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九一章 月光下的黑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九一章 月光下的黑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木屋的门开了,一位戴着破旧渔夫帽子的老人走了出来,他的背驼的很厉害,差点弯成了九十度,好像折纸一样,上半身与下半身对折成一块。

    “老人家,打扰了!我们是来登山的游客,您看看天色已晚,能不能收留我们住下来?”白老板不愧是精明人,我本来还想提醒他不要暴露我们的身份,结果根本不用我操心。

    老人有点耳背,白老板说了好几遍他才听清楚,当下点点头,请我们进去随便住。

    小木屋内凌乱地堆着很多日用品和木柴,整间房子里只有一个大炕,炕上摆着一张小圆桌,桌子上还有半瓶二锅头、一个酒杯和一小碟花生米。看来,老人家正在喝酒。

    “对不住啊,地方太小了,今天晚上你们三就和老头子我挤一挤吧!”老人颤颤巍巍的说道,说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我一看屋里也没什么能吃的东西,只好向老人家讨了点开水,泡了三桶方便面,就着一包火腿肠,我们三人就把一顿晚饭给打发了。

    简单地吃过晚饭后,我们相继躺在了炕上。躺下不到几秒钟,老人已经打起了呼噜,那呼噜声好像要把整间小木屋给震塌了一样。

    我和李麻子,白老板都被这呼噜声吵得睡不着,三个人六只眼睛盯着天花板看。

    李麻子小声地问我:“张家小哥,初一有没有告诉你僵尸牙在什么地方……”李麻子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捂住了嘴巴。

    我紧张的瞄了眼正在熟睡的老人,多年的阴物生意不仅磨练了我的本领,更让我学会了任何时候都得小心谨慎!

    虽然这老人是个耳背,但也可能是扮猪吃虎的主儿。

    我突然对着老人躺的方向大声咳嗽了一下,还故意提高嗓门说道:“唉,你们看这地儿真美,我都不想回去了。”

    我说完留意着老人的一举一动,发现老人好像真的睡熟了,连呼噜声都没停一下。这才放心的对李麻子道:“傍晚进村的时候,我就发现这地方有点古怪,但具体古怪在哪里又说不出来!直到上了巴尔虎山,我才发现问题的关键所在。”

    “别磨叽,你倒是说啊!”李麻子猴急猴急地问我。

    白老板听见我们说话,也默默把耳朵凑了过来。

    我告诉他们,这个村子里的古怪就在于阴阳二气不平衡。自古以来,村子的选址最讲究风水,一般都选在山眼水源之处。

    选山眼是因为寓意着人丁兴旺,选水源是寓意着财源滚滚。

    公主陵村依靠巴尔虎山而建,村前又有河流经过,是正儿八经的风水宝地,照理说这种风水宝地阴阳二气是平衡的。

    但是我一进村就觉得阴风阵阵,阴气大于阳气,明显是有怨气极强的阴物影响了这片区域。之后我发现那阴风就是从巴尔虎山吹下来的,所以我才会选择在这座小木屋住下!

    李麻子听完,轻轻哦了一声:“那这么说,我们要找的千年僵尸牙很有可能就在山上。”

    我点了点头说是。

    李麻子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一般,使劲地摇晃着我的胳膊:“张家小哥,那你的意思是,这附近有僵尸出没……”

    我被他弄得烦躁,一脚把他踹得躺了下去:“废话,成天一惊一乍的,赶紧睡觉吧!”

    李麻子则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这也太危险了吧?僵尸啊!电影里的僵尸都会吸人血的。”

    我的睡意彻底没了,没好气的将李麻子推向一边:“不靠近僵尸,怎么得到僵尸牙?再说了,哪次找阴物不危险。”

    “张大掌柜说得对。”一直没吭声的白老板突然说道:“俗话说富贵险中求,要想找到宝贝,当然要冒一定的风险。”

    李麻子听见白老板这样说,就没再吱声了,直挺挺地躺了下来。啧啧,那怂样,有时我真不想说我认识他。

    我躺在炕上,透过屋顶的缝隙发现圆圆的月亮已经挂在了半空之中。当下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手机屏幕上显示是夜晚十一点半。

    此时正是子时,也是一天当中阴气最盛的时间段,很多阴物都会在这个时间段苏醒。

    山风透过门缝吹了进来,有点凉飕飕的感觉。老人家还是一如既往地打着呼噜,李麻子、白老板也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我也渐渐打起了瞌睡,眼皮像灌了铅一样,睁都睁不开。

    一闭上眼,我就看见了尹新月穿着一袭睡衣坐在我面前。虽然都老夫老妻了,但每次见到尹新月,我还是觉得心跳加剧,控制不住地想流口水。

    睡梦中,我与尹新月做着不可描述的事。

    我还时不时地用手擦着嘴角的口水,迷迷糊糊中,我好像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嘴角上也传来粘稠的感觉。

    是血!

    我一下子吓得坐了起来,慌忙打开手电筒,发现自己满手都是血浆。

    我下意识地拿着手电筒往脸上照去。

    突然,李麻子大叫一声:“鬼啊!”,白老板也被吓得坐了起来。

    我好奇地看了看周围,虽然屋子里很黑,但并没有鬼影啊,李麻子是做噩梦了吧?

    就在这时,白老板已经爬下炕点燃了煤油灯。

    等屋子里一片透亮,李麻子颤抖地指着我的嘴角说道:“张家小哥,你……你……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我用手抹了一把脸,发现脸上全是血。

    我看了看手电筒,又看了看手上的血迹。不禁哑然,怪不得刚才李麻子喊见鬼了,呵呵,就算再胆大的人,如果大半夜的看见一个满脸是血的人拿着手电筒往自己脸上照,不吓着才怪呢。

    我正好奇自己脸上的血迹是从哪儿来的,滴答一声,一滴血溅在了我脑门上。

    我抬起头朝房顶望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我一大跳,房顶上迷迷糊糊的好像蹲着一个人!

    我拿着手电筒在下面照着,白老板和李麻子第一时间就顺着梯子爬上房梁。

    李麻子用棍子戳了戳那个蹲着的黑影,但那黑影好像被点了穴一样,一动也不动。

    白老板大声呵斥道:“喂,你是谁?干嘛大半夜的躲在这里做什么?”黑影依旧没有搭话。

    屋外,偶而只有阴冷的山风吹过,带起树叶沙沙的声音。

    李麻子见黑影还没回话,大骂一声“操”,一棍子朝着黑影的后背就抽了下去。

    这记重重的闷棍下去,估计哪怕对方是个魁梧大汉也够喝一壶了!

    黑影这次有了动静,只见他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月亮抬起了头。

    我站在下边,就着月光看清了黑影的半边脸。

    但在看到那半边脸的一瞬间,一股尿意直冲我的裤裆,我本能地夹紧了双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