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四二章 神奇刀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四二章 神奇刀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赶紧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了几条黄鳝,回来之后倒了些生米在碗里,把黄鳝血拌进去,然后将双刀插在碗里,不停地默念干将、莫邪的名字。

    斩鬼神双刀本质上属于一件上乘阴物,我不敢用太重的手段驱除阴灵,怕伤到附在刀上的干将莫邪。我这样做其实是为它们助威,让它们增强力量,把这个来路不明的阴灵打跑!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阴灵竟然也厚着脸皮跑来一起享用黄鳝血,三股阴气同时增强,打得更激烈了,连桌上酒杯都被打翻……

    这可把我难为坏了,这一晚上我试了无数种方法,但都无济于事,而且这阴灵特别赖皮,用什么办法都驱赶不走。

    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在床头的双刀一直嗡嗡作响,就跟"qing qu yong pin"店的振动棒一样,把我气得都乐了。这叫什么事?我做了一辈子阴物生意,最后竟然搞不定自己的贴身武器。

    第二天早上,双刀终于不震了,我以为那个阴灵跑了,结果一看,它还附在双刀上面,干将莫邪似乎打累了,双方暂时偃旗息鼓。

    我对它说道:“不知道您是何方神圣,求您了,别在我这呆着了,这要是传出去我的生意还怎么做?”

    它不理我,我又说道:“要不您留个大名,我去找一所寺庙给您办场超度大会?”

    结果还是不理我。

    我直接威胁道:“你要是把我惹毛了!大不了我把双刀回炉重铸,让你魂飞魄散。”

    仍然不理我,这阴灵简直太顽固了。

    上午尹新月过来找我,我把我不去武馆的事情告诉她,尹新月说道:“要不咱去图书馆买点书,自己在家学吧,还省钱。”

    我叹息道:“光看书能行吗?我听说学武艺非得跟一个厉害师傅才行。”

    “也未必吧?现在大学都开函授班了呢,只要有耐心有毅力,自学也是可以成才的。”尹新月鼓励我道。

    “行,那我们去图书馆逛逛吧。”

    我们当下去了一家新华书店,买了不少刀法的书,回来之后,我照着书上的小人图开始练习,练着练着,我感觉自己好像很久以前学过这些刀法一般,手持双刀行云流水地舞了起来。闪躲,劈砍,刺杀,飞扑,身体居然像一个学了几十年的高手,精准无误地完成每一个动作!

    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就好像你多年不骑自行车,突然又骑上自行车,双脚不用思考自动就会蹬。

    一套刀法舞下来,我累得满头大汗,照着书本一看,我刚刚竟然完完整整地打出了一套咏春刀法,而且有些细节比书本上还要厉害,我心中一阵狂喜,莫非我真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我把双刀暂时放在在地上,用一双筷子代替,果然这一次什么招也使不出来了。

    我猛然意识到,教我刀法的正是昨天附在双刀上的那个奇怪阴灵,对方肯定是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武林前辈!

    我赶紧买来一些黄纸、檀香、米酒、豆腐,在桌子上一一摆好,把双刀供奉起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前辈,先前多有得罪,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您继续指点。”

    双刀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是同意了。

    我心头大喜,抓起双刀一遍又一遍地操练起来,全身心地记住每个动作,这种教学方式效果是飞快的,经过三天废寝忘食,我就把一套复杂的咏春刀法完全掌握了。

    无意中得了这个天大的好处,我再也不打算把这阴灵赶跑了,我不知道这位前辈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和干将、莫邪不属于一个年代,大概要相安无事还需要一段时间。

    这阴灵寄宿在双刀里面,以后或许还能助我一臂之力,想想还挺不错的。

    我心满意足地上床睡觉了,这几天练习刀法,可把我累坏了,一觉睡得昏昏沉沉。睡梦中有一个白衣女子悠悠地出现在我面前,虽然上了年龄,可仍然是个徐娘半老的风韵美女,而且眉心中有一颗哀伤的痣,她不停的向我蹙眉,似乎有所求的样子。

    我一个激灵醒过来,看见原本摆在床头的双刀也掉在地上,莫非这白衣女子就是指点我刀法的阴灵?

    这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我想了想,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得了这套刀法,等于得到了无价之宝!现在这阴灵有求于我,我肯定得帮忙的。

    阴灵的请求会是什么呢?希望我超度她,还是坟被人刨了,或者子孙后代遇到了麻烦。

    我对着双刀说道:“前辈,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指示给我看!”

    说完我把两根丝线系在刀柄上,悬挂在了手指之下,双刀转了几圈,好像被一股无形的磁场吸引,滴溜溜的指向了一个方位!

    我去停车场取了车,一路跟着它指引的方向走,最后我竟然来到了咏春门。

    我一阵恍然大悟,我怎么这么蠢,竟然没想到阴灵是从这里出来的。

    一到了这个地方,系在绳子上的刀就开始不停打转,我当下认定问题出在这里没跑了!今天不是周末,武馆里只有几个学员在练习木人桩,因为我之前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不少学员都认识我,还不知道我已经不学了,所以见我闯进来也没说什么。

    我隐隐有个大胆的猜测,这阴灵原本是寄居在某个阴物上的,不知什么原因,它突然无处可去了,这才跑到了我的双刀上。

    然而我在武馆里转来转去,丝毫没有察觉到阴气的迹象,正发愁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是馆长,他笑着问道:“张老板,你改变心意,又想来学了?”

    “不是……”我开门见山问道:“我只是有件事想打听一下,贵馆有没有阴物?”

    “阴物?张老板为什么问这个。”

    他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没问我阴物是什么,这说明他一定知道什么秘密。于是我实话实说,告诉他我被一个阴灵托梦,来这里寻找阴物。

    馆长噗哧一声笑了:“张老板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那你倒是说说,这阴灵长什么模样?”

    “一个眉心有痣的白衣女子。”我答道。

    馆长突然大惊,随即恢复平静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好意思,我很忙,恕不奉陪。”

    我吃了闭门羹,悻悻地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双刀一直在我怀里震个不停,我对它说道:“前辈,我只是个阴物商人,人家不愿意合作,我也没办法。”

    然后又说道:“实在不行的,你就先在我的刀里呆着吧。”

    不说还好,一说刀震得更加厉害,这让我有点束手无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