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九二章 线索(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九二章 线索(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如果我们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照片里所有人都已经遇害了。

    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回酒店,打算利用网络搜索一些信息,不过因为大部分照片都年代久远,所以我们搜了老半天,也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信息。

    这让我有些沮丧!

    冷如霜安慰我说:“很多事情都要随缘的,你心急也没用。还是静下心来仔细回想一下我们是不是遗忘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重要的线索?

    我把这几天从各种人那里听来的关于鬼宅的故事在脑海中简单整理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冷如霜被我的模样吓了一跳:“没事儿吧?”

    “我想起来了!”我一拍巴掌:“你还记得吗?林丽对我们说,当初他们在鬼宅的铁盒里找到了一个胶卷和这台照相机,我们冲洗的胶卷是相机里的,那么另外一个胶卷呢?里面会不会有线索?”

    冷如霜立刻点了点头:“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可惜当时林丽走的太突然,我们也没有留她的联系方式,现在想找到她太难了……”

    “也不难!”我古怪地笑了笑。

    杭州的大学并不多,叫林丽的人应该也不会特别多,如果在这里有丰富的人脉,肯定这个找得到,而这个人选当然是王特助最为合适。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并借口是冷如霜拜托的事情,王特助一听是冷如霜有事相求,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连连保证。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动用了刘总的势力,反正很快就把调查结果告诉我了。

    杭州共有五所大学有叫林丽的学生,其中一所大学更是有两名同名同姓的人。虽然范围仍旧不小,但我已经非常满意了。

    我和冷如霜、墨镜男简单收拾了一番就匆匆出发了,先去的两所大学都以失败告终,到第三所大学的时候我们总算见到了那天的女人。

    林丽看到我们也非常意外,她诧异地走过来,开门见山地问道:“是不是那台照相机又出了什么问题?你们没有还回去吗?”

    冷如霜找了两圈已经有些累了,再听到她这样的话,顿时有些不高兴,冷冷的说道:“林小姐,我们只是帮你的忙,不是你家养的奴隶,请你跟我们说话客气一点儿。”

    林丽被她教训的面红耳赤,尴尬地说道:“对……对不起,我有些太神经质了。”

    我很担心冷如霜吓到林丽,回头得不到那个至关重要的胶卷,急忙跳出来做和事佬:“没事儿,你别怕!我们这次来找你不是为了照相机的事,而是为了胶卷。”

    “胶卷?什么胶卷?”林丽诧异地问道。

    “你们当时在鬼宅找到照相机的时候不是还有一个胶卷吗?”我说道。

    听我这样说,林丽顿时恍然大悟:“你们说的是它呀,它不在我的手上,在我们社团团长那里,不过他的遗物都收拾起来被送回老家,不知道还在不在。”

    我靠!不是吧?

    我顿时有种希望破灭的心酸感。

    林丽急忙补充道:“这样好了,我帮你们问问看,你们稍等一下。”

    林丽飞快拿出手机联系社团团长生前的寝室好友,并很快得到了结果。因为社团团长死的突然,所以他的东西都是室友帮着打包收拾的。现如今这种社会都是自扫门前雪,不是自己的事儿谁会那么上心?何况还是给死人收拾遗物。

    所以他的室友也只是象征性的把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很多东西都被留在了寝室,胶卷就是其中之一。

    林丽急忙拜托室友把胶卷送过来,还借口说那是她的东西,之前因为一些事情才放在了团长那里。室友有点儿不愿意,林丽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饭才让那人把胶卷送了过来。

    胶卷的样式和之前冲洗的那卷完全不一样,看模样应该更早一些,很有年代感。

    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我们匆匆和林丽告别,又回到那家冲洗照片的店面。瘦骨嶙峋的老板见到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好奇地问道:“这次又有什么胶卷要洗?”

    我把胶卷交给他,并再三叮嘱一定要加速。

    老板点了点头:“知道了,那你明天早上来取吧!”

    我感激地冲他点了点头,这才推门离开。回到酒店后,王特助又来献殷勤,邀请冷如霜共进晚餐。冷如霜本想拒绝,但我却不想错过这种免费晚餐,于是大言不惭地应了下来,并收获了冷如霜好几个白眼。

    晚饭过程中,王特助告诉我们白先生决定再过三天去清理鬼宅,还说那老头性格执拗又偏激,非常的不近人情。虽然刘总开出的价格非常可观,但老头一点儿都不往心里去,不知道是傻还是真不在乎钱?

    吃过晚饭后,王特助想约冷如霜去逛西湖。冷如霜看了看天色:“这么晚了看西湖,能看到什么呀?”

    “就是……散散步……”王特助的脸红得像是一只煮熟的龙虾。

    结果可想而知,冷如霜几乎想都没想地拒绝了:“我很累,想回去休息了。”

    于是在王特助委屈又无辜的眼神中,我们头也不回的进了酒店。当天晚上睡下后,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中,我好像成为了另外一个人,站在一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周围安静的有些诡异,我甚至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正有节奏的扑腾着。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束光,我这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类似于美术馆的地方,而黑色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相片。

    相片都是老式的,每一张上面都有一个人的脸,他们或笑或怒,或悲伤或麻木,形形色=色,各不相同!

    我被这些密密麻麻的照片弄得十分不舒服,正想离开,却怎么也走不掉,仿佛陷入了一个迷宫,怎样都找不到出口。

    就在这时,我终于在前面发现了一扇大门。我几乎想都没想地推门走了进去,眼前的房间虽然陈旧却打扫得干干净净,木质地板已经脱了漆,但却擦拭得缝隙中都没有灰尘。我四下打量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之前我们去过的鬼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