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八八章 最后的舞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八八章 最后的舞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水鬼还有不少,它们和我们保持着距离,专等船身摇晃的时候过来袭击,这种攻势实在太狡猾了!

    我们身处水中,被水鬼包围,加上李暮龙操纵巨浪,一旦落水便是万劫不复。

    我看见甲板掉着一截缆绳,赶紧跑过去捡起来,把一端抛给t恤男,叫他把自己系住。我俩迅速在腰上系上缆绳,渔船上没有桅杆,我就绕着机械臂跑了几圈,让绳子在上面牢牢缠住。

    如此一来,我俩就跟船拴在了一起,大有船在人在,船亡人亡,背水一战的悲壮感!

    随后船身再次颠簸起来,水鬼从两侧朝我们杀过来,我一边操纵无形针,一边用弯刀砍杀。对方是尸煞,砍得我手都麻了,砍了一会感觉手疼得厉害,低头一看虎口竟然都是血。

    同水鬼恶斗了一阵,t恤男突然咦了一声:“李暮龙消失了。”

    我朝她刚刚站的地方看去,确实不见了,不知不觉间,水面好像也平静了不少,雨势也小了。

    但我不认为李暮龙就此放弃了。

    周围已经积了七八具尸体,只剩下三四只黑皮水鬼,站在远远的地方不敢过来。

    这时我感觉到一大团阴气朝我们接近,朝那个方向一看,李暮龙不知道何时站在了甲板上。她突然举起右手,t恤男大叫一声不好,挥剑把绳子砍断。

    我们分开之后迅速朝两边跑,一道巨大的冰刃就劈了下来,把甲板劈出一个大洞。

    李暮龙的双手凝出两把冰刃,直奔t恤男而去。t恤男举剑招架,两人你来我往,刀光剑影,杀得半空中到处是蓝幽幽的冰屑。

    我操纵无形针,准备去帮t恤男,可是无形针朝李暮龙的后背飞去的时候,我却下不了手,这毕竟是一个活人啊!

    我不偷袭,没想到李暮龙却搞偷袭,两只水鬼鬼鬼祟祟地从t恤男身后的船舷爬上来,想要袭击他,我赶紧操纵无形针射穿了其中一只水鬼的眼睛。

    t恤男听见动静,一剑架住李暮龙的冰刃,对我说道:“九麟,你不用插手,对付它们就行。”

    “你小心!”

    我就在t恤男身边,清掉那些想要偷袭他的水鬼,身后刀来剑往,发出铿锵的声音,我绝不回头看,放心地交给他。

    我感觉,我和t恤男之间的默契似乎已经相当深了。

    当我杀掉最后一个水鬼的时候,突然听见‘噗’的一声,回头一看,t恤男竟然一剑刺穿了李暮龙的喉咙。李暮龙的嘴角反而狞笑了一下,我意识到不妙,大声喊道:“快闪开!”

    李暮龙突然近距离施展饮雪冰魂刀,t恤男急忙撇下剑后撤,但还是慢了一步,他跪在地上捂着肩膀,肩膀上扎着一截冰刀的碎片。

    李暮龙用手握着插进喉咙的剑,慢慢拔了出来,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这命格转移简直太牛了,如果当初鼠前辈不是遭人暗算,怎么可能会被如雪这个心机婊给杀了。

    她把剑掷在地上,朝村子的方向望了一眼道:“我已经赢了!”

    我俩同时一愣,李暮龙悠悠地说道:“我们打斗的时候,大水已经把村子淹了,现在全村的人都成了水鬼。”

    我心头一凉,到头来作了一场无用功,t恤男突然跃将起来,吼道:“你在撒谎!”

    他在地上一滚,抓起八面汉剑,跟李暮龙又打了起来。李暮龙没料到他会突然袭击,招架了几下,向后跃开,说道:“初一师叔,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儿子还在村里,村子如果真的被淹了,你怎么可能一点也不悲伤。”t恤男冷冷的说道。

    “厉害!”李慕龙答道。

    t恤男准备再次迎战,可是他的步履却变得有些摇晃,我看见他手臂上被水鬼咬出的伤口,心中一凛。

    糟了,他身上的尸毒还没有拔,再上剧烈运动,一旦尸毒入脑就完蛋了。

    我冲他喊道:“初一,先别打了,我去拿糯米替你拔毒!”

    我迅速跑进船舱,翻出昨天用剩的糯米,来到外面时我看见t恤男拄着剑半跪在地上,李暮龙竟然在船头翩翩起舞!

    那是一支很古怪的舞蹈,绵柔中透着一股韧劲,好像一条龙在扭动的身子,我想这大概就是他们家世代祈雨的龙舞吧?

    李暮龙虽然是个中年女子,身材却一点也不差,曼妙的腰肢轻轻扭动着,竟如同二八少女一般动人。头上的金银发饰轻轻摇晃,加上那身宽袍大袖的古代禁婆装束,看得我都呆了。

    头顶上,稍缓的雨势,再次汹涌起来。

    t恤男说道:“九麟,快阻止她,这女人在求雨!”

    我把糯米扔给他:“先拔毒!”然后抄起弯刀冲上去。

    我的刀法自然不如t恤男的剑术精纯,上去就是三板斧,打断李暮龙的龙舞。她在甲板上不断后退,退到无路可退处时,突然跳起来,手掌上凝出一道冰刃,对着我的脑袋削下来。

    我运起灵力,一刀震碎冰刃,李暮龙落在我后面,突然t恤男从她背后攻来。

    我们左右夹击,打得李暮龙措手不及,她的身上也多处受伤。

    雨势随着李暮龙注意力的转移开始变小。

    突然不知从哪爬上来两只水鬼,分别向我和t恤男袭来,等我们摆平它们之后,发现李暮龙退出几米远,正在脱身上的衣服。

    我心想这大嫂太喜欢脱衣服了吧?我都看了她三次裸-体了。

    可是这一次有所不同,我发现她的身上画着一个古怪的阵法,虽然我不认识,但却感觉那个阵很邪门。

    t恤男冷声道:“九阴变煞阵,这女人打算把自己变成尸煞!”

    “你们二位一个是我的前辈,一个是深得张家老头真传的后生,不拿出点看家本事看来是斗不过你们了。”说完,李暮龙的手上多了一把钢钉,她将钢钉对准自己的头颅。

    t恤男叹息道:“李暮龙,何必做到这个份上,这根钉子一旦打下去,你就永世不得超生了!”

    李暮龙怅望着阴沉的天空,哀婉地笑了笑:“我命如此,在劫难逃!”

    说罢,她就要用钢钉扎进自己的脑袋。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