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六一章 还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六一章 还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提到曹植,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小红帽:“洛神为什么管孙鹏叫子建,难道那小子崇拜曹植,给自己起了个别名也叫子建?”

    “不是的,他说自己是曹植的转世!”小红帽答道。

    一听这话,我愣住了,小红帽噗嗤一声也乐了:“肯定是假的了,我估计是洛神忽悠他的,好叫他死心塌地的替自己卖命。”

    难怪之前遭遇的时候,我感觉孙鹏身上并没有阴气,原来他是被色诱的。

    我说道:“洛神这种仙女,随便花言巧语哄骗一番,只要是男人估计都会上钩。只不过这富二代迷迷糊糊杀了这么多人,看来是回不了头了……”

    小红帽点头,淡淡地说道:“这种人死不足惜!”

    我们沿着洛水一直走到了能看见房子的地方,小红帽把手一指道:“呐,前面就是鄄城县了,也是这条河的下游,你的身体大概在那里吧。”

    我突然有个疑惑:“既然洛神呆的地方是禁地,那要是别人沿着这条河逆流而上呢?”

    “办不到的,船会在中途翻掉,没本事的人根本踏足不了洛水神宫。”小红帽解释道。

    我又问道:“曹植被封为陈王,他的坟应该就在鄄城附近吧?”

    “以前在,不过现在不在了……”小红帽说道。

    原来曹植死后,和他的老婆陈氏合葬在了一起,十五年前洛神一怒之下就把墓给毁了,曹植也就成了孤魂野鬼,在鄄城附近的林子里游荡,幸亏小红帽临时给他找了个房子住下来。

    李麻子龇牙笑道:“敢情洛神是小三啊,人家有老婆的!”

    “也不能这么说。”小红帽说道:“曹植在写《洛神赋》的时候还是单身,后来为了断绝对洛神的思念,才娶了一个老婆。”

    李麻子奇怪的盯着小红帽道:“我去,你真的是小学生吗?这些历史知识我都不知道。”

    小红帽笑笑:“是九麟叔叔教我的。”

    李麻子狐疑地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突然想起来,之前小红帽说她住鬼宅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有个大哥哥陪她聊天,莫非这个大哥哥就是曹植?

    小红帽点点头:“对啊,那鬼宅阴气挺重的,我就把他藏在那里。”

    我苦笑道:“你这不是坑人吗?估计那宅子十五年来都没人敢卖!”

    “房子的原主人是个贪官,后来逃到美国去了,坑这种人就是为民除害。”小红帽嘟着嘴说道。

    进了鄄城县,李麻子跟小红帽四处打听去了,我不能在大太阳下面走动,就呆在一片树荫下面。尾玉穿一身古装,头上还有一对会动的大耳朵,怕当地人把她当妖怪,也留下来陪我。

    尾玉没有冰玉葫芦可呆,急坏了,一直问我什么时候能找回身体。我比她更着急,我这个状态维持不了太久,最多三天就会有阴差来勾我,难不成我要像小红帽一样找个孕妇赶紧托胎?

    而且我的身体还在河里漂着,要是弄坏了,或者被鱼虾吃掉,那我就真的歇菜了!

    虽然我站在树荫下面,但大白天的阳气太重,对我的灵魂损耗很厉害,我渐渐感觉头有点晕,身子好像越来越透明了。尾玉关心的道:“坏叔叔,晒得难受吧?那边有块阴气很重的地方。”

    “别乱跑,他们回来找不到我们怎么办。”我谨慎的道。

    “那你在这呆着,我过去爽一爽!”

    尾玉说完跑到一棵树下,盘腿坐了下来,看她的样子,那里好像特别凉快。

    我虽然有点不情愿,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过去了,一走到树下就感觉一股凉嗖嗖的阴气,浑身上下一阵舒畅,就跟三伏天喝了冰汽水一样。

    这里阴气怎么这么重?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棵千年老槐树。

    敢"qing ren"变成鬼之后,也情不自禁的会奔着阴气重的地方去,我不禁想,我平时拿公鸡血、黑狗血往人家的栖身之处撒,是有多残忍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麻子跟小红帽回来,李麻子远远的就喊:“张家小哥,张家小哥,我们找到你了……哎哟我去,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我大喜过望,跑过去问他是在哪儿找到的,快带我去。

    李麻子对着另一个方向说话:“小哥,你在那吗?”

    我才想起来,他看不见我。

    我跟着他们来到鄄城县,看见夕阳照耀下的河滩边躺着一个人,一群农村人在那看热闹,还有个穿白大褂的拿着听诊器在听我的心跳。

    地上的我身体僵硬,脸色苍白,我一看见自己的身体就着急起来,直接从人群中穿进去。有一个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婴儿愣愣地看着我,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人群里还有几个衣服上写着‘黄河捕捞队’的人,事后我才得知,原来李麻子花一百万请了一支专业的捕捞队赶来,在河底找到的我。

    白大褂对李麻子说道:“这人已经没心跳了,赶紧的联系殡仪馆吧!”

    李麻子摆摆手:“医生你不懂,我这兄弟有怪病,一发起病来就跟死了一样,做做心肺复苏就活过来了。”

    白大褂摇头道:“胡说八道,生命体征都没了,什么跟死了一样,这明明就是死了,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有这种怪病!”

    “所以说你孤陋寡闻,我露一手给你看!”

    说完李麻子使劲的挤压我的胸口,把肺里的水挤了出来,然后把我放平,神神叨叨地念道:“张家小哥,快回来吧,快回来吧!”

    大家脸上都带着看笑话的表情,我躺回自己的身体里,感觉身体一下子变得异常沉重。然后我就睁开了眼,坐起来不断的咳嗽,李麻子在后面拍我的背。

    当我把肺里的水咳出来之后,气总算是顺了,重新做人的感觉真好,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幕吓呆了,用畏惧的目光看着我和李麻子。

    李麻子把请捕捞队的钱结了,问我:“小哥,晚上是在这儿过夜,还是回城里?”

    我刚刚还阳,身体倦得厉害,便说道:“我可能得好好歇上一天。”

    “那就在这儿找个招待所吧。”李麻子道。

    “行!”我点了点头。

    李麻子这样照顾我,让我挺感动的,这也许就是患难见真情吧。

    我们找了家招待所,我饭也没胃口吃,直接就躺下了。尾玉嚷嚷着要喝血,我身体太虚,本来想叫她明天再喝的,可毕竟之前答应过了,就把一只手伸出被子。

    尾玉在我的手指上狠狠咬了一口,疼得我倒吸冷气,敢情这是在报复我打她那一下啊?

    我也是太累了,尾玉还在喝我的血,我就慢慢失去了意识。这一觉睡得真香,梦里有个穿着汉服的男人轻轻推了推我:“先生醒醒,先生醒醒。”

    那男人长得清秀英俊,我纳闷的问道:“你是谁啊?”

    “不才姓曹名植,字子建。”男人很有礼貌的对我施了一个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