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一九章 爱的武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九章 爱的武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去你的。”我和李麻子一路打打闹闹的来到了棺材前。

    鬼哭灵芝散发着淡淡的红色光芒,红色光芒的外边又有着一点点白色的光圈。

    我不敢逗留,连忙拿起黑布袋朝鬼哭灵芝罩了下去。

    正当我要罩下去的时候,突然发现鬼婴坐在了棺材中央!

    这鬼婴冷不丁地出现在我眼前,吓了我一大跳,黑布袋也失手掉进了坟坑里,不见踪影。

    鬼婴虽然形体很小,修为也不高,但它的速度奇快,像只猴子一样,一眨眼的功夫就跳到了我的身上,一口咬住我胸前的一点,咂巴咂巴地吸了起来。

    我感觉我的胸要被咬炸一样,真特么的疼,同时,我感觉身体内有两股气流一点一点地流逝。

    我刚想拿出一把朱砂打退这孙子!

    突然夜幕里窜出一道人影,猛地把我从棺材上推了下来。就着一点点星光,我惊讶地发现那道人影居然是尹新月。

    “老婆。”我挣扎着爬了起来,可是,尹新月已经被鬼婴咬住了前胸,星光下尹新月那张美丽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整张脸因为疼痛而扭曲了。

    “李麻子,快用朱砂。”我一边奋力的爬出坟堆,一边叫道。

    李麻子‘哦哦’地答应着,一刹那的功夫,空气中充分了刺鼻的朱砂粉的味道。有些粉末飘到鼻子里,直呛得人痒痒。

    我大骂一声猪,李麻子把朱砂都洒在空中了,一丁点也没沾到鬼婴的边。

    我急忙跳出坟堆,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救出尹新月。再被那个小志吸两口,估计尹新月就要成人干了,到时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

    眼看着尹新月就要被鬼婴拖入棺材里,我腾起一片杀心掏出了上等灵符!

    尹新月扭着头哭着对我喊道:“老公,不要管我了。记得告诉凡凡,妈妈永远爱他。”

    说来也奇怪,尹新月这句话一出口,鬼婴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换掉了吓人的鬼相,露出可爱的婴儿模样,一头扑进尹新月的怀里,不停地咿咿呀呀。

    它的嘴里还发出了类似叫‘亲亲’的声音。

    我突然明白了,这鬼婴肯定是听到了那句‘妈妈永远爱他’的话,把尹新月当做自己妈妈了。

    有科学研究表明,婴儿在母亲的子宫里时,就会对外界产生感知。婴儿虽口不能言,但却能听懂分辩一些简单的词语,比如“妈妈”和“爸爸”。

    尹新月一看鬼婴那么可爱的模样,母爱爆棚,早已把鬼婴咬她胸口的事忘掉了,也忘了鬼婴的恐怖。

    只见尹新月轻轻应了一声,温柔地伸出双手抱住了鬼婴。然后将鬼婴轻柔地搂在怀里轻轻地摇晃着,那模样好像在哄自己的儿子睡觉一样。

    一道淡淡的白色影子飘了过来,是那个女鬼。

    女鬼告诉我,因为鬼婴的家人在它的坟中布下了拘魂阵,损了鬼婴的阴德,致使鬼婴不能去地府报道投胎了……

    因此,女鬼建议尹新月不如收鬼婴当儿子?将鬼婴带在身边,等以后帮它修满了阴德,再送它去投胎。

    我一听有点为难,尹新月认个儿子不错,多个儿子孝顺她,我也挺开心的。但是,这次可是个鬼啊,一般人能接受得了吗?

    我担心地看向尹新月。

    尹新月的眼里闪耀着母爱的光辉,她转头对我说道:“老公,我愿意收它当儿子!你看他挺可爱的。”

    我点了点头,心想凡凡因为安全问题不得已送到了江北张家,这下倒好,倒要抚养一个鬼婴了。

    也许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吧!

    鬼婴似乎听懂了一样,高兴地咯咯地笑了起来,围绕在它身边的黑色怨气瞬时淡化了许多。

    能化解怨气的不只有道法,还有爱!爱是人类最强大的武器,可以消灭一切罪恶,消灭一切仇恨。

    鬼婴的魂魄离开了棺木,一直偎依在尹新月的怀里,咿咿呀呀的,可爱极了。

    我与李麻子一起跳下坟墓,找到掉下去的黑布袋,套起鬼哭灵芝一起走了。

    第二天,我们三人退了房,开车返回武汉。

    一路上,李麻子拿着装有鬼哭灵芝的黑布袋,东瞧瞧西瞧瞧:“张家小哥,这下我们可出大名了。坐缸肉身佛、百年僵尸牙、鬼哭灵芝都被我们找到了,你说牛不牛,你说牛不牛,嘿嘿!”

    我笑了笑,没说话,名气越大危险越大,无形中的敌人也就越来越多。

    但我知道现在的我挺幸福的,尹新月坐在后座上睡着了,手臂里好像搂着个小娃娃,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等我们从腾龙镇回到武汉,王老爷子的电话又来了……

    他问我鬼哭灵芝是否到手?我告诉他已经带回来了。

    王老爷子在电话里长舒一口气,并许诺以后王家肯定会跟我共进退,只要有用得上王家的地方,一句话就成。

    刘书记听到消息,立马派了一辆车牌号为00001的车来接我们!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坐缸肉身佛、百年僵尸牙和鬼哭灵芝赶往刘书记家,我本以为会见到比腾龙镇何家别墅更豪华的房子,却意外地发现,刘书记家是在一幢老旧的干部楼里,连门窗都生锈了,镶嵌了几块玻璃。

    刘书记的家中聚满了人,一个皮肤蜡黄、满头花白头发的老太太躺在床上,微弱的"shen yin"声仿佛在告诉人们她还活着。

    不用说,这位老太太肯定就是刘书记的母亲了。

    刘书记的母亲年纪大了,加上各种疾病,早已出气多进气少。我走上前,发现老人家床的两侧有两道阴冷的气息。

    这是勾魂的阴差,专等着老人咽气,勾老人的魂魄前往酆都鬼城。

    刘书记一见我来了,激动地握住我的双手:“张老板,张老板。我……我母亲……”

    平常在电视上指点江山的省委刘书记此刻竟然结巴了,紧张地满手都是汗,双眼红红的。

    我反手拍了拍刘书记的手背,让他安心,此刻王老爷子和王熏儿也赶来了。

    王老爷子一看到我,就说道:“九麟,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开口。”

    我摇了摇头:“暂时不需要了。”

    说完,我将坐缸肉身佛摆在了老太太的床尾,鬼哭灵芝放在了老太太的枕边,百年僵尸牙则挂在了老太太的脖子上。

    说来也真是神奇,三件阴物刚刚摆好,老太太的脸色立马就变的红润了,原本紧闭的双眼也跟着睁开了。

    两道阴冷的气息从我身边飘向了门外。

    老太太用手指了指刘书记,刘书记连忙跪在床边,握着老太太的手,泣不成声。

    我告诉刘书记,这三件阴物最多可以延续老太太一个月的寿命,一个月后,也就是老太太生日那天我再来取走这三件阴物。

    一个月后,我如约来到了刘书记家。

    一个插满了生日蜡烛的蛋糕摆放在老太太的床前,只见老太太躺在床上,一张脸逐渐变得苍白。她用干枯的手抚摸着刘书记的头,慈爱的说道:“娃儿啊,做人可得凭良心,你得好好当官!可不能坑老百姓,拿不该拿的东西。人在做,天在看,这样我也能放心去跟你的红军老爹团聚了……”

    刘书记顿时满脸通红,他哽咽着将头埋进了老太太的怀里,呜哩哇啦地哭了起来。

    老太太微笑着吹灭了生日蜡烛,时间过得很快,墙上挂钟的指针很快就指向了十二点。

    十二点钟声一响起,刚才还好好的老太太,突然间就闭上了双眼,吐尽最后一口气。

    我感觉到一股阴风从我身边刮过,向门外飘去。

    刘书记颤抖着用手探了探老太太的鼻息,当手指挨到老太太鼻下的那一瞬间,刘书记的瞳孔不敢置信地放大,两行滚烫的热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在地板上,发出令人心酸的滴答滴答声。

    “妈呀,我的妈呀!”刘书记扑在老太太的遗体上放声大哭,听的我不禁为之动容。

    我正想退出房间,却被刘书记一把抓住:“张老板,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妈,要多少钱都行,要我的命都行,只要……只要你能救活她。张老板,我给你磕头了。”

    我叹息着将刘书记扶起来,摇了摇头道:“刘书记,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办不到啊!生死自有天命,能拖个一时半刻,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

    这种母子分离的场面,让我不禁想起了一首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我不忍再听刘书记的哭诉,默默的和李麻子将三件阴物带回了古董店。

    数月后,当我在电视里看见刘书记冒着大雨,亲自为贫困老人送慰问金,大米的画面,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人性是多面的,刘书记终于开始朝一个好官努力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