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三零章 吃人将军张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三零章 吃人将军张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完之后,我把这罐东西重新封好,又给老头挂了回去,虽说对身体有害,可是这东西毕竟能暂时保护他们平安!

    这位高人做的事情,我也很难予以评价,虽然不怎么高明,但他确实是在保护一方百姓。

    我们没有留下来喝茶,和老头告辞了,出门之后t恤男对我说道:“九麟,你已经猜到这些阴灵是怎么来的了吧?”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跟唐朝的名将张巡有关。”我答道。

    张巡是唐朝时的一位文武全才的将领,曾在安史之乱中立下赫赫战功。当时安禄山造反,大唐社稷摇摇欲坠,更有十三万叛军抵达睢阳城,准备一路进发,一举拿下唐王朝!

    张巡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率领几千名官兵死死守住了睢阳城长达几个月,前后交战四百多次,斩杀数万敌人,可以说是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的神话。

    但张巡再怎么统率有方,士兵再怎么英勇善战,却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粮草!城里断粮数月,完全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张巡亲眼看见守城的士兵饿得连弓箭都拉不开。

    眼看城池即将陷落,张巡在沉思了三天三夜之后,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这个决定也让他背负了数千年的骂名,那就是:吃人!

    城里还有几万百姓,只要吃了这些百姓,他就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为大唐的复兴争取时间。

    为了做出表率,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爱妾,煮熟了分给众将士吃。

    于是乎,城里的百姓就被抓起来充当食物,最后城破之日,城里已经是遍体白骨,一个百姓都没有。那些守城将士因为长期吃人肉,已经变成了疯子,最后和张巡一起以身殉国了……

    张巡的一系列行为,为大唐的喘息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很快安史之乱就被平定。皇帝在得知了张巡的壮举之后,流着眼泪为他立庙,并赐给他忠烈侯的称号。

    人世间最惨的事情,无外乎“吃人”两个字,当年睢阳城里的几个月到底是什么样的景象,谁也想象不到。据说那场战役之后,睢阳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敢搬进来,每到半夜就会听见城楼上有凄厉的哭号声,还有野兽噬人一样的咀嚼吞咽声,叫人毛骨悚然……

    我听说非洲有个部落保留着一种陋习,有人去世之后,亲友为了寄托哀思会把他的内脏煮熟了吃掉,这个部落的人都有一种病,叫库鲁症,发病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疯癫的。

    英国人用牛骨粉喂牛,结果吃出了疯牛病,街上的野狗死了,如果被其它野狗吃了,这些狗很快就会发疯。这就好像是造物主定的一个规矩,同类相噬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这地方发生过这种事,加上千年的沉淀,难怪阴气会这么凝重,我问t恤男:“你觉得有办法化解这里的怨气吗?”

    他摇头道:“如果只是一两个还好办,三万多阴灵,有点不好办。”

    一清道长说道:“我们不是来找菩提子的吗?管这些闲事干嘛!天地自有正道,这些屈死的亡灵自有天收,不是我们能管的。”

    t恤男道:“我隐约觉得,楚子谦把我们引到这里来,自有他的目的。”

    一清道长差点暴跳如雷,愤愤地叫道:“初一,你爱管闲事就去管,但别把我带上!贫道时间有限,找不回菩提子,我的令牌和法宝就取不回来了,到时候你赔我?”

    我听得有点火大:“道长,你好歹也是修行中人,无论这里的事情跟菩提子有没有关系,结个善缘也是好的。当初如果我们没管你的闲事,你侄子怕是早就没命了吧。”

    一清道长的脸色涨得紫红,狡辩道:“这……这能相提并论吗?这种没头没脑的善缘,结它干什么?”

    我冷笑一声,这就叫双重标准,只许别人帮你,轮到你帮别人的时候就各种找借口。

    t恤男淡淡地说道:“这里的阴气、怨气是我见过最强的,楚子谦为什么单单挑这里?菩提子本身并非阴物,却拥有汇聚阴气的属性,因此它也叫作‘聚灵铁’,会不会楚子谦想吸收这里的阴气,搞什么阴谋?”

    一清道长突然沉默了,沉吟半晌道:“你的意思是,楚子谦会到这里来?”

    “十有八九。”t恤男答道。

    我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变得很沉重,之前跟小红帽在一起,觉得她是个讨人喜欢的小萝莉,打心眼里希望有这样一个女儿,现在得知她其实是个隐藏boss,我就有种被人欺骗了感情的感觉。

    这一路真叫惊险,街头巷尾到处是巡逻的阴兵,这些吃过人的将士已经神智失常,一个个瞪着火炭似的眼睛,嘴角挂着口水,四处寻找活人的阳气。

    一清道长教了我一招,用中指在左手手掌上不断书写一个“鬼”字,这样就可以遮挡住身上的阳火。这一招远距离还好使,一旦靠近就不灵了,好几次差点又动起手来。

    这要是真打起来,估计会把附近巡逻的阴兵都引过来,我可不想再领教这些阴兵的实力,万幸的是我们最终把它们有惊无险地甩掉了……

    我叹息道:“这地方简直就跟酆都鬼城一样,活人都躲了起来,阴灵满大街溜达。还好是我们,要是不明真相的路人无意中走进来,怕是小命不保。”

    一清道长没好气的道:“得了吧,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要是没有我跟初一道友,你一个人还真走不出来。”

    “道长,你也太小瞧我了吧?你忘了是谁救了你?”我说道。

    一清道长冷哼一声:“你难道没注意到吗?这里阴气这么重,你为什么一直没遇上鬼打墙?”

    我愣了一下,周围雾气蒙蒙的,再加上黑灯瞎火,可我们确实没迷路。我突然之间明白了,原来一路上一清道长都在念咒驱散阴气,他是幻术方面的大师,天然形成的鬼打墙自然难不倒他。

    当我们过了桥之后,一切风平浪静,感觉就跟一下子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似的,周围是万家灯火、车水马龙,走在街上的是红男绿女。

    我回头看了一眼,整个睢阳古城区完全被笼罩在一片阴气之中,那里被一条河完完整整地给环了起来,致使阴气千年不散。我估计以前有高人在这里作法镇压过它们,结果施工队挖出古城墙的时候,封印也遭到破坏,就好像一座监狱的墙坏了一样,里面的囚犯跑了出来,自然是变本加厉地报复社会,何况这些都是被镇压千年的怨魂。

    天色已经不早,我提议早点回去休息,这时t恤男突然说道:“嘘,有东西在我们后面!”

    “什么?”我微微一愣。

    一清道长也说道:“妈的,跟了我们一路,真当我们没发现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