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零七章 毒猴(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零七章 毒猴(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t恤男告诉我,毒猴是湘西一脉的传人,擅长炼制蛊毒。这人来无影去无踪,但只要与你擦肩而过,或者在你肩膀上轻轻拍一下,你就会立即被下蛊!

    毒猴的杀人手段是最隐秘的,但也是十二死肖中杀人最多的,而且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我问t恤男要怎么对付他,t恤男摇了摇头:“敌暗我明,我也没有好办法对付他,反正从现在开始,绝对不要吃任何东西,喝任何东西,哪怕闻到不对劲的气味也要立刻屏住呼吸!”

    为了保险起见,t恤男在屋子周围布置了几个小鬼放哨。眼下金龙等人还没追过来,我建议他休息一会恢复一下=体力,毕竟t恤男现在脸色很差。

    这时一只小鬼惨叫一声,我以为是毒猴现身了,朝院子里一看。但见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在半空中飞,追着那群小鬼跑,其中一只小鬼已经被打散了。

    我当即运起灵力,把那东西吸过来,原来是一枚打磨光滑的文玩核桃,它同时也是一件阴物。

    随后我发现屋子里摆放了不少古玩字画,里面有好几件都是阴物,另外还有一间床铺。我感觉这地方住的是一位同行,刚刚的核桃应该是他布置下的机关,自动攻击接近屋子的邪祟。

    我问t恤男这是谁的家,t恤男笑了笑道:“既然那帮老狐狸不露面,我就把人引到他们的地盘来!”

    “你的意思是,这里是江北张家的地盘?”我一阵诧异。

    t恤男点了点头,解释说安徽宏村正是江北张家的一个重要据点,这一次十二死肖全体出动,t恤男担心凶多吉少,故意挑在这里和他们交手。

    江北张家平时当惯了缩头乌龟,现在把人引到他们的地盘来,总该会出面吧?

    我让t恤男到床铺上休息一会儿,然后躺在客厅的水泥地上,眼睛一直盯着院子。

    躺了一会儿我有点犯困,就想来根烟提提神,可是把烟掏出来又犹豫起来,毒猴真有这么神吗?保险起见还是把烟揣了回去。

    t恤男重伤未愈,我现在绝对不能出任何岔子,烟瘾犯了可以忍,反正我都成功戒烟几百次了!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依稀看见桌子上的茶壶动了一下。

    我一下子惊醒过来,发现茶壶依旧摆在桌子中央,只是茶壶盖歪了一点,像是有人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

    就在我疑神疑鬼之际,头顶上的电风扇突然转了一下,这电风扇可能太久没开了,发出嘎吱一声响。与此同时,电风扇上落下一些细细的粉末,我赶紧避开,我不确定那是什么东西,但最好还是不要碰……

    莫非毒猴就在这间屋子里?

    我抄起双刀小心翼翼的检查起来,但屋子里空空如也,院子外面还有好几个小鬼值班,丝毫没有察觉到有外人进来。

    唉!这些低级鬼魂警惕性有限,要是尾玉在就好了。

    一想到尾玉被活捉,我的心就揪了起来,生怕那帮人折磨她,恨不得马上去救她。

    眼下还是得对付屋子里的猫腻!我不动声色地打开天眼,发现有一股阴气在柜子后面鬼鬼祟祟地移动,跟一只贼兮兮的老鼠似的,然后它就钻进了一个花瓶里。

    那花瓶摆放得很高,暗算人再合适不过。我冷笑一声,若无其事地从下面走过,果然花瓶突然从柜子里跳出来,朝我的脑袋砸下来。

    我眼疾手快地接住花瓶,咬开中指在上面涂了几道精血,精血立马滋滋冒烟,从花瓶里面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好像有个小人在里面发出尖叫。

    呵呵,小爷这阳气十足的精血够他受的了。

    “敢暗算我,活腻歪了吧?”我抓紧掏出几道灵符,管它是什么东西,先封住再说。

    花瓶好像有意识似的,从我手里吱溜一声滑了出去,在半空中飞起来。我默念咒语,抛出斩鬼神双刀,双刀追着它疯狂地劈砍,好几件红木家具都跟着遭了殃。

    花瓶一路逃到院子里,我祭出无形针,百步穿杨,哗啦一声就把它打碎了。

    当我过去一看,花瓶碎片上的阴气已经从门缝悄悄溜走了,我一阵懊恼,外面有金龙等人在找我,我也不敢出去追它。

    t恤男听见动静从里屋走出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道:“没事,有一个花瓶想偷袭我。”

    “花瓶?”他微微挑了下眉毛。

    t恤男小睡了一觉,精神有所恢复,我找来扫把将花瓶碎片扫了,藏好,这花瓶是明朝汝窑的上好古董,要是被屋主可能要不高兴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把我吓了一跳。t恤男也惊醒了,下意识的握紧了八面汉剑。我小心翼翼的正门,发现一个穿着蓝布长衫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门外,头戴一顶小圆帽,蓄着一撇山羊胡。

    对方阴阴地瞥了我们一眼道:“你们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不说的话我可就报警!”

    t恤男抱了下拳,恭敬地说道:“敢问您是不是江北张家的蓝衣舵主?”

    对方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号?”当他看见t恤男背上的剑时,好像明白什么了,惊讶的说道:“你是初一道长!”

    “正是!”t恤男点了点头。

    他又看了看我道:“那你就是我们族长的侄孙儿,张九麟喽?”

    我点头称是,张家族长按辈份算是我的爷爷辈,可我却从来没这样叫过他。蓝衣舵主马上堆起笑容,请我们进屋,拎来一壶热水给我们泡茶。

    香气扑鼻的碧螺春推到我们面前,我和t恤男都不敢动,蓝衣舵主一个劲的催促:“喝茶啊!”随后拿起自己那一杯,慢慢的品了起来。

    我见蓝衣舵主喝了没事,正想拿起茶杯喝一口,t恤男却微微冲我摇头。

    他沾了一点茶水,在凳子上慢慢写了几个字:“此人有诈!”然后不动声色的用手抹掉水迹。

    我狐疑地朝蓝衣舵主看了一眼,这人生得慈眉善目,看着不像坏人。我早听说江北张家有六大舵主,地位与龙泉山庄的四大长老不相上下,想必实力也不弱。

    蓝衣舵主问我们怎么会在这里?t恤男将十二死肖追杀我们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问蓝衣舵主能不能请江北张家的人出手相助。

    蓝衣舵主慢悠悠地抚摸着胡须说道:“其实族长早就想对付龙泉山庄了,但他有自己的计划,不能因小失大,乱了分寸。”

    这番说辞完全是在跟我们打太极,其实江北张家出不出面,我真的无所谓,反正我基本上一直都在单打独斗。

    蓝衣舵主站起来问道:“两位一路辛苦了,想必肚子饿了吧,我叫点夜宵来吃?”

    我们立马谢绝了,t恤男和我交换了一下视线道:“我们就不打扰了,十二死肖还在追杀我们,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以免波及到你。”

    蓝衣舵主脸色一变道:“初一道长,你这话,是在骂老夫见死不救吗?张家出不出面我管不着,但宏村是老夫的地盘,你们就在这里呆着,看那帮牛鬼蛇神敢不敢动!”

    然而t恤男执意要走,蓝衣舵主也劝不住,走之前,t恤男进里屋收拾衣服。

    我就在院子里等t恤男,突然注意到一个小男孩扒在井边上往里面看,这男孩是t恤男刚刚放出来放哨的小鬼之一,我好奇地凑过去,发现水里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好像一团黑色的水草。

    井里实在太黑,我就祭出一道引火符扔了进去,原来那团黑色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脑袋!

    “九麟啊,在看什么呢?”

    一个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回头就看见蓝衣舵主正笑眯眯地站在那里,双手背在后面。

    “井里面有……”

    我话说到一半,突然感觉蓝衣舵主的神情有几分古怪。其实之前我就感觉他有点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当下问道:“舵主,这屋子就你一个人住吗?”

    “是啊,怎么了?”蓝衣舵主答道。

    “那你刚刚进门的时候为什么要敲门!”我的声音不禁警惕起来。

    蓝衣舵主咧嘴一笑,突然伸手过来推我,我身法灵活地避开,一刀砍在他脸上。这一刀在鼻梁上砍开一个很深的口子,可是皮肤一滴血也没留,那是一张人皮面具!

    “嘻嘻,好奇害死猫,这是你自找的。”

    蓝衣舵主的声音陡然变得尖细无比,只见他藏在长袍下面的一对手快速结印。我不想让他得逞,抄起双刀攻击他,可是这时突然一根绳子从后面紧紧地缠住我的脖子,使劲将我朝井里拽。

    绳子像蛇一样越收越紧,我一阵窒息,两眼直冒金星。

    就在这时,从窗户里飞出一把电光闪烁的剑,从蓝衣舵主的后背捅到前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