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零九章 鬼哭灵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零九章 鬼哭灵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回到古董店,尹新月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的菜。

    我不禁感叹还是有老婆好啊!吃完了饭,我躺在沙发上剔着牙,想起了找鬼哭灵芝的事。

    孕育鬼哭灵芝的本体是活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鬼婴,要想找到鬼哭灵芝,自然是得先找到活了七七四十九天就去世的婴儿坟墓,这正是让我犯难的地方!

    老风俗里,像这种夭折的婴儿都是草草火化了事,极少有人家会将夭折的婴儿入棺厚葬,更别提还得机缘巧合,让棺木上长出鬼哭灵芝了,光想想就够头痛的。

    我揉了揉有点疼的脑仁,唉,不想了,想多了也没用。干脆从沙发上跳起来,搂着亲爱的老婆共度春宵去了……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李麻子就咚咚地敲起了古董店的大门,我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不耐烦地问道:“那么用力,把门敲破了你赔吗?”

    我有点生气地拉开了店门,李麻子兴高采烈地冲了进来,拦都拦不住。

    一进门,李麻子就唠唠叨叨地说起了自己在夏老师面前提獠牙大将军的故事,让夏老师崇拜的五体投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痴痴地看着情郎。

    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敢情你一大早来我家,就为了炫耀你和夏老师一起渡过的美好夜晚?”

    李麻子的老脸瞬间红了,他不好意思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哼了一声,没再搭理他。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终于清醒了。

    李麻子在外面不住的叫我,我连忙冲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小声点,同时用手指了指卧室的门。尹新月还在睡呢,我可不想吵醒她。

    李麻子会意,冲我点了点头,然后轻手轻脚地来到我身边,小声问我什么时候去找鬼哭灵芝?

    我惊讶地打量了一眼李麻子,这货什么时候如此勤快了?居然主动提出去找阴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李麻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夏老师特喜欢听他讲找阴物的故事,昨晚獠牙大将军的故事都被他说完了,现在他肚子里已经没有故事,只能期盼再去找鬼哭灵芝,然后再把故事说给他亲爱的夏老师听。

    听了李麻子的理由,我差点被漱口水噎死。敢情这哥们这次是玩真的,拿生命在演绎追爱记啊!

    看着李麻子那老脸含羞带娇的模样,我不得不感叹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一想起鬼哭灵芝的事,我又觉得有点郁闷了。

    上哪去找七七四十九天婴儿的坟墓?我和李麻子边吃早饭边打电话,结果电话薄里的电话从a打到z也没找到一丝线索。

    这么折腾下来,已经又过了一天,我和李麻子用尽所有人脉都没有收获,不禁有点灰心了。

    我无力地靠在沙发上,有点想放弃,唉,有时候真觉得心好累!

    李麻子说要不我们去乡下挨个挖坟看吧?

    一听这话,我立马给了他一脚骂道:“主意还能再馊点不?”

    李麻子顿时没吱声了。

    突然,李麻子一拍大腿道:“我知道去哪找了。”

    “你啊,尽……”我话还没说完,李麻子接着说道:“去火葬场啊,老周那边肯定有消息。”

    我听完内心狂喜,指着李麻子的手颤抖了几下:“你啊,最近越来越聪明了……”

    李麻子回了我一个得意的表情。

    我俩一溜烟地下了楼,取车,发动一气呵成,直奔火葬场去了。

    一到火葬场,李麻子就迫不及待地去找老周。老周是李麻子发展起来的人脉,因为在机关内的原因,老周总能搞到一些别人搞不到的东西。

    做阴物商人这行,免不了要和火葬场的人打交道。

    我们满怀希望而来,谁知道老周却两手一摊说没有,我和李麻子顿时丧气了。

    老周建议我们去医院那片后山找找,或许那里有。

    我摇了摇头,医院后山我是知道的,那里是医院处理弃婴的地方,出生就夭折的婴儿、打胎的婴儿尸体都用一个塑料袋装着当废弃物丢在了后山。那里的婴儿尸体不符合鬼哭灵芝生长的条件,所以,那里肯定没有。

    我和李麻子失望地走出了火葬场,刚到车子停放的位置,李麻子摸了摸兜,‘咦’了一声,说车钥匙找不到了。

    我提醒他想想刚刚去哪了,是不是丢在了什么地方?

    李麻子想了半天,一拍脑袋说想起来了,车钥匙丢在老周的办公室了。

    他说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回老周那里拿钥匙。”

    我一看夜色已经降临,火葬场周围的孤魂野鬼也该出来了。虽然我不害怕,但一个待在这里,难免有点发怵,连忙跟上李麻子,和他一起去取车钥匙。

    我们还没到老周办公室前,就听到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争吵声时高时低,像是吵架,又像是在祈求。

    人都有好奇心嘛!我和李麻子对视一眼,李麻子用手做了个轻轻走路的动作。

    我立马会意,尽量放低脚步声,慢慢地走到老周办公室门前,耳朵贴在门上,仔细聆听着里面的动静。

    “厂长,你可别冤枉我,我哪里能收那么多钱?”这是老周的声音。

    看老周的语气,和他发生争执的应该是火葬场的厂长。

    “我不管。”办公室里传来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你把一个婴儿的尸体给偷偷弄走了,严重违反了国家法律,家属给的红包你肯定没少收吧?”

    老周好像急了:“厂长,我真没有。”

    “别装蒜!老周,咱俩是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厂长冷哼了一声。

    接着办公室里传来一阵沉默。

    怕被人发现,我和李麻子也不敢继续听下去了。我指了指旁边的卫生间,李麻子会意,我俩立马躲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味道实在太难闻了,敢情这机关的人都不打扫厕所吗?我捂着鼻子,丢了根烟给李麻子。

    李麻子吐出一口烟圈道:“看来这老周有事在瞒着我们。这老东西也太不够意思了,平常咱给他的好处费可不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