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零四章 杀人魔王张献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零四章 杀人魔王张献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大汉留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就跟鸡冠似地冲天而起。还没落地之际,他突然在棺材底部一踩,那棺材就立了起来,黑漆漆的面对着我。

    虽然我和他隔了有十多米,但还是感觉到他身上冒出的一股骇人杀气,t恤男冲我大喊道:“九麟,这人交给我,你不是他的对手!”

    “嘻嘻,你还有功夫去管别人吗?”胖猪笑嘻嘻的挥舞西瓜刀,更加疯狂的砍着。

    t恤男被激怒了,抽出一道上等灵符,在交手过程中拍到胖猪的脑门上。胖猪捂着脸嗷嗷地叫起来,然后用手把灵符直接撕碎,大笑道:“骗你的,这招对我也不管用!”

    然后他嚼吧嚼吧,就把灵符给吞下去了。

    t恤男急于摆脱战斗过来帮我,我怕他忙中生乱被胖猪偷袭,就说道:“初一,你全力对付他就行,这大汉交给我吧!”

    t恤男一剑格挡开胖猪,提醒道:“那你千万小心,金龙比其它人都厉害……”

    “什么,你竟然说他比我厉害,太伤我的心了,呜呜呜。”胖猪摆出一副自尊心受伤的表情,嗷嗷叫着,一通乱砍。

    难道金龙就是十二死肖中最强的吗?

    金龙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你们两个关系怎么那么好,难不成有龙阳之癖?”

    我抄起双刀在手,骂道:“乱说话,看小爷割了你的舌头!”

    “哼,好大的口气!庄主这次杀鸡用牛刀,把我们十二死肖全部派出来对付你一个,老子倒要见识一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说完,他在棺材上面踢了一脚,棺材的木板便哗啦啦散开了,里面竟然是一座石碑,上面散发出一股霸道至极的阴气,令人心胆俱裂,我赶紧念起《道德经》才稳住心神。

    尾玉躲在我背后紧张地揪着我的衣服,老板娘也吓得瘫坐在地上,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感受到这股凌厉的阴气!

    我吩咐尾玉道:“你带老板娘去那边避一避。”

    “哦!”尾玉答应一声:“坏哥哥,你要小心呦。”

    我仔细看那石碑,碑头上雕刻着两只张牙舞爪的猛虎,碑上只有寥寥数字,写着:“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我脑袋里嗡的一下,这不是明朝末年的杀人狂魔张献忠在四川留下的七杀碑吗?

    历史记载,张献忠是明朝末年的农民起义军领袖,与李自成一起推翻了明朝的统治,最后被入关的清军残忍镇压。

    这人一生杀人如麻,史书上说他一天不杀人就会闷闷不乐!

    他每次率军攻陷一座城池,就会大肆屠杀。遇到稍有姿色的女性便让手下士兵轮流侮辱,然后割掉脑袋,扒光衣服倒栽葱一样埋进泥土里,露出下=体,因为他认为女人的下=体能够克制敌军的火炮。

    他自己还会挑选一些美女,时时待奉左右,身上一=丝不挂,供他随时取乐,一旦发泄过后就会杀了剥皮,或者放在蒸笼里蒸了吃!

    据说张献忠为了将战马养得肥壮,便命令士兵将抓来的老百姓心肝肠肺全部掏空,在空腔子里面填上米豆,等米豆吸饱了人血和尸油再拿来喂养自己的战马。

    张献忠可以说完全是个嗜杀成性的疯子,没有百姓杀的时候,就杀自己手下的兵将,把自己一百三十多万人马在两个月内杀了一半。还得意洋洋的道:“老子只需劲旅三千,便可横行天下,要这么多人做甚!”

    有一次他的幼子从他面前经过,他喊了一声乖儿子,幼子没有答应,张献忠心头火起,就把幼子杀了。第二天后悔了,问他的妻妾为什么不阻止?把妻妾连同刀斧手也一起杀了……

    张献忠攻占四川期间曾经大开杀戒,后来清军进入的时候,城镇已经大片荒芜,人民逃进山里,身上都长了毛。整个成都只剩下二十户人家,清军只好把湖广的人口迁到四川。

    张献忠为了表彰自己的杀人功绩,就在四川立了一块七杀碑!但七杀碑后来一直没找到,有些专家就认为七杀碑其实并不存在,那可能只是清军的添油加醋,没想到它竟然变成了一件阴物,出现在我眼前。

    七杀碑上萦绕着一团暴戾的阴气,我暗暗生疑,这块碑少说也有几十公斤重,金龙要怎么使用它?

    这时金龙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粗重的铁棍,把铁棍从石碑中间插了进去,然后高高举起来,好像狼牙棒一样抄在手中。我错愕得不知该说什么好,还有这种武器!

    “张九麟,纳命来吧!”金龙抡起七杀碑朝我砸过来。

    七杀碑势大力沉,我自然是不敢接的,向后辙了一步,轰的一声,我感觉脚下的地面一阵颤动,好像经历了一场大地震。

    金龙只停顿了半秒钟,便将七杀碑再次抡过来,我仍然是躲闪。

    他左一下右一下地抡碑,我就一直躲。其实这武器笨重无比,我完全可以利用斩鬼神双刀的灵巧与之一战!可是万一失手,那可是要命的,所以得等观察清楚他的套路再动手不迟。

    而且,七杀碑本身是材质脆硬的东西,这几下抡过之后,上面已经出现丝丝裂痕,有不少小石块剥落下来,怕是马上就要散架了。

    我心想金龙是不是没脑子,阴物可不是这样用的,完全是在糟蹋东西!

    金龙突然暴吼一声,举着七杀碑就朝我脑袋上砸下来,我心想他不过这三板斧罢了,怕他不成?当即抽出斩鬼神双刀迎战,我身法迅捷的用双刀贴着铁棍一路往上削,他要么被我削掉手指,要么就得扔掉石碑。

    我俩当时距离很近,金龙突然咧嘴一笑,我意识到不好。

    只见石碑里突然窜出一团漩涡状的阴气,把剥落的石块统统吸附起来,那石碑竟然自动修复了。

    我的脑袋里嗡嗡作响,仿佛有个癫狂至极的声音在喊:“杀!杀!杀!”

    我突然感觉眼前的金龙面目可憎,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我立即意识到这是阴物在干扰我的心智,拼命默念《道德经》来稳住心神。

    这时,金龙伸出一只大手来抓我,我本能地向后一退,可是退路已经被巨大的七杀碑挡住了!

    情急之中我就地一滚,没想到金龙以更快的速度将七杀碑贴着地面抡过来。我只能用双刀护住身体,双刀似乎也意识到了危机,两道墨绿色的刀气罩在了我的面前。

    当七杀碑撞到身上的时候,那感觉就像被一辆疾驰的列车迎面撞上,刀气瞬间被击碎,我吐血划出几米才算停下。

    t恤男大喊道:“九麟!”

    胖猪缠得他走不开,t恤男便拽开几个封鬼袋,放出恶鬼陪他玩,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

    “你没事吧?”t恤男问道。

    我摸了摸自己的肋骨,万幸双刀中干将莫邪的阴灵及时护住了我,倒没受什么伤,就是身上隐隐作疼。

    “肥猪,你别插手了,这两个都归我!”金龙大声叫道,突然抡起石碑往t恤男头上砸。

    我一看不妙,一掌推开t恤男,石碑轰的一声砸在我俩中间,上面的石块又崩裂了许多。

    t恤男看上去真的怒了,他狠狠一咬牙,剑招凌厉地攻上去。可是一靠近金龙的身子,七杀碑就开始影响他的心智,t恤男迅速退了回来,说道:“这石碑是阴物,会让人丧失理智!”

    说完他咬破中指,把自己的鲜血滴在地上,开始写写画画,我知道他打算用阵法压制石碑。

    “想画阵,作梦吧你!”金龙暴吼着冲过来,我祭出无形针,朝金龙的脖子扎过去。

    然而无形针只扎了一下,然后被什么弹了回来,我一阵错愕,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金龙的身上重叠着另外一道影子,那是一个黑甲黑披风,戴着牛角头盔的古代大将。这员大将生得脸庞惨白,眉宇中透着一股凶残狡诈的神色,手里抄着一杆漆黑的狼牙棒。

    这难道是张献忠的阴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