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三一章 他是内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三一章 他是内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t恤男叫我望向后面打电话的一个男人,我瞄了一眼,发现男人肩膀上露出了一张苍白的小脸,白得就跟搽了粉似的,一双眼睛空洞地盯着我们。

    我惊讶道:“它跟了我们一路?”

    t恤男点了点头:“是的,刚刚在古城区的时候它就在后面,不过那里阴灵很多,我没当回事,现在看来像是有人在故意监视咱们。”

    一清道长雄赳赳的叫道:“管他是谁,揪出来问问不就得了。”

    t恤男按住他道:“别打草惊蛇。”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打车先回宾馆,来到宾馆的时候,我又看到那张苍白的小脸从一根电线杆后面露出来,心里很是窝火,但也没什么办法。

    我跟t恤男住一个房间,一清道长是个讲究人,一个人住一个房间。晚上我洗过澡之后,给尾玉喂了点精血,打开电脑随便上网浏览一下最近的新闻,t恤男则盘腿在床上打坐。

    这时突然有人敲门,我心想这都十二点了,谁啊?莫非是酒店的‘特殊服务’。

    我过去开门,门外一个人也没有,我朝走廊两头张望一眼,正要关门,突然听见有人在打电话,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一清道长。

    他就住在我斜对面的房间,这老道可能是在山上呆久了,什么手机、电脑都用不惯,我心想这深更半夜的,他在跟谁打电话。

    于是我就凑过去看,隔着门听见他压低声音说道:“庄主,你就放心吧,东西我一定会搞到手!那两个人现在已经完全信任我了,我保证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商丘……呵呵,庄主过奖了,这些都是小人的本分。”

    我震惊得就跟被雷劈了一下似的,一清道长是龙泉山庄的人!?

    走回房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跟行尸走肉似的,t恤男抬起眼皮问道:“怎么了,九麟?”

    我赶紧把门关上,将刚刚偷听到的内容告诉他,t恤男沉吟道:“你确定?”

    “百分之百确定!”我说道。

    我跟t恤男这么多年的交情,他自然是相信我的,t恤男建议先看看再说。

    躺下之后,我突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龙泉山庄究竟有什么魔力,为什么那么多人心甘情愿替它卖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它就像一个魅影般,在渗透我的生活。

    隔日一早,我们在酒店吃自助早餐的时候,一清道长说他昨晚又召集了一批阴灵,把整个商丘搜了一遍,没有小红帽的下落,他估计这人已经不在商丘了。

    t恤男说道:“我看未必,她天生体质极阴,能够躲藏在阴气极重的地方。如果整个商丘都不见她的踪影,很可能就藏在古城区。”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还得走一趟?”一清道长问道。

    t恤男点头。

    我现在知道了一清道长的真实身份,神情中不自然地就流露出一种戒备,一清道长似乎也有所察觉,说道:“小子,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有点不对劲,是不是没睡好?”

    我随便敷衍了一句,心想,到底是谁不对劲!

    经历了如雪那件事之后,我现在对叛徒深恶痛绝,趁一清道长起身去送盘子的时候,我对t恤男说道:“咱今天能不能找个机会,揭开这老道的真面目。”

    t恤男不置可否地道:“我昨晚想了想,觉得这事似乎有点蹊跷,总之还是静观其变吧。”

    我立马激动起来:“有什么好等的,等他背后捅刀子的时候就晚了……”

    一清道长回来了,我俩立即默契地闭嘴,他眼神有些狐疑地看了我们一眼。

    上午我们各自去准备了些东西,下午一起动身去古城区,白天的古城区人来人往看着挺正常,也感受不到什么阴气,只不过墙上、电线杆上贴了许多空房招租的广告,价格低得不像话,一百块就能租一套三室一厅的房你敢信?

    我心想这里房租这么便宜,小红帽会不会住在这里。正当我对着招租广告发呆的时候,一家小卖部的店主笑容可掬地道:“几位是外地来的吧?要租房子吗?我们这里房子可便宜了。”

    他天花乱坠地说起房子来,原来这店主是一名兼职中介,我故意问道:“怎么这么便宜啊,是不是这里闹鬼啊?”

    店主笑笑道:“瞧你说的,那怎么会呢,你瞧瞧俺们这里风水多好啊。”

    我一阵冷笑,果然无奸不商,他那店门前还悬着辟邪的腌菜坛子,就敢这样忽悠外地人,真不怕出事吗?

    我问他最近有没有一家三口来这里租房子,店主讪笑着,推辞说不方便透露客人的资料。我就买了一包最贵的软中华,店主这才开口道:“前两天确实有一家三口来这里打听房子……”

    “是不是有一个七八岁,戴着红色毡帽的小女孩?”我问道。

    “对对,那家人是你亲戚?”店主惊讶道。

    “算是吧,那他们有没有在你这租房子?”我继续问道。

    店主说当时带他们去看了几套房子,都不是很满意,最后就走了。跟先前的服务员一样,店主也说那对夫妻从头到尾不说话,感觉怪怪的,倒是小姑娘人小鬼大,特别能说会道。

    古城区空房不少,还有其它中介,他建议我们去别处打听打听。

    我们辞别店主,虽然这一次没能打听到小红帽的下落,但却证实了t恤男的猜想,小红帽确实在这一带活动!

    路上我把那包软中华拆了,给一清道长发了一根,他抽了一口,呸呸地吐了起来,用脚狠狠碾灭,骂道:“妈的,是假货!”

    我抽了一口,呛得人喉咙都疼,就把整包烟扔掉了,心里一阵肉疼。

    古城区这么大,住户有几百家,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我建议兵分两路,日落之前在桥头汇合,一清道长同意了。

    一清道长离开之后,我一下子感觉轻松不少,跟t恤男又打听了几家,却一无所获。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我们去桥边等一清道长,左等右等不见人影,这老道出门也不带手机,古城区虽然有好几座桥,但我指的肯定是我们来的这一座,我想他不会弄错吧?

    当天空完全暗下来之后,这里陡然间阴气大盛,我暴露在外的皮肤感受到丝丝凉意,仿佛连气温都降了几分。还在外面的小贩慌慌张张地蹬着车往家跑,大人把外面玩的小孩揪回家,家家户户关门闭窗,整个古城区一下子变成了鬼城。

    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我准备给宾馆打个电话,看老道是不是先回去了?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一清道长的声音,他十分焦急地说道:“小娃子,你快点来救我,我被人暗算了。”

    我问道:“你在哪?”

    “昨天那个老头家里,你们来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一清道长说道。

    这地方晚上比阴曹地府还可怕,一想到要闯进去,我就阵阵头皮发麻。而且一清道长极有可能是龙泉山庄的人,他会不会故意要引我们进去?

    我征询了一下t恤男的意见,t恤男淡淡的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去找他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