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一五章 火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一五章 火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现在才刚刚九点十分,想在这里困守到天亮基本不可能。

    我掏出手机准备给尹新月发一条短信,当作是我的遗嘱,刚打了几个字又删掉。一来是不想让尹新月担心,二来一旦写了遗嘱就等于给了自己一个强烈的暗示,那可能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人在危难关头,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信念,活下去的信念。

    我暗暗告诫,为了新月,为了凡凡,无论如何,哪怕爬也要爬出去!

    我突然有个猜测,这公寓里发生了那么多怪事,会不会都是幻觉呢?不妨试一试,于是我用弯刀从天狼鞭上切下几根狼毛,准备用zippo打火机打着。

    结果刚一凑上去,火苗摇晃一下就灭掉了。

    我又打了一次,火又灭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故意把它吹熄,因为打火机灭掉的时候我感觉手背上有一股凉丝丝的风。

    我左右环顾,什么也没看见,暗暗留了一个心眼,再次按下打火机。

    在按下打火机的瞬间猛然一回头,果然从我的影子里钻出一颗小脑袋,撅着嘴要吹火!

    我把打火机往上一举,那个小鬼就跟着伸长脖子,我冷笑着抓起银月弯刀朝它劈过去,小鬼吓得嗖的一下消失了。

    结果没成想打火机还是被吹灭了,我抬头一看,天花板上倒悬着一个穿着蓝衣服的小鬼,瞪着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珠,正鼓着嘴朝我的打火机吹气。我跟它来了个亲密接触,一滴液体从它的鼻尖滴落,落在我的脸上,我用手摸了下,粘粘的,感觉不像是血,而是……尸油!

    “干他奶奶的!”我怒爆粗口:“我明白了,你们害怕这狼毛散发出来的青烟对不对?”

    那个小鬼咧嘴笑了,似乎在向我示威,意思是不管我点几次它都能给我吹灭。

    那你们未必也太小瞧我了,没有打火机我照样能把火点着!我左手捏着狼毛,直接用灵符燃起灵火点着了。狼毛烧到我的手指,很烫,但我紧咬牙关,紧逮着不放手。

    一团臭哄哄的皮革烧起的烟腾了起来,天花板上的小鬼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消失得无影无踪。

    哈哈,原来如此,这些东西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抓着烧着的狼毛赶紧往外跑,路上还有一些阴灵想来阻挠我,可是火苗所到之处,它们就像见了盐的鼻涕虫一样纷纷逃窜。抓住这段时间,我一阵风似地跑到公寓外面,赶紧把手上的火苗灭了,这时我的手指已经被烧出许多水泡来。

    再次看见皎洁的明月,呼吸着冷冽的空气,我的心情别提有多激动了,一颗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这一趟独闯公寓,可谓狼狈至极!

    我身心俱疲,来到路边等了半天才等到一辆车,看着不像是正经的出租车,估计是晚上出来趴活的黑车,我也顾不上了,跟司机说随便去哪都行,反正离这鬼地方越远越好。

    司机没有马上开车,而是用狐疑的眼神看我。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大晚上一个身上带血的男人从这栋闹鬼公寓里跑出来,保不齐不是个活人。

    我掏出一百块钱扔给他,说道:“别愣着了,快开!”

    “小哥,你到底要去哪啊,给个目的地好不好?”

    我想了想道:“随便找个洗浴中心什么的。”

    “好嘞!”

    司机把我带到大名县里比较繁华的地段,我找了家饭店狠狠吃上一顿,去超市买了一袋精盐,然后找了家洗浴中心,脱了衣服之后看见自己身上简直惨不忍睹,到处是伤,还有小孩子巴掌把小的淡青色鬼手印。

    我进了桑拿房,把一袋精盐拍在身上,让热腾腾的蒸气把盐蒸化了,祛祛身上的阴气。

    桑拿房里此时有两个黑社会大佬正在攀比谁身上的纹身牛逼?看见我身上的伤立马懵住了,半晌说了句小伙子还是你吊,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然后赶紧用毛巾捂着屁股跑出去了。

    洗完澡我躺在包间里思考,可能是太累了,竟然昏沉沉地睡了过来,一睁眼已经天亮了。

    我穿好衣服,叫了辆车回到那片公寓附近,昨天见过的老头依旧守在那里,看见我下车,顿时激动地走过来说道:“小伙子,我以为你出事了!一大早就赶过来,看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好好的?我一阵苦笑,差点没把命搭进去。

    我毕竟是第一个活着从这栋公寓里走出来的人,老头看我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敬畏,他拉着我,非要带我去喝这里的特产老豆腐。

    老头带我来到一家早点铺子,他说是这家早点铺在大名县历史悠久,做的老豆腐那叫一绝。果然一大清早就坐无虚席,有不少人还是开着车、夹着公文包来的,喝完之后匆匆上班去了,这种火爆程度能跟武汉热干面有的一比了。

    我们要了些油条,两碗老豆腐,这家的老豆腐做得太美味了,简直比山珍海味还好吃。也可能是我刚刚从鬼门关逃过来心境有所不同,就好像走出沙漠的人会觉得自来水甘美无比一样。

    唉,活着真是太他妈的好了!

    我想跟老头再多打听点事情,可他毕竟只是个局外人,知道的情报有限,吃完东西老头非要抢着付帐,争来争去,突然听见一阵争吵的声音,一个伙计拦住一个小女孩骂道:“这是谁家孩子,吃完东西不知道给钱,你爸妈呢?”

    我扭头一看,真是巧了,那小女孩竟然是小红帽。

    她低着头,脸上羞得红通通的,伙计可能是忙着招呼其它客人,见她半天不说话,有点气急败坏,嗓门很大地咋呼起来:“说话呀,是不是哑巴,叫你爸妈来把钱付了,否则别想走!”

    这一咋呼,不少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小红帽委屈撅着嘴,眼泪在大大的眼睛里直打转。我赶紧上前,对伙计说道:“兄弟,一碗老豆腐至于吗?多少钱我付了。”

    伙计一听有人付帐,态度立马缓和下来:“这位大哥,真不是我斤斤计较,我也是替人打工的,一天挣不少几个钱,到时候算帐少了钱,老板不得炒我鱿鱼。”

    我把小红帽的早餐钱给付了,出门之后她腼腆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冲老头喊了声爷爷。原来小红帽全家在这里住的时候跟老头认识,当初还是老头劝他们搬走的。

    小红帽在这附近上小学一年级,家虽然搬了,可转校太麻烦,她的父母也是心宽,早上给她塞点零花钱让这七岁小姑娘一个人去上学。今天路上不小心把钱掉了,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