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四七章 阴物的奴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四七章 阴物的奴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徐小冬说道:“张先生,这下你明白了吧?我师兄心机有多深,他想夺走我的一切。”

    我不解地说道:“名声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徐小冬突然激动起来:“人的名,树的影,大丈夫活在世上,不就为了留下一个好名声吗?要不然你以为我疯狂踢馆是为了什么?”

    我心中一阵感慨,习武之人最怕的就是有这种贪念,我突然间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蛇鹤双刀在季三思手上会失灵。

    我叹了口气道:“没想到,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徐小冬连连点头:“张先生,你说的太对了!”

    我伸手道:“刀我可以看看吗?”

    “可以!”

    他把那个雪茄盒子递给我,我从里面取出蛇鹤双刀捧在手里,这对八斩刀比我的斩鬼神短了一截,刀刃异常锋利。在刀身上各雕刻着一只蛇和鹤的图案,作为兵器来说作工相当古朴。

    可是我一入手,就隐隐感觉到不妙!

    可能是我身上的阳气比一般人要旺盛,激起了沉睡的蛇鹤双刀,原本它上面只有淡淡一缕阴气,此刻突然大盛起来。而且那是一股杀气极重的阴气,让我不禁感觉身体掠过一阵凉意。

    那股阴气像毒蛇一样朝徐小冬身上蔓延过去,似乎是打算控制他。我心道一声不好!立即运起阳气强行压制。

    就在这时,徐小冬突然劈手抢过双刀,让我大吃一惊,他语无伦次地说道:“对不起,张先生,我改主意了,这刀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不希望外人动它分毫……”

    我抬头一看,只见徐小冬身上缠绕着几缕阴气,他眼睛发红,嘴角流着口水,模样好像蛇一样特别可怕。

    蛇鹤双刀已经成长为器灵,它察觉到了危险,这才支配徐小冬的身体来拒绝我。

    我尽可能用平缓的语气说道:“徐先生,这刀正在反噬你,用不了一个月你的精力就会被榨干,我现在立即做一场法事镇压它,就在这里,我保证它不会离开你的视线,好吗?”

    徐小冬抱着双刀,拼命的摇头:“你请回吧,请回吧!”

    这人已经完全沦为阴物的奴隶,我想了想,对了,他最看重的是名声,便说道:“徐先生,如果你死了,你积累下来的名声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又怎么样,霍元甲不是说过,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开始,但可以选择自己的结局,死在比武场上是我的自豪!”徐小东愤怒的咆哮道。

    那是霍元甲说的话?那明明是电影《霍元甲》里的台词罢了。

    我劝道:“你还不明白吗?这个阴物在支配你,等你死了之后,它会找到下一任主人继续比武,到时候你的名声很快会被淹没,你什么也不会留下。”

    这句话终于起了作用,徐小冬的样子就像大梦初醒一样,慢慢将刀递过来,说道:“张先生,还请你救我一命!”

    我看着他的眼睛,伸手去拿刀:“我一定会帮你!”

    就在我的手掌触碰到双刀的瞬间,双刀陡然阴气大盛,把徐小冬全身包裹住,他从喉咙里发出一个生硬冰冷的声音道:“滚,我讨厌你!”

    说时迟那时快,徐小冬突然从我手里夺过双刀,结果锋利的刀刃在我手掌上划了一下,一阵火辣辣的剧痛,血登时涌了出来。

    我一阵错愕,这是……器灵附身?

    说时迟那时快,徐小冬突然举刀朝我劈来,我第一时间闪避,刀锋险险地从我身前掠过。

    尹新月被这一幕吓得尖叫一声!

    这一刀砍过之后,徐小冬低着脑袋,身体拼命哆嗦,像是在努力的对抗双刀,他语无伦次地说道:“张先生……快跑……我控制不住它了……”

    我不打算逃,而是从腰后拔出斩鬼神,斩鬼神墨绿色的刀刃在灯光下泛着幽光,摆开迎战的架势。

    徐小冬的最后一点理智也被完全吞噬了,他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叫,凶狠地朝我袭来,一刀就刺向我的胸口。

    我用单刀架住,另一把刀去刺他的手腕,想让他失去战斗力。

    徐小冬竟然理都不理,嘴角浮现出一抹狞笑,继续攻我的要害。这器灵非常狡猾,它知道我不想伤害徐小冬的性命,便有恃无恐,招招狠辣,要致我于死地!

    交手了四十多个回合后,被阴气完全笼罩的徐小冬整个人就像是一团黑影,他就像一条疯狗似的,紧咬着不放。

    我虽然得了严咏春的真传,却一直都在防御,那诡异的刀尖片刻不离我的咽喉和心脏。

    突然徐小冬猛得咳出一口血来,趁这机会我一脚踢中他的肚子,徐小冬后退几步,眼神里露出一丝恐慌,我看出来,这是他自己的意识。

    “徐先生,快把双刀扔了,它在控制你!”我叫道。

    “不,不,不要过来!”

    徐小冬突然用力撞开房门,当我追出去时,他已经逃之夭夭!

    战斗结束后,我全身上下的汗毛孔像喷射一样,瞬间冒出一层冷汗,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直跳。

    尹新月赶紧掏出一块手帕给我包扎手上的伤口,说道:“老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突然打起来了……”

    “我低估了那对八斩刀,它已经失去控制了。”我表情凝重的道。

    “这我就不明白了,这双刀上面不是没有阴灵了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尹新月纳闷的道。

    我解释说,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双刀本身就拥有战斗的欲望,而严咏春是个非常善良低调的阴灵,她一直在压制着双刀。所以当她被驱逐出去之后,双刀便失去控制的暴走起来。

    徐小冬跑了,我也不太想追,就对尹新月说道:“咱先回去吧!”

    上车之后,我发现自己手抖得开不了车,便叫尹新月代劳。我抽了根烟压压惊,虽说我以前也有过不少实战经验,但这一次却是另一番凶险!

    生与死的战斗只有当事人才能真切体会到,我听说有些武林中人比武之后会吓得尿裤子,我偷偷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裤子,幸好我的小兄弟比较争气,没让我当着尹新月的面出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