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二四章 小红帽的秘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二四章 小红帽的秘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为了确认死者的身份,我在他身上搜了搜,最终从他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尊小小的玉石神像。

    这个神像通体鲜红,手掌中升起一捧燃烧的火焰,莫非就是……火神祝融!

    历史中的祝融,其实是黄帝时期的火正大司马,后来被民间神化了,慢慢尊称为:火神。

    据我所知,中国仍有几种职业将他奉为保护神,分别是厨师、铁匠、烧砖人,还有就是炼器师!

    看来此人是一名炼器师,我隐隐感觉到,这趟来大名县,我可能已经卷进了一场炼器师的内部纷争当中。

    这神像我随手揣在怀里,然后叫小红帽在原地等我,点着打火机把各个屋子巡视一遍。当我推开卧室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里面竟然摆着一口棺材,从其大小判断,像是一口夫妻合葬棺。

    这口棺材是用柏木雕刻而成的,在古代柏木是一种上等的木材,做好防虫防腐烂处理的话,可以保持上千年不烂。

    棺材上面刻着一些鸟兽的图案,我想这里面葬的肯定就是干将莫邪夫妻了,我并没有手贱过去开棺,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说来蹊跷,从这口棺材的大小看,它是绝对不可能从卧室门抬进来的,那它是怎么跑进来的呢?

    这栋公寓里不可解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可以说已经完全超越了我的认知,我对着干将莫邪的遗骸行了个礼,然后关上卧室门准备离开了。

    小红帽还在客厅等我,我对着地上的菩提子发起愁来,其实它根本就不是一件阴物,如果不是有人在争它,我可能就当作一个铁疙瘩。

    这人吧,就是一个字,贱!

    当我知道菩提子是好东西之后,说什么也要把它带走。

    于是我脱下外套,把它仔细包好,二十多公斤的份量拿在手上沉甸甸的,离开公寓楼的路上,我叫小红帽一刻不停地烧黄纸,加上她能够提前感知到危险,总算是有惊无险,也没什么可说的。

    下来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也打不到出租车,我抱着菩提子一路往回走,累得直喘粗气。第一件事当然是把小红帽送回家,她的父母见她平安回来,搂着她又亲又抱,宝贝得跟什么似的,我看着也很欣慰。

    小红帽父母非要拉我进去坐坐,我说太晚了,得回宾馆了,刚走没几步,小红帽追过来问道:“叔叔,你还要在这里呆几天?”

    “大概三天吧。”我答道。

    她拉着我的衣服说道:“可我舍不得你走呀!”

    我放下手里的东西,摸摸她的小脑袋:“以后要是有机会,你来武汉找我,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小红帽乖巧地点点头。

    回到宾馆,我洗了个热水澡,倒头就睡,我不确定楚子谦会不会来抢这东西,所以接下来几天半步也不敢离开宾馆,一直守着这铁疙瘩。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t恤男给盼来了。

    t恤男告诉我白眉禅师已经安顿好,由他的师弟黑心和尚帮忙,葬在了遥远的敦煌佛塔之中。

    奇迹的是,黑心和尚收敛白眉禅师遗骨的时候,在里面找到了几颗琉璃一样夺目的舍利,这种透明的舍利在佛教历史中相当罕见,只有释迦摩尼圆寂时出现过。

    显然白眉禅师已经放下一切苦厄,修的大圆满,立地成佛!

    我不禁唏嘘一声,白眉禅师的一生都是低调的,一身袈裟,一串佛珠,一张笑脸,唯一的亮点就是年轻时和楚楚母亲的那一段情史。

    但也唯有这样的人才配成佛,佛是什么?佛就是牺牲自己,去救众生,而不是某些寺庙里开宝马搂美女,一炷香要骗信客几十万的贼秃驴。

    唏嘘过后,我把在这里经历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t恤男听了之后非常意外,说道:“九麟,我太低估你的能力了,其实我接的委托就是寻找一颗菩提子。”

    “你快别卖关子了,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急道。

    t恤男告诉我,菩提子其实就是一块原矿,但它不是从山里采来的,而是从一种妖怪的肚子里剖出来的。大概春秋战国的时候,吴国在武库里发现两只奇怪的兔子,一黄一白,这两只兔子竟然把武库里的刀剑统统吃光了,吴王命人杀了这两只兔子,从它们的肚子里取出一对铁胆来,虽然只比鹅卵石大一点点,可是却异常沉重。

    吴王觉得这对铁胆是件宝贝,就请当时最好的铸剑师干将莫邪锻造了两把剑,这两把剑正是后世流芳千古的干将、莫邪。但其实铸这两把剑只用了一块铁胆,有不少人猜测干将莫邪用另一块铁胆铸成了其它神兵!

    外界并不知道,干将莫邪其实是欧冶子门下的一对叛徒,干将在这里布下炼器大阵,来抵挡欧冶子门徒的一次又一次追杀。干将在炼器方面的天赋青出于蓝,是欧冶子那帮门徒无法企及的,他布下的炼器大阵连欧冶子本人都无法破解,派出的炼器师一批又一批惨死。

    欧冶子是个非常固执、醉心铸剑的老头,人的魂魄在他眼中不过是铸剑的材料,为了铸出一把名剑,他可以将自己尚在襁褓之中的儿子扔进火炉里祭神。

    垂暮之际,他日日夜夜念叨着泰阿剑,简直快要疯了!

    无论手下人怎样劝说,他仍执意要追杀干将莫邪,甚至打算请楚王派遣十万大军去对付他们,这样的日子干将莫邪实在不想再过下去了,自打泰娥诞生以来,日日夜夜提心吊胆。

    干将托人带信,称他手上有一块举世无双的宝矿,他希望以此换得一家人的安宁,欧冶子竟然答应了,双方约定一个日期准备见面。

    要知道在那个冶炼落后的年代,这样一块高纯度高密度的矿比黄金还要珍贵,干将是冒着杀头的风险从吴王那里瞒下来的。他以为欧冶子一定会接受条件,可是莫邪却提醒他,她父亲是个贪得无欲的人,一定要小心提防!

    到了双方见面这一天,干将同欧冶子当面立下约,正准备把铁胎交给他。突然后面传来一道火光,干将气急败坏地质问欧冶子,原来欧冶子把干将引开,手下的炼器师已经抄了他的家,欧冶子既要这块稀世铁胎,又要泰娥的魂魄。

    干将火速赶了回去,自己的家和作坊已经被一把火烧了,莫邪和泰娥在众人的包围下最终自刎而死。

    干将怒不可遏,重新启动炼器大阵,并将手上的铁胎炼成阴物,瞬间将一众炼器师杀死。

    恶战结束之后,干将心灰意冷地命人将女儿安葬,自己则躺进了妻子的棺材,喝下了一瓶毒酒。

    欧冶子因为太贪心,两件东西一样也没搞到手,回去之后便一直郁郁寡欢,最终他还是将泰阿剑铸造了出来,但有人说,他为了使这把剑拥有灵性,将自己的魂魄献给了火神。

    欧冶子死后,正值春秋战国末期,各国纷争不断,炼器师这种特殊而神秘的职业便分散到各国,用他们这种特殊的技艺为诸侯服务,可惜这场旷日持久的师门大战使炼器师元气大伤,先师已殁,名匠不再,后世的炼器师再未铸造过可以与干将莫邪、泰阿齐名的神器了……

    这块镇守炼器大阵的铁胎被炼器师称作‘菩提子’,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只不过他们一直无法破解炼器大阵。

    几年前,炼器师中间出了一个叛徒,正是楚子谦,他同时也是个天才。

    听到这里我笑了:“这炼器师到底造了什么孽,只要是天才就一定叛变!”

    t恤男笑笑,继续道:“据说楚子谦找到了破解炼器大阵的方法,于是奉命来寻回菩提子,可是与他同行的几位高手全部下落不明,楚子谦也不知所踪。炼器师内部组织森严,他们怀疑楚子谦见利忘义,杀害同门,把菩提子独吞了。”

    炼器师和阴物商人有许多共同之处,炼器师自己搞不定这件事,只好求t恤男出山。

    万万没想到的是,我这边这么麻溜,竟然已经找回菩提子了……

    我问道:“那这铁疙瘩他们花多少钱收回呢?”

    t恤男道:“反正比你接一趟委托的报酬还要丰厚。”

    我一阵兴奋,把菩提子搬出来,准备让t恤男验验,我把菩提子用几张旧报纸包了起来,当我打开一看,却发现里面是块石头。

    我愣了足有五秒,叫道:“不可能啊,我记得明明是块铁的,怎么会变成石头!”

    t恤男淡淡的问道:“这两天有人接近你吗?”

    “没有,只有小红帽前天来找我玩,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我回忆道。

    “小红帽?”t恤男眼神陡然一冷。

    “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个有阴阳眼的小姑娘。”我答道。

    “你再把详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t恤男严肃的说道。

    我仔细说了一遍找到菩提子的过程,t恤男的眉头渐渐锁了起来:“九麟,你难道没察觉到,这小姑娘很不寻常吗?”

    “这不可能,她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学生,怎么会有这种心机,再说了,这种东西没有渠道出手就是一块废铁,只能卖给收购站!”我仍旧不相信。

    “她家住哪,带我去!”t恤男说道。

    我们匆匆出门,来到小红帽的住处,却看见大门紧锁,问门口小卖部的人,原来两天前白大川收到一张中奖通知单,全家跑到马尔代夫玩去了。

    我突然觉得整个事件里,小红帽看似只是个外人,却一直在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所有细节像走马灯一样闪过我的脑海,一直没有露面的楚子谦,那通神秘的电话,小红帽失踪时掉在巷子里的小灵通,那名炼器师临死前说的话。

    答案似乎只有一个,虽然连我都不敢相信。

    “看来只有一种可能了!”我深吸一口气说道:“小红帽就是楚子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