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一五章 神一样的敌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一五章 神一样的敌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等尘埃慢慢散去,只见尘埃中屹立着一道神一样背影!

    龙清秋手里举着番天印,看着我们的眼神满是嘲弄,那把诛仙剑竟然四分五裂,地上到处是金色的碎片。

    我大惊失色:“他到底怎么做到的,番天印只不过是攻击型的阴物,为什么能挡下诛仙剑的致命一击!”

    t恤男叹了口气道:“龙清秋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人间巅峰,可以完全发挥出番天印这件阴物的力量,自然是随心而动,可攻可守!”

    张耀武咬牙道:“哼,诛仙剑阵乃古今第一杀阵,刚刚只是第一招罢了!”

    随后地上的碎片突然动了起来,化作大小不一的诛仙剑,齐唰唰向龙清秋刺去。龙清秋如同鬼魅一般跃起,避开大部分攻击,剩下的一小部分也被番天印给稳稳挡下了。

    红衣舵主大喊道:“别给他喘息的机会,兄弟们并肩子上!”

    其它三位舵主立即身体颤抖,同时呕出鲜血,更多的诛仙剑挟着浓浓的血腥之气,从不同方向攻向龙清秋。

    龙清秋把番天印向半空中一抛,就遮挡住了半边天空,耳畔一阵乒乒乓乓之声,那些阴气组成的剑统统被打落了。

    “好了,该轮到我了!”

    龙清秋陡然间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喝,番天印轰然落下,笔直的砸向了一位舵主的头顶。

    四位舵主此刻正在全神贯注地给大阵灌注阴气,完全没料到他会突然发起进攻,那名舵主当场被砸得脑浆迸裂,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便断气了。

    张耀武大惊失色,连忙从红衣舵主手里夺过杏黄旗,嘴里默念咒语,一道金光从他身上快速扩散出去,把所有人全部笼罩住。

    看到杏黄旗的强大防御力,我不禁咋舌。

    原来同一件阴物在不同修为的人手里,所发挥的实力也是天差地别的!

    作为替补的红衣舵主迅速将死掉的舵主拖到一旁,自己盘腿坐下,开始将涣散的大阵重新稳定。阴气小剑更加迅猛地攻向龙清秋,并且由四把幻化成了无数把。

    “龙清秋,敢杀我兄弟,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红衣舵主悲愤地喊道。

    “卑微的蝼蚁。”

    龙清秋冷笑一声,突然所有发出去的阴气小剑都悬停在了半空中,有几把剑的剑尖距离他只有几公分,却就是再不能前进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奇的问道。

    “龙清秋在用自己的灵力和大阵强行对抗。”t恤男流着冷汗说道:“他不使用番天印,是在故意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龙清秋真的有这么强吗?这已经完全超越了我的认知。

    “给我破!”

    龙清秋厉喝一声,大阵瞬间崩溃,四位舵主朝着不同方向摔出去,剑阵的反噬让他们每个人都七窍流血惨不忍睹。

    我忍不住要上前助阵,t恤男连忙拉住我,微微摇了摇头。

    红衣舵主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道:“还没完,各位舵主,速度祭出各自的阴物!”

    四位舵主分别掏出拘魂钉、捆仙索、金刚伞、定海琴四件阴物。

    这些阴物我只是在爷爷的笔记里看过,无一不是圈子里大名鼎鼎的存在!今天还是第一次大饱眼福,看来江北张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定海琴一拨,顿时四象山上传来让人自杀的魔音,连我都不得不默念《道德经》来稳住心神。在那魔音的作用下,龙清秋的身影微微抖动,番天印的动作也慢了几分。

    另一位舵主跟着撒出拘魂钉,龙清秋厉喝一声,用袖子将几十枚钉子全部打落。

    可等钉子落地,龙清秋突然间也动不了了,好像被石化了一般。

    仔细一看,原来拘魂钉钉在了龙清秋的影子上,分别固定住了他的头颅和四肢。看来拘魂钉是一种束缚性阴物,只要钉住活物的影子,活物就无法动弹了。

    张耀武解释道:“拘魂钉、捆仙索、定海琴这三样阴物都是为龙清秋量身定做的,舵主们知道硬拼肯定不是对手,所以日夜研究这几件阴物,就为了今日这一战!”

    “雕虫小技!”龙清秋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下,瞬间破开拘魂钉的束缚,又往前踏出了一步。

    “这两样还困不住他,看我的捆仙索!”

    红衣舵主喊道,手里飞出一条金光闪闪的绳索,立即如同巨蟒一般将龙清秋的身体缠得死死的。

    “得手了!”红衣舵主激动地大喊道:“族长,快叫他人头落地!”

    张耀武第一时间拔出黑剑,他的身法如同蛟龙一般,整个人凌空而起,一剑刺向龙清秋的喉咙,这一剑的威力简直比t恤男还要厉害。

    然而龙清秋轻轻哼了一声,捆仙索就被挣断,定海琴的弦也断掉了,三位舵主受到阴物反噬,猛得仰起脖子喷出一大口血箭。

    龙清秋突然一挥手,番天印便飞向了张耀武的脑袋,张耀武大惊失色,原来龙清秋是故意中招,就是为了引他出手!

    张耀武疯狂的想躲开番天印,可番天印却始终悬在他头顶上,像锁定住了他一样。

    番天印一落,就是神仙也难逃一死!张耀武的头上沁出一层冷汗,他索性丢掉黑剑,一伸手便将杏黄旗吸到手中,挡在头顶,采取完全防御的姿态。

    “族长,我来帮你!”

    白衣舵主大喝一声,撑开金刚伞向上一抛,那把伞滴溜溜地旋转起来,遮住了张耀武的头顶。

    这时番天印落了下来,金刚伞瞬间被打碎,杏黄旗的保护罩也开始出现裂纹,张耀武的脸色异常难看,脑袋上沁出豆大的汗珠!

    只见番天印把杏黄旗的保护罩压得慢慢变形,一寸一寸往下降,在场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狠狠地握了握拳,可我知道自己是绝对帮不上忙的,张耀武现在正全身心对付番天印,千万不能打扰他。

    眼看金刚伞被打碎,白衣舵主突然用双手沾了点自己吐出的血,撕开上衣在胸膛上快速画符。

    这是将自己的魂魄灌注进阴物,强行增大金刚伞的威力。

    白衣舵主是要用生命来守护自己的族长!

    破碎的金刚伞重新立了起来,挡在了杏黄旗和番天印之间,可龙清秋却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他的手指微微一动,番天印突然剧烈下沉,将金刚伞连同白衣舵主的魂魄一起打碎。

    红衣舵主悲愤地哭喊道:“老白!”

    随后,番天印势如破竹地一路往下,顶着金光一直落到张耀武头顶上几公分才停下,张耀武吐了一大口血,猛的睁开双眼,双眼竟然是一片苍白。

    他的嘴里飞快的诵读着张家的禁咒,凭借一己之力将番天印一点点的托住。

    我抬头朝天上看,只见滚滚黑云以番天印为中心,正在不断旋转。

    这是何等级别的战斗,震颤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灵。

    “姓张的果然不是孬种,竟然能接下我一招。”龙清秋赞许了一句,那轻描淡写的语气就像师父在夸奖一个聪明的徒弟一样。

    番天印终于被顶了回去,正当所有人松了口气的时候,龙清秋冷笑一声:“那么,再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