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二九章 腌菜坛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二九章 腌菜坛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些阴兵和t恤男对峙了一会儿,便消失了,桥上的一层朦朦胧胧的白雾也不见了。

    我长松了口气,一清道长被咬伤了肩膀,还好t恤男随身带了糯米让他拔拔毒。

    这老道还挺讲究,用手帕包着糯米轻轻拍打伤口,一边拍一边“嘶”地倒吸冷气,要是我的话直接抓把糯米就敷上去了……

    这时地上的收破烂老头苏醒了过来,哎哟哎哟地叫唤,我和t恤男过去察看他的伤势,老头看见我们,惊讶地问道:“你们是从哪来的?”

    我没有实话实话,只说是路过的修行中人,老头眼前一亮,抓着我的手说道:“那就是大师喽,是来抓鬼的吗?”

    “抓鬼?老先生,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问道。

    老头叹息一声,说几年前睢阳区的领导班子交接,新官上任三把火,想重修睢阳古城,发展旅游业,项目批下来之后,很快就有施工队来打地基。

    睢阳区四面环水,整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格局,住在这里的老人都知道,那其实就是过去的护城河。施工队沿河挖掘,很快就挖出了一些古城墙的青砖,里面还埋了一些白骨,刚挖出这些东西,河里就开始不断往外冒黑气,吓得施工队赶紧又埋了起来。

    从那之后,睢阳区便怪事不断,无论晴雨,每天晚上这里都会起大雾,雾里会跑出一些身体残缺的古代老百姓,一边走一边哭冤。

    晚上听着那声音根本不敢睡觉,还有一些枯瘦如柴的古代士兵,扛着武器到处巡逻,见人就追。

    住在这里的居民接二连三地出事,要么就是被厉鬼附身,突然又哭又闹,这还算是轻的,隔三差五就有人神秘失踪。老头邻居家一个小伙就失踪了半个多月,后来被人在河里找到了,他就好像受了凌迟酷刑一般,身上的肉被削个一干二净,别提有多惨了……

    那段时间简直人心惶惶,晚上谁也不敢出门,可是呆在家里也不行,先后有三户人家离奇死亡。据说死得特别蹊跷,把一个验尸的法医都给吓出精神病了,政府对外封锁了消息。

    但消息却还是漏了出去,老头也听到一些风声,据说其中一户人家,男主人把妻儿杀了,剁碎放在锅里煮熟吃了下去。他在家里闭门不出有半个月,邻居都以为这家人旅游去了,直到后来闻到臭味才把门撞开,发现这男人已经上吊了,锅里还熬着一锅人肉汤,他嘴里还衔着一只耳朵。

    睢阳区的老百姓集体去市政府请愿,要求停工、停工之后,怪事却不见消停,这样下去简直没法过了,所以能逃的人都搬走了,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在这里等死!

    万幸的是几年前来了一位高人,在这里做了一场法事,并且叫家家户户准备一个腌菜坛子悬在门框上面。高人说这里的阴灵有上千年历史,怨气极强,不可能一下子降服,叮嘱大家天黑之后千万别出门,有腌菜坛子的保护,呆在家里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高人确实有些道行,大家晚上闭门不出,再没出过事,虽然窗外还是能听见鬼哭狼嚎的声音,但久而久之也习惯了……

    老头也是倒霉,今天出门收破烂让城管扣了车,说破了嘴皮子才把车子讨回来,结果回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要不是我们及时出手相助,怕是见不到他的老伴了。

    说到这里,老头抹了几滴眼泪,要跪下来给我们磕头道谢,我赶紧扶住他道:“老先生,举手之劳罢了,您这不是折我们的寿吗?”

    “几位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家里坐坐,喝杯茶。”老头说道。

    我刚刚听他说的这些,挺想见识一下这位高人留下的腌菜坛子,征询了t恤男和一清道长的意见后,便同意了。

    这一路上,我注意到家家户户都黑着灯,门框上都悬着一个腌菜坛子,感觉这一片就跟鬼城一样。时不时我们还能遇见一两个阴灵,本着不想多事的态度,我们尽量能避就避。

    来到老头家之后,一个老太太迎出来,责备他怎么才回来,都担心死了。老头说不是我们几位,他怕是回不来了,老太太对我一番感激,去给我们倒了三杯茶来。

    我打量了一下门框下面悬的腌菜坛子,问老头能不能取下来看看,老头说道:“可以,可以,大师尽管看。”

    我把腌菜坛子摘下来,发现整个坛子被红布和胶泥封了起来,我用刀尖小心翼翼地划开胶泥,揭开之后,一股子臭味让我们直皱眉。

    我找了个塑料袋,把坛子里的东西倒出来,结果哗啦一下,一大坨东西淌了出来,伴随着四溅的臭水。一清道长登时火了,退开几步远骂道:“小子,你差点溅到我衣服上,小心我劈你!”

    他的道袍已经弄得很脏了,又是灰又是血,还在乎这一两滴臭水?

    我随口说道:“卧槽,你至于吗?”

    t恤男解释说,一清道长是道教金仙,这些秽物会让他的法术不灵,所以万万沾不得。

    腌菜坛子里倒出的东西挺渗人的,有一条腐烂的只剩下骨架的死蛇、一个木雕小人偶、一坨烂肉,上面沾满了腐烂液体。我用一根竹签拨着翻看,对着烂肉研究了一会,发现那是一个胎盘,那个人偶是用二十年以上的老槐树根雕刻的。

    t恤男还过来嗅了嗅,说道:“除此之外,还有经血、尸油、婴儿的胎毛灰!”

    我俩研究的时候,一清道长站在三步开外,脸上的表情又鄙视又反感,他平时接触都是药草、朱砂、人参这些高大上的材料,对这些秽物的心理承受能力很低。可是我当阴物商人这么多年,拿人肠子煮火锅、用手拌猪屎的事情没少干,这些只能算小儿科,这或许就是隔行如隔山吧?

    我总结道:“这些东西,真够阴的啊。”

    t恤男解释道:“这是以阴克阴的法子,家里挂着这东西,阴气自然很重,便形成一道遮盖阳气的屏障。”

    我点头,这种法子其实我也能想出来,但毕竟治标不治本,看来这高人也没什么本事。

    老头说道:“这腌菜坛子贼灵验了,比什么家宅平安符、辟邪宝剑都好使,挂上之后就再没出过事。”

    我问道:“老先生,这几年你经常生病吧?”

    老头大惊失色:“您真是位高人啊,实不相瞒,这几年我老伴的哮喘病越来越厉害了,我也落下了风湿病和关节炎,一到阴天下雨就疼得不行。”

    我淡淡的叹了口气:“家里挂着阴气这么重的东西,不生病才怪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