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一四章 张九麟命丧于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一四章 张九麟命丧于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吃完东西,我的精神略微恢复了一些,看下手机,现在是晚上九点,我心想不如在这八卦阵里守到天亮再出去。

    这公寓就算再厉害,白天的时候应该也会消停。

    在这栋公寓楼里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我完全抓不到问题所在,按我往常的经验,假如是某个阴物、某个阴灵作祟,总会有一些迹象可循,但这里就好像有一堆阴物在集体狂欢!

    这时墙上那刺啦啦的指甲声又响了起来,我握着天狼鞭走过去察看,只见粉刷过的墙上歪歪扭扭地写满了我的名字——“张九麟命丧于此”。

    我顿时大惊,揉了下眼睛仔细一看,原来墙上写的是“张九林命丧于此”、“张酒灵命丧于此”、“张九琳命丧于此”,原来对方只知道读音不知道写法,完全是在瞎猜。

    我想起来了,刚刚我进门的时候喊了一声:“就凭一扇门,也想困住我张九麟。”

    可是周围明明没有人,难道这栋公寓楼已经成精了,会主动听人说话?

    就在我瞎想的时候,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回头一看冰箱门竟然开了,里面漫出一股浓浓的血水。血水流到地上,碰到我用朱砂画的八卦阵,朱砂竟然“呲”的一下燃烧起来,冒出一团青烟,转眼就熄灭了,整个八卦阵瞬间就被冲垮。

    我狠狠咬牙,心里噌噌冒火,原来这面墙是故意转移我视线的,目标正是要摧毁我布下的八卦阵。

    八卦阵一毁,公寓里的阴灵便再度开始活动了。

    砰砰砰!

    此刻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有个尖细的女人声音在外面喊:“张大师,你在不在里面,说话呀。”

    我生硬地回了一句:“你是谁?”

    “我是住在这里的居民,张大师,你怎么被反锁在屋子里头了,真不巧我出门也没带钥匙,你看见墙上的配电箱没有?里面有一把备用钥匙,你从门缝里把它递出来,我从外面给你开门。”

    我一阵冷笑,这房子里住的难道是神仙吗?不但知道里面有人,还知道我姓张。

    门缝下面能看见一道模模糊糊的影子,凭那股阴沉沉气息我敢百分之百肯定,站在门外的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大活人,这时幻思铃也开始不断晃动提醒我。

    我故意说道:“不行啊,配电箱太高了,我够不着。”

    “张大师,你脑筋怎么这么死,就不知道搬个小板凳?”

    我随手拿了一个凳子放在脚边,当然我可没傻到真站上去。外面听见放凳子的声音,立刻问道:“张大师,找到钥匙没有?”

    “找到了。”我答道。

    这时,突然哗啦一声,凳子自动倒了,这种暗算也太低级了,然后门悄悄开了一条缝。

    我紧张地手心冒汗,握紧天狼鞭,我倒要看看到底会进来个什么东西?结果从门缝里漫进来一大片黑色的头发,好像一道黑色的瀑布,那些头发丝似乎能自动感应阳气,朝我的方向缠过来。

    我一阵大惊,用灵符燃起一团灵火把那些头发丝点着了,这团头发就像活物一样,发出吱吱喳喳的声音,好像尖叫一般。

    然后门被撞开了,一大团烧着的头发如同滚皮球一样,一路滚到地上的血水里,强行把火给熄灭了,沾着血水的头发丝再次朝我席卷过来。

    我从刀鞘里抽出银月弯刀,一通乱斩,那团头发像是有意识般的不停闪避,最后竟然漂浮起来,在半空中凝成一个女人的形状,伸出双手,似乎要给我来个大大的拥抱。

    “拿命来!”

    我怒喝一声,一刀朝那‘女人’的身子劈砍下去。与其说是劈开,倒不如说是头发自动裂开一条缝,让我的刀通过,然后再次合拢,场面说不出的恐怖诡异。

    此地不宜久留,我赶紧选择逃离,沿着走廊一阵狂奔,突然看见前面有一扇开着的门,那个头发拼成的女人伏在门边,一双冷冰冰的眼神打量着我。

    不对,我明明是朝一个方向跑的,怎么会回到原地?

    八成是遇到了鬼打墙。

    这时那些头发丝又朝我卷过来,感觉就好像迎面袭来一道黑色的潮水,我手持银月弯刀不断挥舞,但还是不能完全防住,竟然有几根头发刺进我的皮肤里,就好像针扎进去一样,疼得我倒抽一口凉气。

    那团头发竟然趁机卷住我的刀刃,银月弯刀是阳气极旺的法器,然而这诡异的头发竟然能与它势均力敌,第一层头发一触碰到刀身立即烧了起来,后面的头发紧跟着卷上来。

    一层又一层,竟然将银月弯刀的阳气完全压制了下去,并且不断的向后拽!

    我握着银月弯刀向后退,感觉就像在和那团头发拔河一样。这时头顶的日光灯管开始闪烁,就听见哗啦一声,灯管一边的螺丝竟然自动松开了,笔直的朝我的脑袋砸过来。

    我吓了一跳,赶忙闪开一旁,带着热量的灯管从我脸颊擦了过去,我吓得心脏砰砰直跳。

    由于这一闪,手里的刀也被拽走了,那团头发裹着银月弯刀,飞快地消失在了门里面。

    我咬咬牙,将天狼鞭打出一个鞭花,准备把我的刀夺回来,跑到门口一看,屋里的景象令我震撼不已。那团头发竟然在地上组成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阵型,银月弯刀在不停跳动,似乎要挣脱,可却被四面八方的头发丝紧紧缠住!

    我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运起灵火疯狂地烧那团头发,头发被点着之后发出吱吱的声音,像蛇一样不停扭动。我挥动天狼鞭把它们扫了个干净,抓起银月弯刀就往外冲。

    这时门又自动关闭,还好我眼疾手快地把门撞开,走廊里的灯同时开始闪烁晃动,四周的窗户也哗哗作响,一股强烈的阴气在公寓里窜来窜去,我感觉身上的阳火快要被吹熄了。

    我拼命念起《道德经》稳住心神,日光灯管的闪烁好像心理医生的催眠,我渐渐感觉头晕脑胀,神智开始不清醒。

    灯影晃动中,之前遇到的那个提着刀的阎罗王幻象又朝我走过来!

    我狠狠咬破舌尖,钻心的剧痛让我瞬间清醒过来,身上猛的出了一层冷汗。

    咬破舌尖强行刺激阳气,在目前的情况下完全属于饮鸩止渴的手段,这公寓里的阴气好像源源不断一样,在疯狂消耗我,我心里隐隐担忧,到底能不能撑到天亮?

    阎罗王的幻象暂时消失不见了,我赶紧掉头就跑,躲到二楼的楼道口。

    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像水淋过一样全是冷汗,手腕上扎进去几根头发,那些头发丝深深地钻进了肉里,我咬着牙把它们给拔了出来,冒出了源源不断的黑血。

    我想抽根烟镇定一下,点烟的时候,手却一直在发颤,最后气得我把烟也给丢了……

    想着眼下的处境,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悲凉,区区一栋闹鬼的公寓竟然把我整得跟灰孙子似的,藏在公寓里的阴灵到底是什么来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