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五零章 少女失踪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五零章 少女失踪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千万的报酬,外加一套阴阳刀法,算是为这次事件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这段时间,尹新月的公司拍摄了一部电视剧,她担任制片人,出差去了横店,我就在家继续练习刀法,翻翻架子上的兵器格斗知识。

    很快,一套阴阳刀法就已经被我练得炉火纯青,我自信哪怕遇到鬼王级别的阴灵都是有一搏之力的!

    这天一个打扮很新潮的中年男子走进店里,他蓄着贝克汉姆式的山字胡,戴着一幅反光墨镜,就跟个电影明星似的。我心想这肯定是个大客户,就过来殷勤地招呼,来人开口说道:“张家小哥,好久不见,最近生意还行吧?”

    说完他摘下墨镜,我愣了足足有五秒,惊喜地叫出来:“李麻子?你什么时候回武汉的,卧槽我都不认识你了。”

    李麻子笑着搔搔头,说这身造型都是夏老师给他捣鼓的,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李麻子换了身行头,整个感觉都不一样了,完全不比电影里那些萌叔差。

    夏老师真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大叔控,能遇上她也是李麻子的福分。

    我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这不十一放假吗?学校组织老师们去新马泰玩一圈,小萌最近在补习功课,压力怪大的,夏老师就带上他一起去放松放松。”李麻子道。

    “你为什么不一起去,一家三口多好啊。”我笑道。

    李麻子跟着笑笑:“我这不是惦记你吗?回来看看。”

    “那正好,新月这段时间也不在,咱这两天好好聚聚。”

    我把店关了,跟李麻子出去找了家饭店,边吃边聊,这阵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我大致都对李麻子说了一遍,得知我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斩鬼神双刀,李麻子一阵唏嘘:“幸亏你运气好,不然我就得给你烧纸了……”

    吃完饭李麻子抢着付帐,我就有点纳闷,以前没见他这么积极啊。

    之后几天,李麻子天天都来找我,每次都请我下馆子,久别重逢的那点热乎劲过去之后,我就开始怀疑,这无事献殷勤的,肯定非奸即盗。于是质问他到底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最近缺钱花了,想跟着我做生意?

    李麻子尴尬地笑笑,说他手头确实有点紧。

    原来他这段时间吃喝花销,把零钱都花光了,理财买的是死期,他又不想取出来。

    虽然夏老师收入也挺高的,可李麻子还有一点男人的自尊,吃软饭的事情绝对不干,所以就赶紧回来找我,做几单生意挣点钱。

    我说道:“最近也没什么生意,你要真缺钱的话,我先借你一点吧?”

    李麻子连连摇头:“那怎么行,咱俩是兄弟,亲兄弟明算帐,我哪能花你的钱,自己挣来的才花得心安理得。”

    我笑道:“那你最近多替我留意着。”

    李麻子于是发动他在武汉的关系网,找了几单生意,我一看,什么农村老太太的盖尸布,民国姨太太用过的胭脂盒,清朝秀才上访写的血书,这些阴物档次实在太低,一趟下来估计都挣不到几万块,我连正眼瞧一下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这几单生意我统统给推掉了,对李麻子说道:“你能找点稍微好点的生意吗?我们还没到这个饥不择食的份上吧?”

    李麻子一脸苦相道:“张家小哥,你别嫌钱少啊!苍蝇掉进油锅里——大小也是个荤腥,是你现在眼光高了,就这样东西好多同行能抢破脑袋。”

    我现在眼光是高了,不仅仅是在阴物的价格上,更在它的价值上,一件阴物要是没有能够吸引我的来头,我根本就懒得问津。

    我笑笑:“我们也犯不着跟他们抢,本来就不在一个段位上,你抢别人的生意不是要得罪同行吗?”

    李麻子道:“什么得不得罪的,生意又没说跟谁姓。”

    我淡淡的摆了摆手:“先等等吧!肯定会有好生意上门的。”

    李麻子不乐意,说他打算自己去做这几单,挣十万就是小萌一年的学杂费,我怕他捅出什么娄子来,就给他找了点事干。

    我手上还压着几件阴物,上次那对帝辛之眼就一直没卖,叫他帮我找找买家,卖出去按三七分成。

    李麻子屁颠颠地各处奔波去了,我还是每天守着店铺,喝喝茶,这天我收到一封从河北大明县寄来的信,我一看这个地名就想到了一个人!

    在这个人人都有手机的年代,居然还能收到信,真是稀奇。

    我打开一看,信纸是一张从作文本上撕下来的纸,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铅笔字——

    “来荷泽,有生意!小红帽。”

    望着这封信,我不禁想笑,小红帽这个人小鬼大的妮子,就这么有自信,区区九个字就能把我请动?

    不过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去一趟,小红帽找到的委托绝对不会是小儿科的东西。

    我把李麻子叫回来,说准备去趟山东荷泽,李麻子兴奋地两眼放光:“张家小哥,这次是什么物件,能挣多少钱?”

    我神秘地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其实我也不知道啊!

    李麻子定了两张动车票,我们即刻动身去荷泽,到了地方是凌晨两点,车也打不着,我就责备李麻子怎么定这么晚的车票?

    李麻子答道:“没办法,现在是黄金周,全国人民都在旅游,我能定到这两张车票就不错了。对了,委托人怎么没来接咱们?”

    “先找地方住下吧,我明天再联系她。”我说道。

    我们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哪里有好点的宾馆,李麻子看见路边有个女孩,准备过去问问。那女孩一见李麻子就加快脚步走进一条巷子,李麻子赶紧追了上去。

    我冲他喊道:“喂,别追了!”

    这时,李麻子突然惨叫一声,我冲进巷子一看,他捂着眼睛跟瞎子一样到处乱摸,那个女孩的背影匆匆消失在巷尾。

    我问道:“你怎么了?”

    “这地方人的警戒心也太强了吧!我还没说话,她就拿个什么东西喷我,哎哟,眼睛疼得厉害!”李麻子使劲睁了下眼睛,我朝他脸上一看,两眼红乎乎的,大概是被喷了防狼喷雾。

    我一阵想笑,但还是忍住了,赶紧带李麻子去附近的快餐店清洗眼睛。

    我们就在车站附近找了家招待所先对付一夜,管理员阿姨很热情地给我们带路。李麻子跟她闲聊了几句,想起刚刚遇到的倒霉事,便问道:“大姐,荷泽这地方是不是治安不好啊,怎么女孩子出门还带什么防狼喷雾?”

    阿姨说道:“二位是外地来的吧,我们这里治安一向很好,也就是最近出了些事情。”

    “什么事情?”我好奇的问道。

    “最近总有女孩子神秘失踪!”说到这,阿姨的表情中露出了一丝恐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