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二六章 土地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二六章 土地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来到小红帽家,一清道长叫我把门打开,我说道:“外面看看就行了,私闯民宅不太好吧?”

    “什么民宅,你还没明白了,那小女孩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一清道长怒喝道。

    叫我开锁,我可办不到,于是t恤男抽出八面汉剑,一剑把锁头削了,我们在屋里转了一圈,全是一些日常用品,并没找到什么线索。

    一清道长突然用脚跺了下地面,叫道:“给我出来!”

    只见一个全身长满癞痢的驼背糟老头慢悠悠地从地里冒了出来,这一幕把我惊到了,后来t恤男告诉我那是一个阴差,阴差分很多种,这种属于级别最低的,大概就是民间常说的土地神。

    要是我召唤阴差,怎么也得摆一堆供品焚香祈祷半天,一清道长直接跺跺脚阴差就出来了,可真厉害。

    t恤男说一清道长是道教仅存的三大金仙之一,已经是半仙之体,所以等级比他低的阴差自然随叫随到。

    我心想这老道性格虽然讨人厌,可人家确实有得瑟的资本。

    糟老头拱拱手问道:“道长有何吩咐?”

    一清道长眼皮不抬地问道:“住在这里的一户人家去哪儿了?”

    “这我不是很清楚,老朽掌管这一带上万生灵,也不可能专门盯着一家。”糟老头为难道。

    “那你给我找找!尽快向我汇报!”一清道长命令道。

    “是是,老朽这就去办。”

    糟老头说着化作一道烟不见了,一清道长说了声走吧!走的时候我把砍开的锁又给挂上了,屋里东西虽然不值钱,但要是失窃了也是我的责任。

    我们找了家饭馆吃饭,一清道长和t恤男都是吃素的,我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大鱼大肉地吃,只好也跟着吃素,我问一清道长:“道长,你不是都已经还俗了吗?怎么还守着斋戒?”

    “还不还俗的,对我都没有区别,修行是一辈子的事情。”他看了我一眼,说道:“后生,其实我觉得你资质不错,现在也还年轻,你要是能把酒肉色这三样戒了,潜心修炼几年,本事不会比我低。”

    “我?我一个有家有室的人,还是算了吧。”我微微一笑道。

    “哼,这点狠心都下不了,我看你一辈子也就做个小商人了……”说完,一清道长点了根烟。

    世上有种人,开口闭口都是损人,一清道长就是这种人。我也不跟他计较,岔开话题问起苟明义的近况。

    一清道长说他侄子现在在广东找了份工作,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一说起这事他就高兴得红光满面,苟家总算能够延续香火,对他死去的兄弟也算有了交代。他还打算请我们下个月去参加婚礼,我这人最不喜欢凑热闹,于是便婉拒了。

    这时,我突然踢到一样东西,以为是一清道长的腿,正准备道歉,桌子下面竟然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长,道长!”

    “什么事?”一清道长从容道。

    “外面有阳光,小人不便现身,望道长赎罪!”原来桌子下面是一个阴灵,那阴灵恭恭敬敬地说道:“土地已经查到那户人家的去处,特派我来禀报,他们去了商丘。”

    “河南商丘?”我惊讶道,怎么会跑到那里。

    一清道长摆摆手道:“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

    那阴灵却没消失,支支吾吾地说道:“道长,小人有一事相求。”

    “说!”

    “小人横死已有十年,由于没找到杀害小人的凶手,地府一直不放小人投胎。道长金口玉言,能不能替小人念上一段超度的经=文?这番大恩大德,小人来世做牛做马也会报答。”

    这就是个抬抬手的小忙,我本以为一清道长会答应,但我实在太高估他了,只见他把烟一掐,骂道:“滚!”

    那阴灵当即化作阴风消失了,我说道:“你给他念段经又怎么了?”

    “你不明白,这种小鬼一旦赖上你就没完没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清道长答道。

    我哼了一声,修行之人要是都这个嘴脸,还不如不修行。

    我们立即动身去商丘,我总觉得小红帽到这里来有什么名堂,商丘历史悠久,出过许多帝王将相和文化名人,光周围发掘的诸侯大墓就有十几个。

    这趟是来找人,所以也没有游山玩水的心情,一到地方我们先找地方坐下,天黑之后一清道长找了个十字路口,烧了几沓黄纸,把附近游荡的阴灵全部叫出来帮着找人。百鬼夜行的场面真叫一个壮观,效率也挺高,几小时后就有阴灵来敲宾馆的门,说小红帽一家在睢阳区的一个招待所里。

    我本来都洗了澡准备睡下了,一清道长非要马上动身,我们拗不过他,就穿上衣服打了辆车直奔睢阳区。

    路上我问t恤男:“我有件事情一直想不通,如果小红帽是楚子谦,那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借尸还魂,还是某种摄心术,楚子谦总不可能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吧?”

    t恤男说道:“假如真是借尸还魂,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不可能没发现异常。”

    我点头,借尸还魂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不正常,毕竟身体不是原装的,但小红帽一举一动都很自然。

    t恤男想了想道:“我觉得应该是夺舍。”

    “卧槽,这也太牛逼了吧!”

    夺舍我以前是听说过的,但也只当是一个传说,据说道行极深的人能够逃过生死,就算肉身毁灭,魂魄也能附到胎儿身上重新回到人间。

    这跟寻常意义上的投胎是两码事,投胎是受阴曹地府支配的,投胎之后也不会保留前世的记忆。但夺舍不一样,是自己随便挑选着投胎,而且记忆原原本本地保留下来。

    楚子谦如果真是夺舍再生,那这人实力一定很强悍,不过他干嘛不找个有钱有势的人家投胎,去找一个小女孩?

    也许他这样低调,是为了躲避炼器师一脉的追杀,那天他不就被一名炼器师找到了吗?

    我们很快找到那家招待所,一看名字我笑了,“马尔代夫招待所”,小红帽还真没骗我!

    招待所里很冷清,当我们来到三楼走廊时,立刻察觉到一股阴气,于是我把弯刀抄在手上,t恤男也拔出八面汉剑,一清道长只有一对拳头,我心想你活该!

    我们来到一扇门前面,那股阴气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t恤男一剑把锁头刺穿,门推开之后,里面黑漆漆的,突然我听见一声尖叫,只见小红帽的妈妈披头散发地冲出来,手里举着一把血淋淋的菜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