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三零章 贱人就是矫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三零章 贱人就是矫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突然间意识到,日食期间整个天地间都是阴气,保罗医生是怎样都杀不死的。

    于是我一步跳开,从怀里掏出几个封鬼袋。从里面跑出来的厉鬼受到日食的上等阴气滋养,立即变得凶悍无比,直奔保罗医生而去!

    我趁机朝李麻子和马克奔去,李麻子此刻还在死死地掐马克的脖子,这时从马克身上突然钻出几个古代妃嫔打扮的美女,对着李麻子又抓又挠,很快就在他身上脸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原来是马克身上的绝情刀在发挥作用,此时所有阴灵的攻击力都提升了数倍,李麻子被阴灵推到墙上,这一撞把他撞醒了,拼命护着脸喊道:“张家小哥,快来救我!”

    我从马克怀里掏出绝情刀,咬破中指在上面滴了一滴血,那些妃子突然不动了,我之前降伏过这把刀,它认得我的精血。

    我一指上面的吸血鬼女王:“看见那个蛮夷女人没有?她是个吸血鬼,杀了六百多个像你们一样的无辜女孩,现在她想复活,赶紧去阻止她!”

    妃嫔们一个个咬牙切齿:“凭什么,一个吸血鬼住这么大的房子,我们只能挤一间后宫!”

    “瞧她打扮得妖里妖气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天天勾引男人!”

    “还想复活再把好日子过一遍,哼,贱人就是矫情!”

    “姐妹们,上,给她点颜色瞧瞧!”

    妃嫔们拿出生前宫斗的狠劲,一拥而上,我顿时无语,男人的思维果然理解不了女性。

    妃嫔们乘着阴风飞上塔楼,跟吸血鬼女王打了起来,女王的转生咒语被打断十分懊恼,露出两颗獠牙,眼睛一阵阵放出绿光,指甲变得又尖又长,和她们厮杀起来。

    虽然女王属于鬼王级别,可现在阴气极强,妃嫔被打伤立即自动修复,而且人多力量大,竟然把她缠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马克摔得不轻,在地上哼哼唧唧,我叫李麻子照看着他,从地上拿起圣杯,里面还有一些圣水,降伏污血金杯绰绰有余。

    塔楼侧面有一道“之”字型的阶梯一直通往顶部,我小心翼翼地抱着圣杯走上去,看见一帮阴灵正打得不可开交,索菲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她旁边就是金杯。

    没想到竟然让我钻了个空子,我赶紧用圣水去泼它,可是圣水还没有泼到,女王突然作了一个双手朝天的动作,只见金杯高高地飞了起来!

    圣水没泼到金杯,却泼到了索菲亚,她一个激灵醒过来,之前一直呆滞无神的双眼恢复了正常,她惊讶地看着我,问道:“你是……”

    马克在下面喊道:“索菲亚,我在这儿。”

    “啊,亲爱的马克!”索菲亚惊喜道,眼睛立即湿润了。

    我催促索菲亚赶紧下去,这里交给专业人士对付,索菲亚点点头,拎起裙子,顺着梯子下去了。

    女王看见索菲亚跑了,表情狰狞地吼道:“不!我的祭品!骑士,杀了他!”

    这时日食已经结束,阳光重回大地,那些嫔妃无法承受阳光,纷纷逃回了绝情刀里,我心想现在阳光都出来了,你还有什么戏唱。

    可我低估了女王的实力,只见半空中的污血金杯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浓重的血雾,将阳光遮挡得严严实实,靠,还有这招?

    突然间,一个黑影轰然一声落在我面前,正是那名骑士!

    女王念起咒语,身体竟在半空中飘浮起来,从她身上飞出几根血管似的红线缠绕在骑士身上,那些红线很快就覆满骑士的身体,像血管一样蠕动着,骑士的身体突然膨胀起来,变成一个两米高的巨人。

    这时李麻子上来了,看见这一幕吓得失声大叫:“我的娘哎,这什么玩意。”

    “别跑,替我搞点圣水!”

    我把圣杯扔给他,李麻子用双手接住。女王大概也意识到圣杯的力量,冲过去想攻击他,李麻子尖叫一声,抱着圣杯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我抽出双刀,全身心对付骑士,身型变大之后,他的力量也更强悍了,每一剑劈下来都带着地动山摇的气势。我一边躲闪一边在他身上划出伤口,然而我的攻击全无效果。

    马克也跑了上来,手里拿了瓶矿泉水,冲李麻子大喊:“李,把圣杯给我!”

    李麻子被女王追得走投无路,就把圣杯扔给他,马克正准备往里面倒水,结果女王又朝他杀过来,他连矿泉水和圣杯一起扔给李麻子,两人就这样跟女王周旋起来。神父要是看见圣杯被当成球一样传来传去,非得气吐血不可。

    女王彻底被激怒了,命令骑士道:“别管那个人了,杀了这两个人,毁掉圣杯!”

    骑士扔下我,大步杀向马克。马克吓得哆嗦一下,举起绝情刀,上面的怨灵纷纷跑出来替他抵挡攻击,可是那些嫔妃根本抵挡不了几下。

    眼看着马克就要被剑砍到,我突然意识到,如果能把保罗医生的鬼魂召来,或许可以克制住骑士,于是问马克保罗医生的生辰八字。他飞快地告诉我一个日期,我从袋子里掏出李麻子准备的黄鳝血,用手指蘸着在地上快速画了一个降灵阵,中间写上保罗医生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然后念起咒语。

    我心里也很没底,这里是欧洲,不知道中国这套法术能不能奏效?

    突然一股干净清爽的阴风穿透血雾,双手举起大剑准备斩杀马克的骑士突然发出痛苦的"shen yin",重重的将剑杵在地上。他双手抱着脑袋,嘶吼道:“我怎么会在这里,马克,是你吗?”

    “父……父亲!”马克的两眼立即湿润了。

    保罗医生环顾四周,很快就弄清了眼前的状况,拔起巨剑朝女王砍去。女王正追得李麻子抱头鼠窜,猝不及防地被人背后捅了一刀,愤怒地大喊:“蠢货,你忘了自己的效忠誓言了吗?”

    她突然注意到保罗医生的眼神不对劲,又看见我在地上画的阵,龇牙咧嘴地说道:“可恶的东方人,竟然使用巫术。”

    “彼此彼此吧!”我淡淡的说道。

    女王冷笑一声,一伸手,保罗医生瞬间四分五裂,变成一地的铠甲和碎肉。她双脚离地,头发像风吹起来一样猎猎飞扬,愤怒地吼道:“异教徒们,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真实的力量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