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八四章 请龙王,划龙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八四章 请龙王,划龙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以大村为中心,方圆二十多公里都在下雨,大村是滂沱大雨,外面是绵绵小雨!

    达康书记一大早就带了几名青年站在雨里,在村口等我们,一看见我们,就跟地震区群众见了亲人解放军似的,激动地说道:“张先生,你们二位可算来了,昨晚雨突然变大了,好几家的屋顶都被冲垮。河湾的水位又涨了,照这样下去,马上整个村子要被淹了……”

    我心里一动,村子淹了还不算什么,只怕那些水鬼借着洪水游上来,全村人的命就交代了。

    这汹涌的雨势透着李暮龙的疯狂与怨恨,如果真有触犯天条一说,她大概已经触犯了天条,这是在把自己的命搭上,向大村村民复仇!

    达康书记给我和t恤男一人准备了一副雨具,叫那些青年帮忙搬东西,正好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来到村里,我打算先去看下船,达康书记带我们来到河边,那里停着一艘三十吨排位的柴油机捕渔船,甲板上有驾驶室,竖着一个巨大的机械臂,上面挂着渔网。

    达康书记说这是他叫一个堂哥,从另一个村连夜搞来的一艘海船。性能非常好,马力强劲,骨架是全钢的,船上还安装有射鲨鱼的鱼枪,几十个水鬼都甭想弄沉它。

    另外,这船的名字好,叫‘压龙号’。

    出海渔民把鲸鱼叫作‘海龙王’,每当有鲸鱼游过,海里的鱼群就拼命逃窜,叫作‘过龙兵’。海船追在鲸鱼后面捕鱼往往能大丰收,但也很危险,所以才取了这样的名字。

    这对我们来说,这真是一个好彩头!

    我激动得想鼓掌叫好,原本我以为今天要乘坐的是一艘小木头渔船,几十个赤膊大汉在上面玩了命地划桨。谁想知达康书记这么给力,搞来这样的大铁家伙,简直就是坦克一样的存在,实在太爽了!

    我叫尾玉帮我撑着伞,开始着手准备,我把事先准备好的桐油、公鸡血、墨汁混在一起,爬到船上,用小刷子在各处画。

    先是在机械臂画上龙脊,并题上“海龙王八面威风”七个大字;然后在船尾画龙尾,题上“顺风相助”;又在船左右舷画四个龙爪,题上“万浪为开”、“千波为辟”;最后是在船头点上龙眼,题上“龙口银牙”。

    下着大雨,我人又在船上,做这件事可是费了老大的力气。在船舷和船头画画题字的时候,后面有几个小青年扯着我的皮带把我脑袋朝下放,惊险刺激。

    这套仪式叫做‘请龙王’,是温州一带的一种民俗。

    我这还属于简化版本,真正实行的时候要敲锣打鼓,放着鞭炮,唱着号子,场面那叫一个壮观,这其实是一种降灵术,相当于把一条活龙请到船上来。

    当我点完龙睛之后,整艘船突然微微摇晃起来,我不知道是这套法术起了作用,还是单纯地被浪拍打的,跟着我的几名小青年一个个叹为观止。

    我也顾不上换掉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到船舱里面继续作准备。

    我把订做的渔网涂上桐油和鸡血,装进一个罐子里,用红布封住,贴上几道中等灵符。

    另外把一些死鱼内脏和之前用剩下的处女头发,用面粉裹成一个个馒头大的面球,t恤男也在旁边给自己那一筐雷公锤念咒开光!

    干完之后,我累得腰酸背痛,身上又是水又是汗,别提多难受了。那些小青年早已经把衣服脱了,露出黝黑的胸膛,准备听我这个临时船长的号令。

    我正准备下令开船,去跟李暮龙大战一场,达康书记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叫道:“张先生,不好了,村里出事了!”

    我一惊,问道:“怎么了,不会是发大水了吧?”

    “不是,你出来看看吧,村民们现在都在岸边。”达康书记说道。

    我来到外面一看,发现岸上聚集了许多人,簇拥着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他被人推推搡搡,眼镜都歪了,身上自然早已经被雨水给淋湿。

    另外还有一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被人推着走,咬牙切齿,表情愤怒。

    后来我才发现,这两人都被绳子五花大绑了。

    我问道:“这该不会是李暮龙的丈夫和孩子吧?”

    达康书记跺着脚道:“可不是嘛!这些人太不理智了,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李暮龙的丈夫、孩子被村民推到岸边,然后有几个大汉开始敲锣,对着河心喊道:“李桂花,你丈夫儿子在这里,赶紧把这场雨给收了,否则我们就把他们剁碎了喂鱼!”

    原来李暮龙在村里还有另一个名字,也难怪,李暮龙这名字太霸气,都不像女人。

    t恤男微微皱了下眉,看得出他对这种失控的局面很不耐烦,我说道:“走,赶紧去阻止!”他点了下头。

    从我们这里去那边,直线距离很近,可是却要绕上一大段路。

    匆匆赶去的路上,那帮人竟然开始对着眼镜男又踢又打,眼镜男摔倒在烂泥地里,好多人愤怒地往他身上扔石头。

    达康书记在前面跑得斗笠都掉了,声嘶力竭地喊道:“住手,不许打人!”

    一个壮汉把眼镜男从地上拎起来,用一把砍柴刀拍打他的脸,好像在叫他喊话。眼镜男唯唯诺诺地点头,被壮汉推了一把,开始朝河心喊话:“桂花,千万别出来,他们带了石灰和黑狗血要治你……”

    壮汉暴怒起来,一脚踢在眼镜男的胯=下,把眼镜男踢的跪倒地上,从后面揪住他的头发骂道:“李书香,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你看看你婆娘都把这个村祸害成啥样了,你还向着她!”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把尾玉召唤出来,叫她赶紧飞过去阻止事态恶化。

    然而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尾玉也有点害怕,瑟瑟发抖地说道:“他们杀气好重!”

    “快去!”我厉声喝道。

    尾玉化作一道白光飞出去,落在人群附近的树上,正准备施展法力,那帮人注意到我们一行人,冲我们喊道:“张大师,你别掺和,这是俺们村自己的事。”

    壮汉把砍柴刀架在眼镜男脖子上,恶狠狠的道:“张大师,你要是再掺和的话,老子现在就抹了他的脖子,这条人命可就算到你头上了啊!”

    我气得直咬牙,心想你们这帮人干脆都去死吧!

    两边都叫我别掺和,我是日了狗了,才来管这摊子破事。

    就在这时,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眼镜男突然冲河心大喊一声:“桂花,我们来世再做夫妻!”然后自己把脖子凑到刀上狠狠一抹。

    瞬间,血如泉涌,人群顿时炸开了锅:“杀人啦!”

    壮汉吓得丢了刀,拼命地向周围人解释道:“是他自己抹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眼镜男倒在地上,眼睛睁得很大很无神,伤口汩汩地往外冒血,眼看着没救了。

    这时,河心突然像沸腾了一样,咕嘟嘟直冒泡。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我念动真言,把尾玉收了回来,一方面是怕它受伤,另一方面……

    既然你们叫我别管,那你们就自己面对吧,老子不干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