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零八章 T恤男的新造型(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零八章 T恤男的新造型(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的直升机还未降落在武汉的停机坪,王老爷子便迫不及待地来见我。

    王老爷子似乎非常焦急,我一下飞机,他就一路小跑着来到我面前,焦急的问道:“九麟,东西都到手了吗?”

    “还差最后一样!鬼哭灵芝。”对于王老爷子的焦急,我有些不大理解。

    虽说省委刘书记是王家的保护伞,可是商人与政客之间不过是利聚而来,利尽而散罢了。对于刘书记交待的事,王老爷子又出钱又出力的,我觉得已经仁至义尽了,但是看王老爷子的反应似乎有点过了……

    王老爷子带着一辆奔驰防弹车来接我们,看到车的那一刻,我和李麻子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哇塞!这么豪华的车,连我都不舍得买,那报价至少得七百万美刀以上。

    看来,王家的财力可真不是盖的,趁大家不注意,我冲李麻子暗暗点头。

    当车缓缓开出机场时,王老爷子突然沉声问道:“九麟,如果只用坐缸肉身佛与僵尸牙,能不能一样达到延长寿命的效果?”

    我非常坚定地摇了摇头,说不可能。

    要想延命,必须集齐三大阴物,缺一不可!这次时间仓促,用百年僵尸牙代替千年的,已是勉强而为之了,但鬼哭灵芝必须正宗,而且要婴儿棺木上结出的灵芝才行!最关键的是,婴儿的岁数必须得七七四十九天,多活一天或者少活一天都没有用。

    我耐心向王老爷子解释了一下原因,三件阴物集齐便是延命增寿的无上法宝,可如果缺了一件,反而成了祸害。

    王老爷子也是明白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听了我说的话,他点了一根雪茄,愁眉紧锁。

    李麻子心直口快,对王老爷子说道:“王老爷子,我看你也别那么着急上火了。刘书记倒了,再找一个李书记、周书记什么的,不就得了?”

    王老爷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年轻人哪能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刘书记倒不倒,说实在的,我并不是很看重,只不过……”

    说到这,王老爷子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说。

    半晌,他清咳了一声道:“这人在江湖飘,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信’字,倘若我王家这次失信于刘书记,那么省里其他领导也会看不上王家。到时候,我王家想再找一个可靠的保护伞,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不禁对王老爷子竖起了大拇指,这就是商场老狐狸的睿智!

    王老爷子的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和我那当了阴差的爷爷有得一拼。我想以后得多请教请教王老爷子,在江湖上闯荡,不仅要有一身过硬的本领,更要有洞察人心的能力。

    王老爷子的奔驰座驾先送我和尹新月回了家。

    到古董店刚开门,电话就响了!

    我一看是t恤男打来的,非常高兴,正想约他今晚喝两杯,以表谢意,如果不是他告诉我僵尸牙和白老板的事,恐怕我找一辈子也找不到。

    谁知t恤男那边居然传来一阵哐啷哐啷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他被什么东西在追一样。

    我喂了好几声,t恤男才应道:“张九麟,快来把你家的小狐狸领走,限你一个小时内赶到,再晚一点,我就把它的皮剥了,烤狐狸肉供奉给祖师爷。”

    t恤男报了个地址给我,我放下电话一愣一愣的。

    t恤男虽然冷酷,但一直都是热肠,怎么今天变得这么不耐烦了?

    我匆匆忙忙地赶到t恤男说的地方,那是武汉市最好的一家酒店,就在黄鹤楼对面,环境很好,院子里种了很多奇花异草。

    t恤男住在这家酒店最好的总统套房内。

    大堂服务员领着我走过富丽堂皇的走廊,我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价格牌,我滴个神啊,总统套房一晚就要一万八元,这是什么房间,金子打造的吗?

    话说t桖男真是有钱,每次看他都穿着一件熊本熊t恤,非常朴素,但回回出手却很大方。

    来到总统套房门口,我笑着对那个带路的服务员说了声谢谢。

    服务员神色怪异地冲我扯了一个笑容,好像不准备走一样。

    我就纳闷了,你任务都完成了,怎么还不走?难不成你还要站这儿等我出来?这服务也忒好了。

    我连忙冲她摆摆手,让她不用站门口等我了。

    我话一出口,那个服务员的神色更怪异了,看我的眼神跟看外星人似的。她的手漫不经意地放在面前扇了扇风,拇指和食指捏起,做了个点钱的动作。

    我恍然大悟,哦,明白了,这是要小费呢!

    我眉头一皱,挥了挥手说没有,那服务员瞪了我一眼,这才扭着屁股离开。

    我按响了门铃,过了好久,t血男终于开门了。

    我挂上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但在看到t恤男的那一刻,我的笑容瞬间冻结在脸上,嘴巴不由自主地张成了o型。

    眼前这个人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冷酷的t恤男吗?只见他英俊白皙的脸庞像调色板一样,涂满了五颜六色的唇彩,更可笑的是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刘海被剪了一半。

    看着他这幅模样,我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大笑起来。

    我指着t恤男的脸问他怎么回事?他一脸不耐烦地说都是尾玉闹的。

    一个窈窕的身影扑向我的怀里,顿时温香暖玉满怀,弄得我心猿意马的。幸好我定力够强,把持住了。

    是尾玉!我拍了拍她的背,十来天没见,小家伙恢复的不错,瞳孔的颜色也比以前更深了,这表示尾玉的灵力更上一层楼了。

    看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t恤男一直在照顾它。

    t恤男是有洁癖的,他用纸巾厌恶的擦着脸上的唇彩,不耐烦地叫我赶紧把尾玉带走。我宠溺地拍了拍尾玉的小脑袋,尾玉一听要和我回去,高兴极了,立马化成一缕轻烟钻进了冰玉葫芦里。

    我正要约t恤男出去喝两杯,谁知t恤男说有生意不去了,我只能遗憾告别。

    {ps:祝《阴间商人》读者紫苏生日快乐,特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