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百零七章 孤家寡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零七章 孤家寡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觉醒来,古董街又重新变回了原来的古董街。

    没有了龙泉山庄的威胁,却也没了往日的热闹!

    前段时间与龙泉山庄的生死之战,令我元气大伤,那些死去的人也活不过来了。

    尤其是白眉禅师的圆寂,让我迟迟不能从悲痛中走出来。

    相对于鼠前辈和t恤男来说,我与白眉禅师并没有多大的交情,他只是作为t恤男的朋友一次又一次的帮我,可我却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

    伤势好转以后,我去了趟香港,想让t恤男帮忙照顾尾玉一段时间。之前尾玉为了替我挡那一下子,差点没魂飞魄散,在迷途观和小麟在一起,肯定恢复的更快。

    回来后就一直憋在古董店很少出门,李麻子最近和夏老师打的火热很少来烦我,新月还和儿子在娘家待着。

    古董街的人明显对我没有以前那么亲切了,可能觉得我会给他们带来灾难吧?

    总之我一时间有了种孤家寡人的感觉。

    憋的时间长了心情难免会有些抑郁,正好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外出结善缘了,便打包了几件趁手的装备一个人外出游历,看看能不能顺带搜罗几件阴物回来。

    因为我打算游历完把新月接回家,所以一路向北,不知不觉走到了河北邯郸。

    几年前我曾来过邯郸,收服了曹操的阴灵,只不过当时是冬天,放眼望去一片冰天雪地,远没有现在的天气明媚。

    最终我在邯郸区一个叫大名县的地方停了下来,这座县城不大,城区内发展状况也一般,地面上随处是垃圾,街上满是拉客的三轮车,显然这地方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很奇怪这么一个不太优秀的地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就趁着买烟的功夫跟老板攀谈起来。

    他一听我是外地来玩的,顿时撇了撇嘴道:“这几把破地方,有啥可玩的?”

    我差点没被他的话给噎死,却还是微笑着又问了一遍。

    “中中中,既然问俺,俺就给您讲讲。”

    老板扣着鼻毛,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狄公祠、天主大教堂,还有宋代的城墙,您去看吧。”

    我满头黑线的道了谢,从店里出来后还觉得他在忽悠我,于是拿百度地图搜了一下他说的地方,没想到还真有。

    我再一搜大名县的资料,才知道自己有点无知。

    这地方在宋朝的时候竟然叫做北京大名府,与东京汴梁齐名,也算辉煌过!

    不过宋朝灭亡以后这里就没落了,尤其是民国时期长期处于战乱,经济发展落后,建国后又开始疯狂的生孩子,以至于有点穷山恶水出刁民的感觉。

    连狄仁杰的亢龙锏都被我收服了,我对他的祠堂自然不感兴趣,更别提天主教堂了,唯一让我欣喜的是所谓的宋代城墙。

    花了五块钱叫了辆三轮车,刚想说师傅挺地道,结果还没走两分钟就让我下车,以至于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瞅啥呢?下车看城墙啊。”说完他伸手指了指前方。

    我跳下车一看,好家伙,所谓的宋代城墙原来是仿制品,刚刚完工,上面的水泥有的还没干呢……

    看来那小卖铺老板说的没错,这几把地方真没啥可看的,我顿时没了心情,抽了根烟准备转道去车站往别处走。

    路过人民广场的时候,我看到有一群大妈在跳广场舞,就凑上去看了一会儿。还别说,别看这群大妈体态肥胖,跳起舞来节奏感还很强。

    在舞圈的对面围着很多观众,绝大部分人的眼球都被广场舞大妈所吸引,但其中有个七八九岁,蓝眼睛,瓜子脸,戴着红色小毡帽的女孩却一直在看我。

    开始我以为她觉得我很帅就多看两眼,也没在意。

    没想到她一直看个不停,还对旁边的父母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眼睛里面满是新奇。

    而她的父母则时不时偷瞄我一眼,脸色十分难看,见我也在看他们,慌乱的抱起小女孩就离开了。

    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户家人绝对不正常,就起身追了上去。

    对方好像发现我在追,竟然叫了辆三轮车,我只好跟着叫了辆三轮,一路上不断的催促师傅快点,弄得他问我是不是要抓偷情的……

    此刻天色已经昏暗下来,我真怕跟丢了,好在走了半小时后前面的三轮车就停了下来,而这时我早已出了县城,来到一个相对落后的小村子里。

    小女孩的父亲回头看了我一眼,也不躲躲藏藏了,大摇大摆的往前走。最终在一座破旧的红砖瓦房前停了下来,用钥匙开门后又赶紧关上。

    这对夫妻最多三十出头,正是有事业心的时候,怎么会心甘情愿住在这种鬼地方?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就大跑着追过去推开了门。

    刚准备进去,就觉得有股强劲的破风声朝自己袭来,我反射性的后撤一步,赫然发现小女孩的父亲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面目狰狞的瞪着我。

    “哥们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吓得心跳骤然加速,磕磕巴巴的问道。

    幸亏他只是想吓吓我,如果来真的我肯定得受伤。

    “快说,你悄悄的跟踪到我家来干嘛!”

    小女孩的父亲把斧头横在身前,面色不善的问道,我这才发现他自己也很紧张。

    看他长相很儒雅,八成是真的吓坏了吧?我善意地笑了笑,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们需不需要帮助。”

    小女孩的父亲一口回绝,摇着头让我赶快离开。

    我说道:“你可别后悔!回头你女儿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什么意思?”一听到自己女儿,他显然紧张了。

    我收回笑容故意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他见我不再说话果然更急了,不停的追问我到底怎么了。我向前走了两步,蹲下来摸了把墙根上的土闻了闻,答非所问的说道:“这房子少说几十年的历史了吧?年纪轻轻的如果没有难处,何必带着老婆孩子憋在这里。”

    “你……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能帮到你的人,怎么,不打算请我进去坐一会儿?”我乐呵呵的问道。

    他愣了一下连连点头,拉着我进了屋。本来我觉得像他们这种小年轻,就算住在破房子里,应该也会收拾的很利索。

    谁知一进院子就看到堆积成山的矿泉水瓶子、方便面袋子,屋里更是乱糟糟的,满是做纸扎的竹篾和黄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