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四八章 三香断,白衣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四八章 三香断,白衣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回到店后,我叫尹新月先回去,自己还有大事要办!

    我关上店门,把双刀供奉起来烧了些黄纸和檀香,说道:“前辈,这趟委托我怕是拿不下来,要不这样吧!我给你找件别的阴物,或者你干脆就附在我的刀上。”

    话音刚落,只见香炉里的三根檀香齐唰唰断掉了,看来咏春前辈在生我的气,不愿接受供奉。

    我无计可施,就躺在床上思考对策,竟然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我的脑海中不停闪现出和徐小冬交手时的场景,那张凶神恶煞的脸,还有那对毒蛇般的眼神!

    我做着噩梦,身上不停流汗,突然这些画面都没有了,一个白衣女子悠悠出现在我的梦里,我一下子安心了不少。严咏春背着手站在我面前,秀眉微蹙,像是带着几分怒意,我说道:“前辈,你就饶了我吧!徐小冬刀不离身,又不肯合作,你叫我怎么把东西搞到手。”

    严咏春突然踢了我一脚,我一下子醒过来,睁眼一看,原本放在床头的双刀掉到了地上。

    我伸手去拾它,当我握住刀柄的瞬间,突然一股异样的颤抖,顺着双刀一直传遍我的全身。我竟然直接翻了个跟头,身体不受控制地舞动起来……

    这套刀法比咏春刀法更加迅猛,如同行云流水般,一只手阳刚异常,另一只手阴柔无比,双手配合得天衣无缝。整套刀法变化无穷,我足足舞了有十五分钟才全部打完。

    我累得直喘粗气,可是心里却有一阵喜悦,虽说我不算正经的习武之人,却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奥妙所在!

    听说过去的武林宗师都会藏一手杀手锏,这套精妙的刀法,或许就是严咏春生前的不传之秘!

    还没等我喘完气,身体又不受控制地自动舞起来,看来咏春前辈铁了心要把这套刀法传授给我。

    我一直从晚上九点舞到天亮,最后整个人累得瘫在地上,胸口不停起伏,我说道:“前辈,你也不用这么急于求成吧?习武哪有一个晚上速成的。再说了,我也不是什么武学奇才,你让我慢慢消化好吗?”

    话没说完,我握着刀的右手突然自动举起来,往我脑袋上狠狠敲了三下,疼得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虽然我跟咏春前辈没有一句交流,可我也体会到她对我这个不成器的徒弟又爱又恨的心情,这种感觉十分微妙。

    这时我的身体又自动站起来,但此刻我已经累得精疲力竭,忙说道:“前辈,前辈,我不学了,让我歇一会儿!我真的吃不消了。”

    咏春前辈哪里理我?操纵着我的身体又舞了起来,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直被迫练到早晨,我全身上下早已被汗水湿透,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正准备去冲个澡,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季三思打来的,他语气慌乱地说道:“张先生,出事了。”

    “怎么了?”我问道。

    “徐小冬把比武提前到了今天,他现在已经来到了武馆,你快来帮帮我。”季三思哀求道。

    “什么?”我愣了一下,说道:“你等我,我马上到!”

    我拧了把湿毛巾擦擦身上的汗,穿上衣服立即驱车赶往武馆,路上给尹新月打个电话,叫她赶紧过来。

    我突然之间明白了,严咏春为什么要急于传授给我这套精妙的刀法,她与蛇鹤双刀之间一定有某种感应,她提前就知道对方的意图,所以才‘突击训练’我这个弟子。

    只不过,她把刀法传给我,莫非是叫我去打败徐小冬?

    其实我昨晚琢磨了很多降服蛇鹤双刀的办法,都觉得不怎么靠谱,直接打败徐小冬似乎是最直接的办法了。这半年来徐小冬百战百胜,如果能挫败他的锐气,趁这个时候拿下双刀一定唾手可得。

    可是这办法,我是不想尝试的,因为我再也不想和徐小冬交手了……

    我赶到武馆时,发现已经来了不少记者,尹新月正在门口等我,季三思把我们迎进办公室道:“张先生,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双刀你拿回来了吗?”

    “没有。”我摇头道。

    季三思顿时抱住脑袋:“那可怎么办,叫我去跟徐小冬打,我肯定不是对手。”

    我问道:“季先生,有件事我想跟你确认一下。”

    “你说。”季三思点点头。

    “你当初是不是叫徐小冬故意输给你?”

    季三思愣了一下,一脸沮丧地说道:“这一定是徐小冬告诉你的吧?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当年毕竟是那一届最优秀的弟子,那场国际比武让我臭名远扬,后来又看着徐小冬打着咏春的招牌四处踢馆,红得发紫,我心里怎能善罢甘休?所以我才提出这个条件,反正他本来就是一无所有的人,可我不一样,我是武馆馆长,是咏春正宗,我必须把我名声找回来!”

    我摇头道:“季先生,你错了,徐小冬也许曾经一无所有,但他现在声名远扬,比你更输不起。”

    季三思惨然一笑:“这双刀原本是我买来的,结果却成就了徐小冬,我真的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我冷笑道:“你知道当初双刀在你手上为什么失灵吗?”

    “为什么?”季三思问道。

    “因为严咏春的阴灵寄居在双刀之上,咏春前辈一生低调行事,她虽然武艺超群,却从来不争强好胜。在她看来,习武之人不应该追逐虚名,所以她才故意不帮你。”我叹息道。

    季三思道:“张先生,挑战我的人就在外面大放阙词,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没有咏春前辈那种宽广的胸怀,名声就是我的命,是我的一切,如果你能想办法挽回我的名声,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说完,他拿出支票本,唰唰地填了一千万递过来。

    我万没想到季三思为了名声可以做到这个份上,于是道:“行!我有一个主意,我不是在你的武馆学了半个月吗?名义上我算是你的徒弟……”

    季三思瞪大眼睛:“张先生,你的意思是,你替我去接受挑战。”

    “正是,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小忙,把记者赶出去,因为接下来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曝光出去的话,怕是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答道。

    季三思一口答应下来,我嘱咐了一下尹新月,叫她出去帮我买几样东西,李麻子不在,这助理的工作只好由她代劳。

    尹新月离开之后,季三思打了个电话,叫手下的弟子把记者全部赶出去,外面立即闹哄哄起来,虽然那些记者不情不愿,可秀才遇上兵,最后还是被全部轰了出去。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拍门声,季三思开门一看,竟然是徐小冬,他愤愤不平地道:“季三思,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把我请来的记者全部轰走,是怕当众出洋相吗?”

    徐小冬的视线突然注意到我,小小惊讶了一下:“咦,你怎么也在这?”

    我说道:“我是来挑战你的!”

    徐小冬大笑:“你们果然是一丘之貉,不好意思,我今天是来挑战我师兄的,你没资格。”

    “我怎么没资格了,我是这里的学员,也算是季三思的门徒。”我答道。

    “胡说八道,你少在这里装蒜!”徐小东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季三思当即拿出一份我之前填写的资料,证明我确实是这里的学员,怕徐小冬不肯接受,我又补充道:“等你打败我,再挑战季师父不迟。”

    季三思拼命地挤眉弄眼,示意我不要说这种话,我没有理睬,继续对徐小冬道:“但假如你连我这个学员都打不过,那也没必要再挑战别人了……”

    徐小冬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当即答应下来:“行,我就先陪你玩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