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二五章 造甲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二五章 造甲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眼看找不到小红帽,t恤男也没说什么,只是和我找了个小茶馆,每个人要了一杯茶。

    然后细细的和我说起了这段时间他的遭遇……

    原来将白眉禅师安葬在敦煌佛塔之后,t恤男一路往回走,想借着沿途的风景缓释一下心情,却没想到竟然在旅途中遇到了一清道长!

    一清道长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世外高人,他跑到这里来,必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果然一清道长神神秘秘的带着t恤男去了一个叫做造甲乡的小村,那地方竟然是古代著名铸剑大师欧冶子后人的隐居之地。

    一清道长当时介绍说,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从六国的武库里收缴了大批神兵利器,这些神兵利器都是出自炼器师之手。

    秦始皇意识到炼器师的存在,可能会危及到自己的江山社稷,便残忍屠杀了一批炼器师,并把那些神兵利器熔成了六尊巨大的金人。

    炼器师一脉遭受到这场血腥的屠杀,元气大伤,但香火尚存。

    为了躲避秦始皇的追杀,剩下的人就全部隐居在了造甲乡之中,因为害怕再遇上灭门之灾,随后的几千年炼器师一直都低调行事,以至于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他们一直秘密传承着欧冶子的绝学,千百年间打造出许多神兵利刃,通过阴物商人的渠道悄悄在世上流传。现任掌门欧胜天据说就是欧冶子的后人,是一位百年难遇的炼器大师。

    江湖上传言,造甲乡每隔十二年对外开放一次,期限只有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你可以用金钱,古董等等条件,换取村中的炼器师为你打造一把兵器。

    可以说那地方,是所有圈子里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但即便有本事进去,也未必能求到炼器师为自己打造兵器。

    毕竟那帮炼器师个个心高气傲,交易的时候全凭喜好,不感兴趣的东西,就算是拉来一车金山银山也不鸟你!

    一清道长此行正是为了打造一把好兵器,之所以找t恤男,是因为t恤男在阴物圈子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而炼器师几千年来一直和阴物商人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或许会赏个脸什么的。

    但即便如此,一清道长也只是抱着中彩票的心理。

    两人跋山涉水,好不容易来到造甲乡,见到了欧胜天的一位徒弟,对方的态度跟传说中一样,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一清道长想把自己的五雷令牌打造成一柄趁手的兵器,结果对方只是瞄了一眼就丢在地上,一个劲的往外轰他们。

    但后来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逆转,那徒弟无意中看见了t恤男背的八面汉剑,知道了t恤男的身份,立刻去请示闭关的掌门欧胜天。

    两人就在造甲乡过了一宿,第二天欧胜天果然出关了,提出了一个条件,只要t恤男一个月内找回菩提子,就可以亲自动手,帮他们炼制两把无上神兵。

    原本t恤男就是来凑热闹的,很是无所谓,可因为一清道长催得急,再加上考虑到我现在虽然武器很多,却没有一把真正量身定做的神兵,就答应了下来,并且提出我也可以帮忙寻找。

    欧胜天很爽快地表示,只要找回菩提子,再炼制一把武器也无妨!

    t恤男第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人就在造甲乡,所以才叫我去打听楚子谦。

    后来他就独自来河北找我,路上听说我已经单枪匹马的搞到菩提子了,万没想到临门一脚的时候出了这档子事情,眼下也只有想方设法再把菩提子找回来了。

    如果能让炼器师给我炼制武器,我自然是挺乐意的,现在遇到的对手一次比一次难缠,我早就觉得装备需要更新换代了!而且经过这次的事件,天狼鞭已经被我祸害得无法再用。

    t恤男还把尾玉给我带来了,他已经固住了尾玉的三魂七魄,只不过现在还比较虚弱无法幻化人形。t恤男叫我每天把精血滴进冰玉葫芦里喂她,尾玉对我的血液比较熟悉,这有助于她的恢复。

    喝茶的功夫,我打电话给了几家国际旅行社,都没打听到小红帽一家的下落,去马尔代夫估计就是一个幌子!

    人暂时找不到,我和t恤男还得先处理一下炼器大阵。

    t恤男告诉我,干将布下的炼器大阵从原理上说是不可破解的,因为它本身就是由阴气构成的。这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但对于炼器师来说,魂魄本来就是一种炼化材料。楚子谦那个利用阴城局转移阴气的法子倒是有点效果。

    第二天我们去了附近的山里,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摆起阴城局,阴城局摆起之后,这里的阴气瞬间爆表。为了防止被不明真相的人破坏,t恤男在四周封印了一些厉鬼,一旦有活人靠近这些阴灵就会被触发。

    死亡公寓总算是恢复平静了,我去了一趟五楼,把干将莫邪的阴灵萃取了,房间还躺着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这要是被警察问起来,我也不太好交代,所以我离开大明县的时候给当地政府和派出所打了个匿名电话,让他们去处理尸体以及棺材,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办完事回宾馆之后,t恤男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那人挺牛逼的,在电话里直接爆粗口,骂t恤男是废物饭桶。挂断电话之后我问谁啊,t恤男苦笑一声道:“还能是谁?咱们的老熟人。”

    “一清道长?”我问道。

    “是啊,他听说菩提子丢了,气坏了,准备过来协助我们。”t恤男答道。

    一清道长的蛮横性格我是领教过的,原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跟他有合作,一想到他要过来,我就浑身不自在。

    一清道长直接坐飞机赶来,第二天中午就到了,一见到我们,招呼也不打一声,张口就骂:“你们两个是白痴吗?怎么办事的,一块铁疙瘩都看不住,眼睁睁让人偷走了,这是要把我活活气死的节奏?”

    我承认错在我,可是被人这样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心情还是很不爽。大家都是同行,谁也不是谁的上级老板,就顶了回去:“你急个什么劲,反正有一个月期限,我替你再找回来不就得了……”

    “找?”一清道长冷哼一声:“你有那么本事吗?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我真想给你一巴掌!”

    他长袖一挥,准备去小红帽家里看看,一路上难听的话说了不少,气得我牙痒痒。好几次准备跟他吵,但在t恤男的眼神暗示下,还是忍住了。

    后来我从t恤男那里得知,几天前这老道以为事情成了,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已经把他的五雷令牌和法宝一股脑的交给了欧胜天。那边听说菩提子又丢了,就把这些东西扣了下来,菩提子如果找不回来,他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知道这件事之后,我突然气顺了很多,活该,谁叫你平时那么得瑟,这就是报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