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一八章 启程意大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一八章 启程意大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四象山一战,江北张家牺牲了三位舵主,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因为我的超凡表现,族长想让我接替红衣舵主的位置,统领整个湖北的阴物圈子。

    我实在是不想答应,可族长奄奄一息的,一边吐血一边将舵主的令牌硬塞到我手里,搞得跟托孤似的,加上大金牙在旁边怂恿。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暂时代理红衣舵主一职,一旦张家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就立马让位。

    我和t恤男在宏村分手,他还得回香港处理几笔生意,于是我也没有挽留。

    这次跟十二死肖的一场硬仗,我也是伤痕累累,想好好休整一个月,可是刚回到古董街,屁股还没坐热,就不断有张家人登门拜访,门槛都快被踏平了。

    这帮人各种阿谀讨好,或是请我吃饭,或是给我送礼,搞得我不胜其烦。

    平时觉得江北张家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在有令牌在手,才发现原来张家的势力如此之大,整个湖北大概有三分之二的阴物商人都打着张家的烙印!

    我实在是不想当什么鸟舵主,就跟尹新月商量要不要出去旅游一阵子,躲躲风头?

    恰好在这时,一封邮件从意大利的米兰发来,署名是马克,他在信里说遇到了麻烦,希望我这个中国朋友可以抽空去一趟。

    我依稀记得,当时为了降服魔鬼的小提琴,马克帮了我不少忙,连他的父亲保罗医生也遇害了,所以马克的人情我说什么都要还!

    尹新月自然是要跟来的,我给李麻子也打了个电话,说要去趟意大利办事,爱来不来。第二天他就兴冲冲地从麻城赶回来,一身骚包的时尚大叔打扮,尹新月打趣说他现在越来越潮了,都快赶上吴秀波了……

    我们这次走的是内部程序,所以直接就乘飞机前往意大利米兰。故地重游,走在米兰干净整洁的大街上,头顶着一片蔚蓝的天空,闻着空气中的熏衣草香气,我心情大好。

    酒店还没到,李麻子就买了一堆东西,说是给小萌带的,我指着他买的那堆lv包包、西铁城女式腕表讽刺道:“小萌在学校里还用得上这些玩意?”

    李麻子挠着头一个劲的傻笑。

    尹新月打趣道:“看不出李麻子还挺疼爱夏老师的,你们啥时候结婚,我们还等着喝喜酒呢!”

    “这事……八字还没一撇。”李麻子脸红了一下,我很少看见这老小子脸红,说明他跟夏老师是真心相爱。

    在飞机上我就一直担心,到了米兰以后李麻子会触景生情,想起如雪。我猜当时如雪可以已经跟龙泽一郎勾搭上了,只可惜我们未能及时发现。

    现在李麻子已经从如雪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作为兄弟我还是很替他高兴的。

    我们来到马克经营的那家酒店,服务生立即迎上来,问我是不是从中国来的张先生?我回答说是,服务生立刻带我们去了一间总统套房,马克事先已经打过招呼,一切消费全免。

    总统套房豪华得宛如皇室宫殿,可把李麻子给得瑟坏了,在屋子里各种自拍显摆。我叮嘱他千万别发朋友圈,龙泉山庄对我们虎视眈眈,可能一张照片都会给我们带来大祸!

    中午有服务生进来送了清蒸大龙虾,我们享用了意大利美食,在屋里看看电视打发时间。下午四点的时候,有人敲门,打开一看,一身西装革履的马克站在外面。

    一见到我,马克立刻激动的和我拥抱起来:“张,我可把你给盼来了,这次只有你能救我!”

    “先坐下来慢慢说。”我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

    久别重逢,少不得闲聊几句,原来自从保罗医生去世之后,马克继承了保罗医生的酒店和庄园。除了偶尔打理一下酒店外,马克大多数时间都是去乡下看看书,听听音乐,过着悠闲生活。

    我的近况实在没啥好说的,还是像以前一样天天做着生意,每天还要提心吊胆的提防龙泉山庄,

    我实在很羡慕马克这种闲云野鹤的生活。

    马克掏出一张照片给我看,照片上个年轻美丽的女子,有着一头华丽的金发和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他说这是索菲亚,是他刚认识的女朋友。

    尹新月叫道:“哇塞!这女孩子的气质好高贵啊,恭喜你马克。”

    马克笑笑,可是神情却有些不自然,我立即意识到,这次出事的恐怕就是他的女朋友!

    “张先生,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反正索菲亚最近总是给我一种怪怪的感觉……”

    马克娓娓道来,他说索菲亚的性格和自己截然相反,索菲亚酷爱运动和冒险,经常去参加什么蹦极、跳伞、攀岩等等,还曾经攀登过中国的喜马拉雅山。马克正是被她这种活力四射的性格所吸引,如痴如醉。

    可是从上个月开始,索菲亚开始沉迷于一款奇怪的手机游戏,这个游戏每天都会发布一些小任务让玩家去完成,比如去什么地方拍张自拍,或者按规定的路线跑几公里,反正挺有意思的。

    自从迷恋上这款游戏之后,索菲亚经常一整晚不回家,第二天回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无比,眼神空洞,嘴角还带着一缕诡异的笑容。

    马克怀疑索菲亚是不是在游戏上认识了什么人,移情别恋了?

    为了挽回索菲亚的心,马克请她吃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趁着当晚气氛暧昧,就想和索菲亚生米煮成熟饭。可谁成想他的手刚刚碰到索菲亚的裙子,索菲亚就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还咆哮了一句听不懂的话,然后夺门而逃。

    马克反复念叨着那句话,记下了它的读音,请教一位语言学教授。教授惊讶地说这是早已失传的中世纪语言,教授花了很大力气才解读出来,那句话的意思是:“血的仪式完成之前,我的贞洁不属于任何人!”

    马克心想,索菲亚一定是被什么邪教给洗脑了,于是悄悄跟踪她。有一天晚上索菲亚打扮得漂亮性感,搭上一辆陌生人的车就走了,马克心如刀绞地驾车追赶。

    当他追进一条隧道时,突然空间好像扭曲了一样,四面八方涌出了大量的鲜血将他淹没,血海中冲出了无数张牙舞爪的魔鬼。

    马克知道这只是幻觉,拼命念着“上帝保佑”,同时感觉怀里有个东西在发光发热,掏出来一看,正是我上次送他的玉佩!

    在玉佩的保护下,马克最终冲出隧道。虽然跟丢了索菲亚,不过前面只有一条路,他一直开到路的尽头,看见一座荒废的城堡,外面停了不少车,马克知道事有蹊跷,于是悄悄下车摸了进去。

    只见城堡里无数穿着黑袍的人正围着一尊雕塑转圈圈,嘴里还念着听不懂的话,之后用匕首在手腕上割开一道口子,将血淋在雕塑上,马克无法确认索菲亚在不在其中。

    他心想这帮可恶的邪教徒,便准备打电话报警!这时一名黑衣人脱=光衣服,那是一个少女,她被众人抬到桌子上,大家你一刀我一刀的去割她的肉,少女一边狂热地祈祷一边大笑,好像极度兴奋。马克眼睁睁看着她被削成一副骨架,嘴上仍然带着笑容,然后那些黑衣人把割下的肉全吃了,并把她的心脏捧出来放进一个金杯里。

    马克手上的电话已经播通了,警察一直在问怎么了?马克心想杀死这个少女也有索菲亚的份,便打消了报警的念头,关掉了手机。

    他忧心忡忡的回了家,等到天亮才看见一身红裙子的索菲亚像孤魂野鬼一样回来了,马克上前质问索菲亚去了哪里?索菲亚却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望着他笑。

    马克拉开索菲亚的袖子,发现她手臂上密密麻麻都是刀子割开的伤口,原来这种可怕的仪式她已经参加了无数次,说不定未来她也会像那个少女一样变成祭品。

    马克心痛极了,他实在没有办法,便想到了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