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七二章 乌鸦三声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七二章 乌鸦三声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一下来的太突然,周围的旅客都被吓坏了。但唯恐被碰瓷,大家都不敢上去扶老太婆。

    好在老太婆很快就苏醒了过来,但摔得太结实,疼得她骂骂咧咧:“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会摔着呢?幸好没摔坏,不然我怎么参加广场舞比赛?”一边说,一边揉着屁股走了,一点儿都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

    广播里也通知我们的车次开始检票,我们四人顺利坐上了火车。

    火车一路疾驰,墨镜男因为昨夜守着小木匠一夜未睡,这会儿困的不行,爬到上铺很快就睡着了。冷如霜则戴着耳机在一旁研究黄金罗盘,没有理会我和小木匠的打算。

    小木匠闲着没事儿,凑过来和我聊起天来:“大师,我看你们好像都不简单,是做什么的?”

    这一路上冷如霜和墨镜男都是冷冰冰的态度,可把我憋坏了。难得此刻还有个正常人能跟我交流,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我是一个阴物商人。”

    “阴物商人?那是干啥的。”小木匠一脸的不理解。

    没等我回答,冷如霜在一旁冷冰冰的说道:“说了你也不懂,问那么多干什么?”

    吓得小木匠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你看看!!你自己不跟我聊天,还不让别人跟我聊天,这是想活活闷死我的节奏吗?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和小木匠亲近地说道:“阴物阴物,就是死人用过的东西。”

    “啊?”小木匠吓了一跳:“这么吓人啊。”

    冷如霜又说道:“吓人吗?你口袋里不就有一件吗?那把梳子。”

    小木匠一听,更是吓得脸色苍白,差点儿当场昏过去。

    妈的,这天没法聊了!

    接下来的行程小木匠面如死灰,一句话都不说了。冷如霜对这样的效果非常满意,得意地看了我好几眼。闲来无事,我也只好闭目养神,谁知道养着养着我居然也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自己回到了古董店,尹新月正在店里忙碌着,我看着她的背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忽然间,她慢慢地转过身,我才发现她根本不是尹新月,那是一张美艳到令人窒息的脸,肤若凝脂,媚眼如酥,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不知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

    我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她慢悠悠地凑上前来,呵气如兰地在我耳旁说道:“你怎么才来?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我们认识?

    那女子微微一笑,正要开口说话,我却被外力一阵摇晃,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冷如霜不解地看着我道:“你怎么了?”

    “没事儿,做了个梦。”我松了口气。

    冷如霜点点头:“我们到地方了,准备下车吧。”

    我应了一声,刚准备从铺位上坐起来,忽然觉得手里硬邦邦的似乎握着个东西。低头一看,顿时吓了我一跳,一直放在小木匠口袋里的小木梳此刻竟然在我的手里。

    冷如霜显然也看到了,她一脸意外:“这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急忙跑到小木匠旁边,发现他正在熟睡。我二话不说地把手伸进他的口袋,果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小木匠猛地醒来,惊叫道:“你要干啥?”

    我没有理会他,拉着冷如霜走到一边:“你跟我说实话,这木梳到底是什么来路?”

    冷如霜淡淡的挣开我的手,脸色不变地说道:“它就是件很普通的阴物,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它为什么会在我手上?”我皱着眉头道。

    冷如霜微微一笑:“说不定是那个女鬼见异思迁,看上了帅气的张大掌柜。所以变了心,抛弃小木匠选择了你,所以木梳才会到你手上啊!”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和我开玩笑。”我不满地瞪着她。

    冷如霜笑道:“张大掌柜别担心,您走南闯北这些年,比这还诡异的事情见的多了,这点儿小事儿根本难不倒你。”

    说着,火车已经稳稳地停了下来,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下车的时候,我趁小木匠不注意,又把木梳塞回了他的口袋里。

    站台很小,一看是就是那种穷乡僻野。出了站台,我们在路边等了半天才等来一辆小中巴,车子摇摇晃晃地开了许久,把我们放在了一处人烟罕至的地方。

    我发现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林,弯弯曲曲的盘山小路也不知道通向何方,周围隐隐约约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

    呱呱呱。

    乌鸦三声叫,厄运要来到。

    非常的不吉利!

    小木匠睡眼惺忪,这会儿人还没有清醒,冷如霜对他喝道:“还愣着做什么,带路啊!”

    小木匠揉了揉眼睛,缓了一会儿才带我们沿着坑坑洼洼的山路向前走。后溪村在大山深处,排除掉这一路崎岖的山路,倒是非常适合隐居。只可惜我没有小木匠那样的好体力,走到一半的时候就感觉腰部以下都不是自己的器官了。

    冷如霜虽然是个小丫头,但身体素质却出奇的好,走起路来异常轻松,一看就受过特殊的训练。

    我们抵达后溪村的时候刚好太阳落山,夕阳照射在村子里,让人有种来到世外桃源的感觉。

    不过村民见到我们,都露出了警觉的神色,如果是以前我心里肯定会不舒服,但经历过黑衣镇和老人村之后,我真心习惯了!因为住在深山里的人往往都是性情冷漠,不善于打交道。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觉得还是在城市混比较好,我要不要找机会和冷如霜商量一下,下一站尽可能选在城市里,别再往这大山沟沟里跑了。

    小木匠带着我们来到一户人家,他轻车熟路地上前拍了拍门,没一会儿一个瞎了一只眼睛的老太婆就把门打开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