名人辈出,比如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北宋大文豪范仲淹,还有三国名将赵云,可谓是人杰地灵。所以正定的县政府干脆搞起了旅游业,这几年也算红火。

    我坐在大巴上,飞快的浏览了一下我坐飞机的这段时间,微信群发出来的消息。

    虽然t恤男提供的线索有限,可阴物商人这个圈子毕竟很小,但凡全国各地出现了什么稀罕阴物,大家心里都能亮堂一下。

    李麻子把正定,战甲这两个关键词转发出去后,群里就猛然出现了一个万年不冒泡的‘老潜水员’。

    这人叫吴老坏,已经过了花甲之年,眼神不好,又不会打字,所以常年都是潜水状态。

    偶尔出现几次,也基本都是他刚刚入门的宝贝孙子登号,向大家请教一些问题。

    可这次,出现的却是他本人!

    他按着语音颤颤巍巍的说道:“要说起正定的那件战甲,老头子我似乎模模糊糊的有些印象……”

    经了一夜的折腾,群里的大多数人都已经安静了下来,只有几个平日里和我关系不错的阴物商人还在寻觅。一听吴老坏这么说,他们立刻追问道:“老吴,你既然知道就赶紧说说吧!张大掌柜的都急坏了。”

    吴老坏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只是他的牙都快掉光了,一说话就漏风,十多秒才蹦出一个字,再加上他又不太会用语音键,折腾了半天也听不出个鸟毛来。

    李麻子有些急了,直接喊他孙子过来当翻译!

    这小子是个新人,他爷爷又老了,未来全靠我们扶持,所以对帮忙之事格外积极。

    他按着爷爷口述,在群里飞速打字,大伙总算明白了个大概。

    吴老坏说,在很多年前,曾有一个人拿着半副战甲找上门来想要卖给他。

    他当时查看了一下,那战甲的确是东汉时期的古董,但里面却寄居着一个强大的阴灵,那个阴灵的杀气是他生平仅见,只对了一眼就跪在地上,更别提收藏了。

    再说那人要价挺高,吴老坏怕找不到下家,烂在了自己手里,于是就没谈成。

    他记得那人好像就是正定的,穿着一副二三五厂的衣服——那原本是一支部队的番号。

    更具体点说,那是一个专门加工枪械的兵工厂,就在正定县的大山里头。

    吴老坏年轻的时候在那片大山里盗过墓,差点被二三五厂巡逻的武警抓住,所以对这衣服印象深刻。

    我一看,立刻就打起了精神来。

    正定,战甲,这两条线索都对上了!

    看来t恤男的消息的确是有些依据的,说不定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东西!

    我赶忙在群里追问道:“吴老坏,你那时候发现这战甲有什么问题吗?”

    过了好一会儿,吴老坏的孙子才继续道:“我爷爷说,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具体情况有些记不清楚。反正寄居在战甲上的阴灵已经强大到了鬼王级别,肉体凡胎根本承受不起,谁若是收藏了这件战甲肯定熬不过一个月。”

    “那人后来又去了其他店里,不过这东西绝对没人要,极有可能现在还在他手上。”

    我一听更加欣喜,赶忙问道:“小吴,再问问你爷爷,还记得那人姓什么吗?”

    过了好一会儿,小吴才回话道:“我爷爷说,过去那么久了谁还记得。张大掌柜,我爷爷现在有点熬不住了,我得扶他去休息,要是他再想起什么来,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我虽然心里极为着急,可吴老坏的身体的确不太好,我也不能强逼着他去想。再说,他现在的忘性比记性还大,就算逼他也未必管用,只能等他啥时候灵光乍现了。

    于是我发了个笑脸道:“小吴辛苦你了!一会等你爷爷醒了再让他慢慢想,就算张哥欠你个人情。”

    小吴回了个张哥别客气,也就没了声音。

    众人一见,纷纷帮我想主意。

    有的说,吴老坏早就糊涂,把尿壶当茶壶用,他说的事情未必靠谱,别光盯着一条线索,其他的地方也要找。

    有的说,那可不一定,虽说吴老坏的水平不怎么样,但阅历还是蛮丰富的。

    还有的劝我别急,好好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有些心烦意乱的关掉了微信。

    正在这时,李麻子的电话打了过来。

    “张家小哥,到正定了吧?胡克给你打电话没有。”

    “胡克,谁是胡克啊?”我愣了下。

    “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本地人啊。”李麻子见我有些迷糊,又提醒道:“就是你过安检门之前,我说的那个。”

    哦,我这才想了起来。

    这一路上有些睡迷糊了,竟然差点忘了这件事。

    “你这人生地不熟的,要想找一个没名没姓又不知道住处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再说,你急成这个样子,恐怕也来不及细找。”李麻子道:“这人你可以放心,当过兵,办事也靠谱,我和他交情还算不错,把这事跟他说了之后,留了你的电话。他说会去找你的,你别急哈,我先挂了,说不定他现在正给你打电话呢。”说完,李麻子挂断了电话。

    李麻子看着粗心大叶的,实际还是很上心的,有一个本地人帮忙,我至少也能少走不少冤枉路。

    可直到现在,线索也只是多了个二三五厂而已。

    正定可有好几十万人口呢,就凭这一条线索让我上哪儿去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