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六三章 兄弟情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六三章 兄弟情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三刚子仍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看了看那只水淋淋的小猫,又瞧了一眼躺在浴缸中的钟小胖,叹了口气:“民间有说法,人死之后,七天之内魂魄还未彻底散去,这时候一旦有猫狗靠近,就会借畜还魂,这也就是为什么棺木禁止猫狗靠近的原因。”

    “刚才钟小胖的三魂七魄已经丢了两魂六魄,只剩下一魂一魄游离与生死之间,正处于濒死的关键时刻。结果恰好有猫从旁边经过,于是就借着那只猫还魂了……”

    “再简单点来说,现在这只猫就是钟小胖。”我解释道。

    “那……那这是谁?”三钢子越听越迷糊了,指了指浴缸里的钟小胖。

    “他现在空有钟小胖的身体,却是猫的神智。”我苦笑了一声。

    “这。”三刚子愣了愣,随即好似猛然想到了什么,咣当一声,扔掉了手里的水盆,两眼一瞪冲我大吼道:“你他妈到底是谁?我钟老哥儿本来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猫了?你这是糊弄小岁小孩吗?听着,你要不把钟老哥治好,我就让道上的兄弟们弄死你。”

    喵!

    小猫突然抬起头来冲他叫了一声,伸出爪子在他手上使劲的摁了摁,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可又说不出来,一下子竟流下了两道眼泪。

    随即,它用湿漉漉的爪子在镜子上写着什么。

    “刚子,听他的!”

    这五个字歪歪扭扭,却是极为清楚。

    三钢子彻底愣住了,眼睛也微微有些湿润,他伸出手摸了摸那小猫的脑袋,过了好半天,这才转头问我:“他……他还能变回来吗?”

    “可以。”我点了点头。

    “真的?”三刚子一下子又高兴起来,泪水狂涌着抓紧了我的手:“只要能把钟哥变回来,我啥条件都答应你。”

    他两眼通红,极为激动,我的手都被他抓的生疼。

    看的出来,他是发自肺腑的一片真心,和钟小胖的交情真的是非同一般。

    “你先别着急。”我安抚他道:“和动物换了魂,要想再换回来也不难!可问题是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猫,而是双瞳阴兽,所以必须要在七天之内找到阴兽的主人才行。可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非要害你这个哥们,我目前还一无所知。”

    “目前掌握的唯一线索,就是那家奇怪的炒饭馆了……”我说道。

    “炒饭馆,你是说赵记炒饭?”三刚子问道。

    “对,你哥们就是怀疑这家炒饭馆里藏着什么秘密,这才找到了我。”我如实答道。

    “那……莫非您就是张九麟张大师?”三刚子很是诧异的看着我。

    “是我。”我点了点头。

    “哎呀,原来是张大师!那天朋友向钟哥介绍你的时候,我也在场。听说张先生能通鬼杀神,是有大本事的人!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张先生可千万不要怪罪,一定要救救我钟哥。”三刚子连连向我赔罪起来。

    “这没什么,任谁碰到这种事情都会怀疑,我倒是很佩服你这股义气。”我淡淡的赞许。

    “没有钟哥就没有我。”三刚子很是动情的道:“十年前我刚从监狱回来,身无分文,工作也找不到,差点就饿死了,要不是钟哥帮了我一把,哪有我的今天?张大师,你的意思是那个炒饭的小杂碎在背后捣鬼?我现在就叫道上兄弟砸了他的店。”

    说着,他乍着胳膊便要掏手机。

    “你先别激动。”我赶忙劝说起来:“这事暂时还急不了,我仔细观察过,炒饭店的老板虽然行为可疑,可他背后应该另有其人,害你哥们的也正是那个人!你这么莽莽撞撞的找上去,只会打草惊蛇。”

    三刚子一听,立马收回手机,随机神情焦急的看着我:“那可咋办?”

    我转头看了看浴缸中躺着的钟小胖:“本来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明天再找卫生局的人去突击检查一下那家店,我好借机混在其中,去看看炒饭馆里到底藏着什么猫腻!可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就出了事儿。”

    “卫生局吗?这好办。”三刚子痛快的应道:“我小舅子就是卫生局检疫科的,上次检查也是我找他去的,只不过没发现啥情况,等明天我给他打个电话就成。可……”

    说着,他看了看正趴在洗脸池上呆呆听我们谈话的小猫,神色有些不忍的问道:“钟哥咋办?”

    “这几天就让他乖乖当回猫,体验下猫的生活吧!”我苦笑道:“还有,他浴缸里的身体一定要保存好,千万不要出现什么损伤。”

    三刚子把那小猫轻轻抱在怀里,郑重道:“钟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这些天你就先忍忍。”说着,泪水又汩汩了流了出来。

    喵!

    那小猫轻低吟一声,两只前爪环抱着三刚子的手臂,串串泪水淌下。

    我看的鼻头一酸,提醒道:“这事,暂时先不要和你嫂子说。”

    “好。”三刚子应承着,视线却一直没离开那小猫。

    浴缸里的钟胖子的身体仍旧静静的躺着。红线已经褪到了肩膀以下,他的脸色也渐渐的红润了起来,乍眼看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水龙头哗哗的淌着水,流到浴盆中染成了黑漆漆的一片,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臭烘烘的腌菜味。

    我从浴室走了出来。

    相隔挺远的卧室里,老女人仍在一件接一件的往床上扔着衣服。

    “你个老死鬼,这是咋了?好端端的中个什么邪,是不是哪个小狐狸精给你招上的,你说你要是好好的在家呆着,能惹上这事儿吗?真是活该,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老女人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不住的哭着。

    哭的很伤心,诅咒的也很恶毒。

    可即便如此,她仍是两眼紧紧的盯着床,非常及时的把一件件衣服仍进去,唯恐出现什么纰漏,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她的神情很专注,就连我走进窗边,都完全没有发现。

    床上的粗盐圈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厚厚的席梦思床垫也被浸透,可一丝血都没有渗出圈外。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浴室飘来的臭气混合在一处,令人作呕。甚至隐约还能看到一层朦胧的红色雾气。

    这阴魂索命煞的确厉害,都丢了这么多衣服挡煞了,仍是凶光不减!

    可是衣服融化成血水的速度也渐渐的慢了下来,一件衣服扔进去后,要过好久才能彻底溶解。我暗暗松了口气,这煞气终于快要磨光了。

    地上那原本满满一大堆的衣物已经所剩不多,老女人仍絮絮叨叨的说着,不停的哭泣着。

    面对这样的情形,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说了一句:“再扔个四五件,就可以停手了。”

    老女人这才发现了站在身旁的我,满是担惊的问道:“那死鬼没什么事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