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四章 诡异的尸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四章 诡异的尸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进山寻宝的人接二连三的死亡,这不可能是巧合,如果能看到死者的尸体,说不定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想到这,我冲庄宁使了个眼色。

    庄宁立马明白了我的意思,表示要去文进家探望一下,结果被大龙一口拒绝了:“不行,你还是留在家里陪客人吧!”

    庄宁脸色一寒:“大龙,文进也是我的朋友,难道我探望朋友还需要得到你的同意?”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二虎急忙劝道:“你先别着急,大龙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觉得你难得回来一趟,文进家里死了人,你能避开还是避开吧。”

    唯恐庄宁不高兴,二虎又补充道:“你要是想去也行,文进见到你心里也能舒服一些。”

    庄宁脸色稍缓,当下找了把雨伞带我一起出了家门。大龙生气的指着我叫道:“你自己去就行了,干嘛还带着他?”

    庄宁冷漠地看了大龙一眼没有多说。

    二虎只好出面:“小宁要带他,你就不要多说了……”

    大龙哼了一声:“你这个人就是这样没主见,总是围着别人转,一辈子没出息!”

    这一下把二虎噎得无话可说,三个人都赌起气来,谁也不理谁,一时间场面变得十分尴尬。

    我走在最后面,看着三个年轻人的背影,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我已老矣的落寞感。瞧瞧人家这精力,吵个架都跟偶像剧似的,不过这倒是让我对他们的关系产生了一些兴趣,看来有机会得找庄宁八卦一下。

    雨越下越大,天色也彻底暗了下来。

    让我惊奇的是街道两边的人家都没有开灯,整个黑衣镇黑成了一片,天空就像是魔鬼的大嘴,仿佛随时都能将镇子里的人一口吞掉。

    黑暗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光亮,走近了我才发现是一户人家门口挂着一盏白灯笼。

    院子里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哭声。

    大龙想都没想地就进了门,二虎也飞快跟了进去。庄宁停住步子,在我耳边小声道:“黑衣镇的观念很传统,非常讨厌外地人,你如果看出什么名堂,也不要随便说出来!回头找我研究就行了,否则激怒他们就惨了……”

    我立马乖乖地点了点头,庄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我们进了大门,院子里正在搭建灵堂,这种小镇虽然不和外界打交道,但家家户户却异常团结,一家有事家家帮忙,放眼之处全是辛勤干活的人影。

    大龙和二虎正在和一个披麻戴孝的年轻人说话,那人本来一脸老实木讷,听了两人的话立刻抬起头看向庄宁这边,激动的道“小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庄宁安慰地冲他笑笑:“才到家没多久就听说你爸爸出了事,我就想来看看你。文进,别太难过,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坚强。”

    文进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身边这位是?”

    没等他问完,我就友好的伸出了手:“张九麟,初次见面。”

    和大龙与二虎不同,文进对我没有表现出丝毫敌意,反而十分热情地和我握了握手:“好好好,小宁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欢迎你来黑衣镇做客,没想到让你撞见这么不吉利的事情。”

    “是我冒昧打扰才对,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大龙已经在一旁冷冷的说道:“我们镇的事儿干嘛要你一个外人帮忙?你当我们镇上没活人了吗?”

    要不是答应了庄宁,老子真想一拳爆了这小子的头。

    吃错药了,怎么处处跟我做对?

    庄宁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有文进憨厚地摆了摆手:“别这样说,既然来黑衣镇那就是一家人。”

    这时有人叫文进的名字,让他进去帮忙穿寿衣。

    每个地方都有特殊的习俗,安徽这边讲究在人活着还剩下一口气的时候,就把寿衣穿好,预示着体体面面的离开人间。而广东那边,则讲究咽气之后再穿衣服,预示着平静离开。

    文进听到召唤后,就带着二虎进去了,大龙则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子,你毕竟是个外人,老实在这儿待着,别给自己找不自在。”说完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我差点被他给气死,你拽个毛啊!

    庄宁轻轻叹了口气:“大龙的爸爸是镇长,从小得瑟惯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冲庄宁笑笑:“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他爸下台,要不是怕惹麻烦,早就动手了!”

    庄宁感激地点了点头。

    说话间文进等人已经从屋子里抬出了一具尸体,尸体已经换好了寿衣,一张脸又青又黑,半透明的肌肤下每一根血管都清晰可见,看上去十分古怪。

    棺材是早就预备好的,就放在灵堂下,尸体直接被放入了棺材,文进忙着点香烧纸,一时间院子里又忙了起来。

    二虎趁机走过来说道:“小宁,最近镇子里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赶紧带着你男朋友先回家吧!免得再惹怒大龙,等这边忙完了我再去找你。”

    庄宁点了点头,和我一起出了文进的家门。

    因为处处被人防备,导致我一点线索都没发现,难免有些失望。庄宁也是忧心忡忡的问道:“你觉得死人的事儿,和山里的古墓有关吗?”

    我冷笑道:“当然有关,你爸他们都进了人家的墓,人家还不找上门来?”

    回到庄家后,庄大叔的情况依旧不乐观,躺在床上和植物人一样。

    庄大婶哭得六神无主,都准备要操办后事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已经和庄宁打过招呼,由她出面跟庄大婶商量商量,把庄大叔从墓里带出来的宝贝让我瞧一眼。

    或许是因为不懂,庄大婶倒是异常的爽快,从床底下拖出了一个脏兮兮的黑色麻袋。

    解开来一看,里面有十几样陪葬品,许多都已经破损,并不值什么钱。不过其中有两枚五铢钱,一看就知道是三国时期的好东西,难不成这深山老林之中还有三国时期的古墓?这要是给盗墓贼知道了还不乐的找不着北?

    庄宁安慰了庄大婶半天,终于抽空走到我面前小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