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七二章 忠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七二章 忠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送走了钟小胖,我的生活又回复如初。

    最近这段日子,尹新月因为工作,一直在外地出差,就连有时打过电话来,也是没说上几句话就匆匆挂掉了。

    索性我是个耐得住寂寞的人,每天依旧白天睡觉,晚上营业。

    长夜漫漫,美酒配古籍;明月当空,双刃舞流星。

    一转眼,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这一天晚上,我捧着爷爷的笔记翻开了没几页,就听见一阵极有礼貌的敲门声。

    “门没锁,自己进来吧!”我放下书,淡淡的说道。

    “您好。”对方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态度毕恭毕敬。

    他穿着一身很得体的黑西装,衬衫领带全都一丝不乱,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文质彬彬的,给人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

    “请问您就是张九麟大师吗?”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我这门前挂着的是古董店的招牌,进店不看古董,反而问我是不是张九麟的人,要不就是来买阴物的,要不就是来求我收阴物的。

    对方似乎对我的开门见山有点不太适应,稍稍顿了下才问道:“遇到事情的不是我,是我们家老爷子,老爷子最近得了重病,但还有一些愿望没完成,所以想要求一件能够让人精神焕发的阴物,好抓紧时间实现最后的遗愿。”

    我笑了笑:“这可不太好办,世界上的阴物那么多,我哪知道哪件阴物能够让人精神焕发?”

    “是,张大师说的是。”黑西装极为恭敬的点了点头:“我听说过您的传闻,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这次才特地登门拜访,还请张大师一定帮忙寻找,我家主子他……他真的非常非常需要。”

    “这样的东西谁都需要,不过,可遇不可求啊。”我拿起茶盖来轻轻的拨了下茶沫。

    “张大师不是曾经用坐缸肉身佛……”

    “闭嘴,你背后的主子到底是谁?又是从哪儿知道坐缸肉身佛事情的。”我气愤的一把将茶杯摔在了地上。

    黑西装是很礼貌,对我也很恭敬,可却完完全全是个外行人,根本不懂阴物商人的规矩。阴物商人最忌讳的就是,隐秘的生意被人大嘴巴子到处乱说!

    眼看我要关门送客,黑西装顿时急了,他擦了擦汗说道:“张大师,要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我这就给你赔罪,但请千万帮帮我们家老爷子啊。”

    我冷哼了一声:“你们家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架子竟然这么大?名字不肯说,连个面也不露,打发个跑腿的过来,就想让我帮忙找阴物?我这古董店的门槛也太低了吧。”

    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声调却是极冷。

    “这……”黑西装一愣:“必须要他来跟你面谈吗?”

    “这是最起码的规矩懂不懂?我起码要知道他是谁,得的是什么不治之症?又有什么事情不甘心放下,才能对症下药的去物色阴物。他若不见,那就算了,反正小爷也不缺钱。”

    说完,我又捧起了桌上的笔记,低头看了起来,完全不理会。

    “这……”黑西装极为尴尬的扶了扶眼镜,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这才去门外拨通了电话。

    古董街很静,又是夜里,他虽然故意离了很远,可我仍能听见一言半语。

    他语气极为恭敬,又处处打着官腔,再结合他知道坐缸肉身佛的事情,我敢肯定他背后的老爷子是官场里的人。

    呵呵,你当了一辈子的官,享尽了荣华富贵,小日子美的不行,快死的事情又突然想起有什么夙愿未了了?还想了无遗憾的去阴间报道,这世上的好事总不能全被你占尽了吧?

    当下,我对那个所谓的老爷子全无好感。

    没多久,黑西装就回来了,冲我点了点头道:“我刚刚请示过了,明天下午乐满楼,不知张大师是否方便?”

    “不方便。”我头也没抬的道:“既然有事求我,却不登门,还要安排其他见面的地方,真是好大的派头!”

    黑西装一听顿时就懵了:“张大师,求求你……”他急声说着,那音调里几乎带着哭腔。

    我仍没理会。

    黑西装一见我毫不理会,一张脸憋得通红,急得两手直搓。

    足足过了好半天,他居然噗通一声,直挺挺的在我面前跪了下来。

    “张大师,真的求求你了!”他的眼圈有些发红,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这一幕,倒是令我大吃一惊!

    这黑西装看起来绝不像是个拍马屁的人,就算是为了讨领导的欢心,也完全用不着如此。更何况这屋里只有我们俩,他又是做给谁看?

    而且看他眼中的热泪绝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肺腑的放下男人的尊严求我。

    我顿时有些好奇起来,他背后的老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下属如此忠心?

    俗话说得好:千军易得,忠仆难求。

    我微微有些感动的将他扶起来道:“那好吧,明天我就去一趟。不过事先说好,我只是个阴物商人,能帮的话,我会尽量想想办法,实在帮不了,也不能怪我。”

    “好好,只要张大师您肯来就好,那就不打扰了,明天晚上我会来接您。”黑西装说完便擦干眼泪告辞了。

    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夜里,一辆出租车准时停在了店门口。

    黑西装恭恭敬敬的敲响了古董店的大门,将我请了出来。

    开车的是个两鬓斑白的老司机,动作娴熟,气质不凡,直觉告诉我这绝不是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

    车子开的极为平稳,一直绕到了乐满楼的后门。

    乐满楼我来过两次,也不是什么高档场所,就是普通的酒店,里边的装修也极为陈旧。索性的是建在一处高坡上,如果站在窗子向外望的话,可以俯瞰小半个城市。

    此时已经是深夜,酒楼里早已不剩什么人。

    从前门绕过的时候,我也看的清清楚楚,停车场空空荡荡的,空位极多,可为什么偏偏要绕到后门呢?

    我这到底是要见谁?怎么搞的如此神神秘秘跟做贼一样。

    黑西装很快领着我到了顶楼最里面的一个包厢,轻轻的敲了三下门。

    包厢里传来了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道:“请进。”

    走进去以后,我发现里面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眉毛浓密的男子,这男子大约五十来岁,正是壮年的时刻,只不过脸上的肌肤有点不正常的蜡黄,两眼之中也布满了红血丝。

    咦,这是?

    我一见到对方,居然微微有些眼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