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七八章 女人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七八章 女人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没事,别担心。”

    我忍着手背上传来的火辣辣剧痛,对她们说道。

    尹新月最先发现了我的伤势,急忙握起我的右手大叫起来:“你看你的手?都伤成那样了,还说没事。”

    村长和他老婆也听到了动静,披着衣服提着煤油灯走了出来。

    当村长看见我手上的伤口时,很明显怔了一下,随即露出惊恐的表情,一张因为干农活被太阳晒得发黑的脸庞,此刻变得异常惨白。

    王薰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不一会儿功夫,捧来了一个急救包。她熟练地取出纱布、碘酒、云南白药为我包扎伤口。

    说实在的,她对我的痴情我挺感动的,但我真的不能做对不起尹新月的事。

    村长老婆惊讶地走上道:“不会是被野猫抓伤的吧?我们这儿经常闹野猫。”

    村长老婆的这番话,再联系刚才村长的反应,我断定这是"chi luo"裸的掩饰,他们两口子肯定知道内情。

    突然间我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捂着手自顾自地说道:“肯定不是野猫,是我自己抓伤的,村长,这座村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呀?您经验丰富,可得救救我们。”

    果然,我一说‘脏东西’,村长和他老婆立马变得神色慌张起来。两人连忙摆了摆手,语无伦次地解释道:“没有,绝对没有。我们村向来太平,从没有怪事发生。”

    解释就是掩饰,越是这样,我越觉得里面有蹊跷。

    我装作自己也很纳闷的样子,神色平静地和他们道了别。

    回到房间后,我第一时间关上门,和李麻子打了个手势!

    李麻子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瓶五十八度茅台,再拿出了几袋酱牛肉干、一包花生米和几个一次性纸杯。然后将东西摆放在桌子上,拉着何永福坐下。

    “何大哥,反正都醒了,不如我们哥仨喝点酒壮胆?”不容何永福拒绝,李麻子就给他倒了整整一杯酒,一个中号纸杯的酒,足足得有二两半。

    李麻子率先举起了杯,跟何永福碰了一个,我作陪。

    男人之间沟通感情主要靠烟和酒,这是李麻子混了多年江湖总结出来的。我不以为然,但每次李麻子使出这一招的时候,效果都挺好。

    一杯酒下肚,何永福的眼睛都红了,话匣子也打开了。李麻子对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是时候套情报了!

    “何大哥,进村的时候听你介绍过,村长是你小姨夫。”我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一个外地人能做阴人村的村长?”

    何永福美滋滋的嚼了几口牛肉道:“张先生,你有所不知啊!我小姨是在家里招的郎,那村长是个上门女婿。”

    我给何永福满上了酒:“哦,那这村长肯定很有能耐,要不然村里的父老乡亲会同意?”

    何永福摆了摆手,不屑一顾的骂道:“什么呀!主要是这座村子邪性,压根就没几个男的,家家户户都生女儿,争着抢着招上门女婿,要不,这村怎么叫做‘阴人村’呢?我这小姨夫也就初中文化,矮子里面拔将军,算他赶上了。”

    在中国古代文化中,以阴代指女性,以阳代指男性。家家户户都生女儿,难怪这个村子叫作‘阴人村’!

    何永福的话打消了我通过村长寻找坐缸肉身佛的念头,一个外来的上门女婿即使掌管着村中的大小事务,估计也接触不了村子里的核心秘密。看来还是得指望白老太爷。

    喝了点酒,我头有点晕了,脑袋昏昏沉沉的靠在了桌子上。

    结果刚靠下,那些奇怪的声音又来了,我一下子就惊醒了。

    李麻子挨着我睡,也被我给惊醒。我对他说了之前的情况,李麻子很仗义,决定陪我坐一夜……

    反正没法睡觉,我和李麻子索性拿起桌上剩下的酒和小菜,走到院子里,坐在竹椅上,举杯对月,侃起了大山。

    我和李麻子回忆起这些年走南闯北收阴物的生活,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李麻子说我人生的第一笔阴物生意是他带给我的,我必须得感谢他!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收拾绣花鞋时,我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现在都是古董街的大掌柜了……

    我问李麻子,想没想过退休以后的生活?

    李麻摇了摇头,说得为儿女多赚点钱,让儿女都做富二代。他问我打算什么时候退休?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一旦踏入阴物圈子,恐怕真像爷爷说的,一辈子都没空歇息了。更何况还有龙泉山庄在我身后虎视眈眈,我必须得不断成长,不断强大,让自己强大到可以有与龙泉山庄庄主一战的实力,才能保护我身边的人。

    正当我和李麻子聊天的时候,屋内突然传来何永福的一声惨叫。

    我和李麻子像被电了一样,迅速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往屋内冲过去。

    李麻子冲在我前面,他一把推开了房门。在他推开房门的那一刻,李麻子大叫了一声,脸色变成青白色,那副模样像是见到了什么十分惊恐的东西。

    我连忙闪进屋里,虽然我见惯了各种血腥的场面。但是此刻屋内的情景还是令我毛骨悚然!

    何永福双手疯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由于太过用力,血淋淋的头皮都被扯了下来。他双手双脚不停的抠着水泥地,十个指甲全部被抠的外翻了……

    此时的他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一样,明明有意识,却又不得不做出自残的行为来。

    何永福的脸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他痛苦地看着我们:“张先生,救我。”

    李麻子急忙冲了上去,何永福的身材并不魁梧,但李麻子居然按不住他,我赶紧上去帮忙,却同样被甩到一旁。

    到后面何永福的力气似乎越来越大,伸着舌头瞪着眼睛,猛的掐住了李麻子的脖子。

    李麻子瞬间就翻了白眼,我惊慌的抽出斩鬼神双刀里的阳刀,拼命在何永福后背上敲了一下。

    随着噗通一声闷响,何永福身体一阵抽搐,瘫倒在地无力地挣扎起来。

    我担心他再次爆起,就找了根粗粗的麻绳,将何永福的双手双脚按照八卦锁的形状捆绑起来,即使这样,何永福仍旧不依不饶的挣扎着,不肯束手就擒。

    但见他时不时伸出舌头,双目赤红,那模样像极了一条蛇。

    “张家小哥,怎么会这样?”李麻子看着何永福,有些咋舌的问道。

    {ps:今天有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