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八六章 南北佛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八六章 南北佛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先把黑狗血、公鸡冠子、盐和锅底灰混在一起,涂抹在了槐树桩上。这些东西里面都蕴含着大量的阳气,刹那间,槐树桩的表面就如同水蒸气散发一般,释放出了滚滚白烟。

    我趁机拔出斩鬼神双刀,用尽全身的力量劈向了槐树桩,这次双刀过处再无阻碍,很顺利的就将槐树桩彻底斩断!

    我轻轻拨开下面的泥土,一口年代久远的大缸顿时露了出来,这大缸是用陶土烧制而成,通体黝黑。

    我大喜过望,心想这回可算是找到了!

    不错,那正是无言法师用来存放遗体的坐缸。

    李麻子帮忙用铲子将整个缸体挖出来,一边挖一边好奇的问道:“正常人死后都是躺在棺材里的,这老和尚怎么会选择坐在缸里?死了也要打坐,不嫌累得慌。”

    我弹了下李麻子的脑门:“大师面前,别乱说话。”

    然后,我向李麻子仔细解释了坐缸肉身佛的来历。

    相传,禅宗祖师有两个徒弟,一个叫做弘忍,一个叫做慧能。这两个徒弟都深得真传,但在研究佛理上却产生了分歧,于是禅宗祖师便命他们俩一个去南方传播佛教,一个去北方传播佛教。

    从此后,佛教分为南、北两派。我们常说的南少林、北少林就是这么来的。

    北派佛教讲究火化,以高僧死后是否能烧出舍利子来鉴定是否成佛?

    南派佛教则讲究坐缸,南派的高僧们在圆寂前都会少吃少喝三个月,最后一个礼拜甚至一粒米一口水都不能下肚,等他们死后就会被放入大缸,深埋地下三年,待三年后肉身不腐那就是成佛了。

    听完我的解释,李麻子和白老板摇了摇头,白老板感慨道:“有信仰的人对自己真狠,绝食等死的事情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李麻子非常简单粗暴地总结了一句:“这么说,这个老和尚是饿死的喽!”

    我翻了翻白眼,懒得再跟他废话。

    坐缸肉身佛被挖出来之后,李麻用手电筒随意晃了几下,土壤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反射出白光。

    我让李麻子再仔细照一下,顿时一条白森森的细长骨架呈现在我们眼前。

    我立即猜测到那只蛇妖。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当我们将骨架上的泥土清理干净后,发现这的确是一截蛇类的骨骼。

    “唉,不对啊!”李麻子突然大叫:“张家小哥,弟妹怎么办?”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只要把这里的事解决了,新月自然会回来的。我说的对吧,无言法师?”说完,我屈起五个手指敲了敲缸。

    缸里传来一声空灵的佛号,那声音仿佛在回答我的问题。

    李麻子这才放心,用绳索捆绑好大缸之后,按照我的吩咐将那条蛇骨就地掩埋,他边铲着泥土边可惜道:“这种妖怪的骨头,值不少钱呢!可惜不能带走,不然我们就能发笔小财了。”

    李麻子歇了一会儿,头也不回的问道:“你们说是不是?”

    但我们都没回答他,因为此刻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群拿着斧头、柴刀、菜刀和火把的村民。

    与昨天下午的情形一样,在村长的带领下,一群村民拿着各样武器与我们对峙。

    但与昨天下午不同的是,昨天下午的村民眼里充满了恐惧与不安,当时他们害怕的是破坏风水石给村子带来灾难,但是此刻,这些村民的眼里满是贪婪。

    村民们都不是傻子,这些年来收东西的古董商人不少,他们都知道这坐缸肉身佛很值钱。

    李麻子见我们都没理他,连忙转身道:“唉,你们怎么……”

    等他看到眼前的场景时,刚要说出来的话顿时咽了回去,嘴巴都张得可以吞下一整颗鸡蛋了。

    “嘿嘿,张老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到我们村里来寻宝,也不吱一声。”村长死死地盯着我身边的坐缸肉身佛,脸上挂着阴阳怪气的笑容道:“你也该知道,这坐缸肉身佛可是保阴人村平安的东西,你这么拿走了,让我们全村大小一百多口人怎么办?”

    我这人生来嘴笨,别人呛两句就不会说话了,更何况被村长这么一大通嘲讽。当即,我的嘴巴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还好白老板见多识广,又是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他立马为我解围道:“大家误会了,缸里的根本不是什么佛,而是一只蛇妖,就是这蛇妖害得村里人生不出儿子的。”

    “胡说,村里哪来的蛇妖?”突然,一个粗嗓门的女声急吼吼地传了过来,紧接着,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只见村长老婆像一阵急风似得跑了过来。

    村长老婆个头不高,挺着个大肚子,腿却是细细的,一张脸因为常年风吹日晒的缘故变得黑中透红。

    她指着我破口大骂,骂我是乌龟王八蛋,骂我们是贼是强盗。总之,骂得异常难听。

    村民的情绪被村长老婆这么一带动,全都高涨起来,纷纷指责起我,全然忘了昨天是谁救了他们?

    到最后,有些村民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捡起石块朝我们丢了过来!

    无数石块朝着我的脑袋呼啸而来,我只好往旁边一闪。最后,我们四个人尽量躲避,但还是被几块石子砸着了。

    场面开始不受控制,白老板带着我们就直奔山下,他从小在这儿长大,十分熟悉当地的地形。在白老板的带领下,我们沿着山上的一条小道,背着坐缸肉身佛回到了白家。

    可是,我们逃到白家还没多久,村民们便已得到了消息,纷纷举着火把堵在了白家门口。

    但是这些村民没有一个敢冲进来,而是在门口不停地叫着白老太爷。我不禁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白老太爷在村民中的威信还是极高的。

    李麻子紧张得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地抽,不停地白家大厅内踱步。

    “张家小哥,这下可难办了。”李麻子皱着眉头分析道:“人要是贪婪起来,比鬼都可怕!我们四个怎么跟一百来号村民斗啊?要我说,还是别管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