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六七章 酒店诡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七章 酒店诡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冷家可不是什么小家族,他们既然可以操纵整个西边的阴物圈子,必定有其独到之处!

    冷如霜既然是冷家的族长候选人,肯定实力也不弱。

    结伴同行的路上,我暗地里观察了她很长时间,她这个人外冷内热,做起事来非常老道,身边又跟着一个功夫极高的墨镜男。

    原本对天山冷家了解不多的我,都开始好奇他们家族的情况了,一般家族不都是选择男人做族长吗?为什么冷家会选中一个女人?

    只可惜冷如霜大多数的时间都不说话,或是摆弄手里的黄金罗盘或是闭目养神,墨镜男更是像哑巴一样,整个路上把我憋得差点儿吐血。我开始无比的怀念起李麻子来,他虽然话多,但好歹能解闷。

    这一天我们过长江,来到铜陵市。

    铜陵历史悠久,因铜得名,以铜而兴,是中国的古铜都,采冶铜矿的历史至今已有三千多年。进入城市后冷如霜难得开口问道:“张大掌柜,我们所接触的阴物大多都是青铜器,你猜有多少是用铜陵的铜铸造而成的?”

    我没功夫搭理她的玩笑话,此刻好不容易见到城市的璀璨灯光,只想抓紧找个酒店,洗去这一身的酸臭味。这些天忙着赶路,又大多住在偏僻的小村小镇,条件异常艰苦,喝的水都有限,更别说是洗澡了。

    好在我和冷如霜的心意相通,来到铜陵后二话不说先找了家条件还不错的酒店,一人一间房先洗了个干净。闻着身体散发出来的沐浴露香味,我这才觉得自己是活过来了。

    冷如霜和墨镜男洗漱完毕后,我们在楼下随便找了个饭店犒劳犒劳抗议了很久的胃,三个人围着吃火锅。

    吃饱喝足后我问冷如霜:“接下来我们要往哪边走?你那个黄金罗盘靠谱不,不会领错了路吧?”

    和冷如霜同行之后我才发现,她那个传家宝似乎年头太久,并不是特别的好用,经常把我们领上绝路。就比如有一次,前方已经是一条河,但它却还坚持要我们往前走,这不是逼我们自杀吗?

    冷如霜俏脸一红:“接下来嘛……”

    她掏出黄金罗盘来看了看,忽然皱着眉头说道:“咦!附近就有一件阴物,而且品级不低,好像还很厉害的样子。”

    我四下看看,指着冒着热气的火锅道:“你说的阴物要是它的话,我就要和你分道扬镳了。”

    “别闹。”冷如霜一脸认真的说道:“就在附近!”

    我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也立刻警觉起来,四处观察了一番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已经过了饭点,火锅店里的人并不多,而邻桌的几个客人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怎么看都不像是被阴物控制的样子。

    冷如霜拿起黄金罗盘,头也不回地出了火锅店,墨镜男则默默跟了出去。

    靠,这俩人不会是故意整这么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买单吧?

    我咬牙切齿地付了账,急忙跟了出去。结果冷如霜哪也没去,直接回了酒店,这更增加了我被骗的感觉。

    我十分不爽地跟上了他们的脚步,奇怪的是冷如霜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坐电梯直奔七楼。

    七楼此刻静悄悄的,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安静,空气中还带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此刻一个中年大妈正扭曲的抠着一扇门,她的头发散乱,模样神经兮兮的,那模样就像被鬼上身一样。

    冷如霜警觉地看了我一眼,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中年大妈的脚后跟是翘起来。

    一般来说,吊死的人因为死前太过痛苦,双脚会到处乱蹬,所以脚后跟不会着地。看来附在中年大妈身上的应该是个吊死鬼。

    中年大妈扑哧扑哧的抠着门,不一会儿门里传来一个男人迷迷糊糊的声音:“大半夜的,谁呀?”

    中年大妈没回话,只是麻木的抠着门。

    很快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中年大妈狞笑着从包里取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水果刀。眼看就要发生命案,墨镜男在得到冷如霜的命令后第一时间冲上去,凌空一脚踢了中年大妈一个措手不及,手中的水果刀也啪的飞了出去。

    墨镜男这家伙没有丝毫的尊老爱幼之心,下手又狠又重,将中年大妈三拳两脚的揍翻在地,然后

    骑在她身上,用手捏住了她的嘴,防止她咬到自己的舌头。

    门内很快出来了一个只穿着大裤衩的男人,看到眼前这一幕,他膛目结舌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找我什么事儿?半夜三更的我可要报警了。”

    冷如霜走过来检查了一下中年大妈说道:“的确是被控制了,但奇怪的是并没有被上身,看来这阴灵有点儿道行,可以远程操控别人的思想。”

    我嗯了一声,还没开口,大裤衩男人就一脸惊恐地叫道:“你们说什么,这服务员被鬼上身了?是那个女人来找我了吗?为什么我都跑到铜陵了还是不肯放过我。”

    那个女人?

    我心念一动,立刻察觉出了大裤衩男人身上可能藏着什么秘密,当下大大咧咧的走进了他的房间。

    这就是个很普通的酒店包间,床上铺满了脏兮兮的衣服,一看就是男人脱下来的。大裤衩男人对我们的不请自来显得非常惊慌,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的目光在房间里细细搜索,最后落在了角落里的一个工具包上,直觉告诉我,那个工具包里藏着一个死人的骨灰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