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八九章 T恤男来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八九章 T恤男来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看了看酒店房间的布局,让李麻子搭把手,帮我将坐缸肉身佛搬到了房间的正中央。

    没带香炉,我就以一个干净的纸杯代替,恭恭敬敬地上了三柱香。三柱香点燃之后,房间里顿时温暖了许多,我知道这代表坐缸肉身佛接受我的供奉了!

    这个社会,哪家酒店没几个孤魂野鬼?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人觉得走进酒店后会觉得冷的原因。

    有一尊坐缸肉身佛在这儿,自然大多数小鬼都回避了。

    我舒服的躺在了椅子上,悠哉游哉的用眼神撇了撇桌上的茶杯。

    李麻子十分默契地跑了过来:“得嘞,小的这就端茶送水伺候,保证让大爷您舒舒服服的。”

    李麻子倒了两杯茶,坐在一旁开始听我讲这三件阴物如何延续人的寿命?

    王薰儿和尹新月也饶有兴味的听着。

    我清了清嗓子解释道,人的生老病死确实是上天注定的,生时留在阳间,死时去酆都鬼城报道。

    阴差拘魂靠的是这个人身上有没有阳气,来判断他有没有死?哪怕还剩下一丝阳气都不能拘。

    要想续命,就必须拖住阴差拘魂的时间,或者扰乱阴差的视线。

    像民间就有一种做法,在人离世之前,会在房间里撒满纸钱,这些纸钱就是用来买通阴差的。

    坐缸肉身佛阳气旺盛,有它在,一般的阴差不敢轻易靠近。千年僵尸牙又有着能量巨大的怨气,可以让阴差误以为要拘的魂在牙里。

    而鬼哭灵芝虽然名字听起来可怕,但其实却是上品的滋补之物,只不过这种滋补之物不需要熬汤口服,只需摆放在床头便可起到滋补身体的功效。其原理大概就和哮喘病人用的气雾剂差不多,病情发作时吸一口气就可以了。

    李麻子叹了一口气,说这三样东西太难找了,还有一个多月金主就要用。

    我们现在才找到其中一样,剩下的千年僵尸牙、鬼哭灵芝却连一丁点的线索都没有。

    我点了点头,是啊,这三样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能找到坐缸肉身佛已是大大的幸运了,另外两样……

    想到这儿,我的头有点大,很后悔当初接下这笔生意。

    李麻子问王薰儿有没有这方面的线索,她摇了摇头,说王家用尽了所有的人脉,也只找到坐缸肉身佛的位置,至于千年僵尸牙、鬼哭灵芝实在是很少出现在人间。

    说完,我们三人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我和李麻子一根烟接一根烟地抽着,房间内充满了呛人的烟雾,王薰儿和尹新月使劲挥了挥手,捂着口鼻说受不了我们,要下去透透气。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和李麻子大笑出声,有点回到中学时故意捉弄女同学的时光。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拿出电话一看来电显示,高兴的浑身一震,这竟然是t恤男的电话。

    “喂。”我连忙按下通话键。

    t恤男的声音一如以往的冷酷,他一句废话也没有,在电话里直接告诉我,千年僵尸牙是没有了,但在辽宁省法库县的公主陵有一对百年僵尸牙,效果都差不多。还交代我一定要带上白老板,这个人有大用。

    放下电话,我一下子来了劲,浑身充满了力量!

    t恤男给我的消息从来都是准确无比,他既然说有,就一定会有。

    只是我不大明白,为什么t恤男要我一定带上白老板?虽然猜不透t恤男的心思,但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我立马打了个电话给白老板,白老板也非常讲义气,二话不说,立马答应动身赶来酒店与我们会合。

    辽宁省离福建省有两千四百多公里,哪怕坐飞机也要四个半小时,更何况路上还要转车?我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口比出土文物还珍贵的坐缸肉身佛,心想是没办法将它带上飞机来了。

    思考了一会儿,我便有了个主意。我给王熏儿打了通电话,告诉她我已经有了千年僵尸牙的消息,准备动身去拿千年僵尸牙,但带着坐缸肉身佛不方便。

    因此,请她和尹新月一起带着坐缸肉身佛先回武汉。

    王薰儿对我的话言听计从,电话里还嘱咐我要小心。我虽然很感动,但也只能装作没听到,不回应。

    就像李麻子说的那样,既然不能给人家全部的爱,那就别回应,不然会给对方带来更大的伤害。

    我上网查了下去辽宁省的飞机,发现只有福州才有航班。

    为了节省时间,我立马打了电话给白老板,请他来福州机场与我们会合。我和李麻子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火速办理了退房手续,拿着行李就往车站狂奔。

    等到了福州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白老板还没到,我和李麻子连忙去售票处买机票。售票员却告诉我们,第二天早上八点飞往辽宁的机票已经全部卖空,只能买后天早上的。

    我和李麻子傻了眼,什么时候国内航班的机票这么抢手,不年不节的,怎么就卖光了?

    我印象中中国只有火车才会这么火爆,敢情中国人都有钱了,都不坐火车改坐飞机了?

    那也得给小爷留个位子啊,去尼玛的大西瓜!

    我和李麻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能坐在候机室里像个木头人一样等着。

    等待是最大的煎熬,尤其是当你知道前面有宝贝等着你去探索,而你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在那干坐着,那种感觉简直可以用抓心挠肝来形容。

    白老板赶来的时候,我告诉他没票了,我们三人只能拖着行李灰溜溜的离开机场,准备在附近找个酒店将就一下。

    结果转了一圈都没找到,肚子又饿得咕咕叫,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郁闷至极。

    此时,我的电话铃声响了。

    我打开电话一看,又是王熏儿,不禁有点厌烦,这个小丫头是不是不懂男人的拒绝啊?非得当她面挑明了她才明白吗?

    心情烦燥的我,接电话的口气很不好,只是冷淡的道:“喂,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王熏儿愣了好一会儿,才用悲伤的语调弱弱的说道:“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们到没到福州?”

    听见王熏儿那可怜兮兮的声音,我的心又软了下来,连忙缓和了下:“多谢妹子关心,我们已经到机场了,只是明天的机票已卖完,恐怕得多耽误两天才能去辽宁。”

    王熏儿虽然是个成年女性,但毕竟是个没经过风霜的大小姐。

    她听我口气缓和了,在电话那头立马欢呼雀跃起来,叽叽喳喳地说道:“张大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搞到明天的机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