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一三章 杀人幻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一三章 杀人幻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走到洗脸池旁,打开水龙头试了试,里面竟然真的还有水,将手伸进去感受着清水的滋润,心底才舒缓许多。

    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整池的水都变成了血红色。

    手上的伤口不大不小,但绝对流不出这么多血,这是怎么回事?我皱着眉仔细打量,却惊恐地发现水龙头里的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红色。

    我咬着牙用手接了一捧血水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瞬时汗毛直立。

    这他妈哪是血水,这是百分之百的血液,人血!

    我几乎是反射性的将手里的血抛了出去,血液洒在对面镜子上,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真晦气。”

    我暗自咒骂一声,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脸色惨白惨白的,但眼睛里却有一抹难以察觉的诡笑。可老子现在都快沮丧的哭了,哪里还会笑?

    陡然间,我意识到镜子里的压根不是自己,刚才自己洒上去的血液根本没有顺着镜子流下来,而是汇聚成了另外一个我。

    我大惊失色,想也不想就握紧拳头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镜子被打得粉碎,里面的我惨笑着消失了,我看着被玻璃渣割的血肉模糊的手背,心里缓缓升起一股无力感。

    “你要杀你自己?”

    这时耳边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我迟疑了一秒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声音,猛的扭过头发现另外一个自己竟然站在身后,他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双手环抱,惨惨的说道:“杀我吧!杀了我就是杀了你自己。”

    我嘴角一阵抽搐,下定决心就算死也要先灭了他。可他却猛然消失了,我以为这是阴灵在给我打车轮战,可下一刻却见识到了终身难忘的画面。

    房间里的灯刷的一下全部亮了起来,而满地的镜子碎片变得异常的耀眼,每一片上面都有另外一个我,他们不停地对我说着:“杀了我,也杀了你自己,杀吧,杀吧,哈哈哈……”

    开始我还硬着头皮想把镜片全部碾碎,到最后我才意识到,另外的我会随着镜子的增加而不断增加,渐渐地我感觉自己与他们一样,自己就是他们,而他们就是我。

    正当我产生这种想法以后,每一个我都开始拿着各自的弯刀捅向自己的胸口,很快就轮到了我,无数的‘我’或喜或悲,或大笑或痛苦的喊道:“该你了,快动手呀,再不动手咱们就帮你了。”

    我知道自己再次被迷惑了,想过要念《道德经》,大脑却一片空白,甚至幻思铃也没了作用。我只能凭借仅存的意志与失控的身体做最后的斗争。

    弯刀越来越近,地面上无数个我纷纷从镜片中走出来汇聚到一起,它轻易地从我手中夺过弯刀,笑着说道:“我来帮你。”

    “去你的。”

    这时我积蓄已久的压力突然爆发了,丹田处莫名的一股灵力涌了出来,瞬间恢复了神智,再看眼前哪里还有另外一个自己?

    弯刀还是在自己手里,我挥舞着弯刀一通乱砍,很快就将所有的镜片全部打成粉末,镜子里的人这才消失。

    我冷静下来后看了看脚腕处的幻思铃,才发现它的小铃铛里竟然被碎肉堆满了,怪不得刚才没能提醒我。

    可阴灵是怎么无声无息的在我眼皮子底下塞进碎肉的?

    我不知道这个房间里还有什么蹊跷,却明白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这座公寓,否则就很难出去了。

    我赶忙用无形针将铃铛里的碎肉剔出来,又把幻思铃戴在手上,小心翼翼的准备走出去。谁知刚出厕所门,就看到楼道口里出现了一个坐着轮椅的背影。

    从背影来看对方穿着一身干练的中山装,头发苍白而凌乱,身影有些虚幻,却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我试探着开口:“爷爷?”

    没错,这个人就是我死去的爷爷,虽然我知道眼前的绝对是假的,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问完眼角就湿润了。

    “九麟。”

    他用手扶住轮椅,缓缓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喊了一句,接着便用一种很冷漠的眼神看着我。

    “爷爷,爷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从他叫我那一声开始,我便彻底失去了理智,身体脱力的坐倒在地,不停地叫着他。

    爷爷脸色惨白,就像是抹了一层霜似得,他没有靠近我,也没有对我表现出任何的关心,只是冷漠的说道:“你会和我一样丧命,你跑不掉的。”

    爷爷在任何时刻都不会这样对我说话,我逐渐恢复了理智,却鼓不起勇气去对付他,被迫忍受着他一句句的折磨。

    终于,他缓缓消失了,我甩了甩有些发昏的脑袋想离开,却发现房门已经锁死,我用脚踹了两下,除了咚咚地闷响外,房门没有任何动静。

    “就凭一扇门,也想困住我张九麟?”

    我舔了舔嘴唇,猛然拿出弯刀不断地朝房门捅去,每一下都灌入了冉闵的力量。

    按照我的认知,只需一刀就能将生硬的防盗门捅出个窟窿,接着随便一划就能割出一道缝隙。

    然而这门就像我之前遇到的人皮一样,无论受到多大的损害,只要我的刀一抽开,它就会马上还原。

    唯一的办法就是一刀将房门割开,可银月弯刀还不具备那种力量,t恤男的八面汉剑倒是有这个本事,可惜他不在。

    一番折腾下来我依然被困在房间里,但体能却消耗的差不多了,这次来的比较匆忙,包里已经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我坐在地上缓了一会决定先适应下来再说,在客厅的几平米范围内画了一个简易的八卦阵,躲在里面才稍稍有些踏实。

    有了八卦阵以后,房间里倒是再没有小鬼出现,但门窗甚至四周的墙壁上却不断的传来刺啦啦的声响,就像有数不清的人在用长长的指甲挠门似得。

    尽管我盘腿坐在八卦阵中,还是忍不住直冒冷汗,内心深处隐隐有种冲出去与它们拼命的冲动,靠着幻思铃和《道德经》才坚持了下来,不知过了过久外面的挠门声才停了下来。

    我僵持了很久的身体瞬间像面条似得软了下来,紧接着肚子里就冒出一阵阵酸水,那种似饿非饿的感觉让我浑身颤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

    饥饿让我放弃困守在八卦阵里,我将灵活性强的天狼鞭拿出来握在手里,缓缓的朝冰箱靠近。为了避免再遭到暗算,我谨慎到开冰箱之前先用无形针将它挑开。

    好在冰箱里一切正常,里面还冷藏着一些饮料和速冻熟食,一些鸡爪子、红肠什么的,隔着袋子就能闻到里面沁出来的香味,我大笑着将这些小吃撕开就往嘴里倒,却猛然意识到这么香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到现在?

    阴灵会放过这种美味吗?

    我把熟食放在地上,自己后退几步拿出一些朱砂朝上面一撒,香喷喷的食物一瞬间冒出阵阵黑烟。等黑烟散去,赫然露出一小堆还在蠕动的、露着粉嫩嫩肉的老鼠崽子……

    “呕!”

    我直接吐了出来,然后用灵火将眼前的一切污秽烧掉,又往冰箱里撒了些朱砂,才发现里面能吃的仅仅是两根干瘪的胡萝卜和半小瓶蛇胆泡的酒。

    “妈的,胡萝卜真好吃,等我出去了非得买一车!”

    我嚼着脱水的胡萝卜,像是在跟阴灵斗争一样边吃边吼道,眼睛却忍不住落了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