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二章 黑衣镇的诅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二章 黑衣镇的诅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车子抵达合肥时已经是夜晚了,庄宁想连夜赶回老家,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连续问了几个黑车司机,都不愿意跑进大山里,最后没办法,我们只能在附近的小宾馆对付一晚上。

    当然了,一人一间,我对尹新月那可是守身如玉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包了辆车上路了,车子是破旧的五菱宏光,司机得意洋洋地告诉我,这车到他这已经转了七手,但配置特别好,还安慰我们不用担心。

    能他妈不担心吗?我真怕开着开着轮胎飞出去。

    破车开起来发出轰隆隆的怪声,屁股后面更是不断冒出滚滚浓烟。车程很漫长,后座上的庄宁大概是因为担心父母一夜没睡好,这会儿已经靠着椅背睡着了。

    司机一边抽烟,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闲聊道:“哥们,这是你女朋友吧?”

    我摇摇头:“不是,是老乡,结伴回去而已。”

    司机并不往心里去,点着头道:“你们是不是也接到消息,特意赶回来找宝贝的?”

    宝贝,什么宝贝?

    见我露出一副不解的模样,司机贼兮兮的笑道:“敢情你还不知道啊?前些日子大山里连续下了半个月的暴雨,然后就发大水了。泾县那边灾情最最重,好多坟包子都被大水冲开,原本还愁眉苦脸的老百姓这下可高兴了,都不怕死的进山捡宝贝。我之前想跟着过去占点便宜,结果这些村子盯得可紧了,不是自己村子的人根本就不让上山。对了……”说到这,司机递给我一张皱巴巴的名片:“老弟,这是我的名片。我看你长得实在,想和你做笔买卖。你要是捡到了好宝贝就联系我,我找人帮你卖出去。不是跟你吹,哥认识的都是古董收藏大亨,你只要稍微给我点辛苦费就行了……”

    竟然把生意做到了我的身上?我可是武汉第一的阴物商人啊。

    我接过他的名片,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车子一直开到下午,车窗外又下起了大雨,或许是雨声太大,后座的庄宁也醒了过来。她忧心忡忡地看着窗外问道:“什么时候下这么大的雨了?”

    司机笑眯眯地说道:“这都不算大,你还没见识过前几天的雨呢,就像天漏了一般。”

    他不说还好,一说庄宁就更着急了。

    天色越来越暗,我抹掉车窗上的热气向外望去,只见乌云下隐隐约约有一些村落的模样,庄宁介绍道:“这里就是泾县,再往上走走就到我家了……”

    说是不远,但又开了一个多小时,道路两边都是密密麻麻的大树,有些路段堆满了石头,行驶起来异常的艰难。

    我终于明白别的司机为什么不肯来,只有这个司机一口答应了。他的车太破,怎么开都不心疼!

    虽然是下午,但天色已经暗的快伸手不见五指了。

    快到庄宁老家黑衣镇的时候,这辆破车终于抛锚了。司机一顿臭骂,对着车子又踹又踢,心急的庄宁在和我商量之后,决定冒雨步行去镇子。

    付过车款之后,司机拉着我的手再三说道:“老弟,要是弄到好宝贝,千万记着想着我,价格好说,价格好说!”

    我和庄宁头也不回地走了。

    或许是老天帮忙,大雨小了不少。在庄宁的指引下,我成功来到了黑衣镇,镇前立着一个古老的石头牌坊,从雕刻手法来看应该是清朝时期的建筑,牌坊的最上头刻着‘黑衣镇’三个字。

    庄宁见惯了这些,加快脚步带着我进了镇。

    小镇并不大,只有一条老街,所有的房屋都建在老街的两侧。或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镇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四周也安静的出奇,只有雨滴打在青石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我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只觉得空气中有一股阴森森凉意,这和普通的寒冷不同,仿佛有一股极其强大的阴气藏在其中。

    这股阴气让我为之一愣,但很快就被兴奋所取代。

    这要是把它收拾了,得积累多大的阴德啊?

    我兴冲冲地跟上了庄宁的脚步。

    庄宁的家住在黑衣镇的最里头,是那种破旧的土房子,庄宁想都没想就推门走了进去,院子里没有人,庄宁试探着叫了两声,一个苍老消瘦的女人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她眯着眼睛打量了好半天,才认出庄宁,哭着跑了出来:“小宁,是……是你吗?你怎么回来了。”

    庄宁急的脸色雪白:“我接到你和爸爸的信,上面也没说清楚,我心里惦记,就赶紧请假回来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听了庄宁的话,庄大婶紧紧抓着她的手哭泣道:“小宁,你……你爸爸怕是要不行了。”

    “什么?”庄宁吓得脸色一白:“你别着急,把话说清楚。”

    庄大婶只知道哭,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冲庄宁使了个眼色,她虽然慌乱,却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带着我冲进了屋子。

    屋子里非常潮湿,也没有电灯。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件落满灰尘的家具,角落里的床上躺着一个浑身湿淋淋的男人。

    庄宁只看了一眼,就尖叫起来:“爸,爸!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我是小宁,我回来了!”

    男人一动不动,像是没有意识的活死人。

    庄宁伸出手想要探探男人的体温,手掌刚刚触碰到男人的额头就立刻缩了回来。一脸惊恐的回头看着我说道:“张先生,我爸爸好像有点儿奇怪……”

    我凑到旁边仔细观察,发现庄宁的父亲脸色呈现出一种古怪的灰色,从头到脚都湿漉漉的,像是刚刚淋了场雨。

    我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触手一阵冰凉,就好像被冰块包裹住了一样。

    我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情况?

    庄大婶哭着走了进来:“小宁,你爸爸要是没了,咱们家就倒了,以后可怎么过日子呀。”

    庄宁被她哭得心烦,怒道:“妈,爸爸既然生了这么严重的病,你怎么不送他去医院?这样躺在家里有什么用。”

    庄大婶听完之后连连摇头道:“你爸不是生了病,他是受到了诅咒,恶鬼的诅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