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八一章 龙尾香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八一章 龙尾香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大嫂一边梳头,一边慢悠悠地说道:“我知道你这一次登门,就是识破我了!张先生,我已经给你留足了面子,如果我真想对你下手,你觉得你还能站在这里吗?”

    “那天晚上我勾引你,本是想封印你身上的阳脉,让你昏睡几天而已,没想到你是个正人君子。你是有本事的人,心地也善良,作为同行我奉劝你一句,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请不要插手。”

    我冷笑道:“你自己的事?这个村被你祸害成这样,你叫我不要管?”

    “那你知道当年他们是怎么对待黑龙李家的吗?”李大嫂幽怨的问道。

    “达康书记已经跟我说了,那是一段特殊的年代,那个年代人人都很疯狂,你因此怨恨现在的村民,对他们是不公平的。造成那种局面,你们黑龙李家自己也有责任。”我劝诫道。

    李大嫂突然大笑,笑得我有点毛骨悚然:“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把黑龙李家置于死地!”

    她说,黑龙李家正是秃尾巴老李的后裔,这位先祖被尊称为黑龙老爷,他本是一条触犯天条的罪龙,被罚下界修行。

    出生之后,他仅仅是条凡龙,后来上山学艺,才修成了真仙。

    道教成仙有两条途径,一种是白日飞升,一种是尸解羽化,这里面隐藏着一条凡人不知道的玄机!仙的肉身是拥有法力的,所以绝对不可以留在人间。

    但黑龙老爷成仙的时候,发现家乡正值大旱,虽然他在人间的时候经常运用法力求雨,但一旦成仙,就要受天条管束,再也不能随意降雨。

    所以临走的时候,他把自己小时候被砍断的一截尾巴制成一个香炉,将香炉偷偷交给李家人保管,并告诉李家人这个香炉可以支配晴天下雨,但务必慎用!因为哪个地方一年下多少寸雨都是有天条约束的,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整个地方都会受到天罚。

    这龙尾香炉在李家人的手中代代相传,造福当地百姓。

    但有时候,这一年注定大旱,就算使用龙尾香炉,也只能下薄薄一寸雨救急,再多就是触犯天条,就要遭到惩罚。

    人们总说上天有好生之德,那其实是自欺欺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有时候天地就要是灭掉一方生灵!

    黑龙李家世代都在苦心维护这片地方,在天意和民意之间尽力周旋,他们做了很多很多牺牲,为了养身体里的龙血,他们必须一辈子吃生鱼生虾。历代主持求雨的家主因为泄露天机,往往都不会落得好下场,长子死了,就由次子接替;父亲死了,就由儿子接替,历代如此。

    但这种牺牲在村民眼中就是报应,就是笑柄!他们觉得是黑龙李家作威作福被老天爷报应了,他们觉得下雨是应该的,不下雨的时候就会上门找黑龙李家算帐。

    没有黑龙李家,这块土地上的人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次,正所谓大恩如仇,给别人的恩情太大了,别人会视作理所当然,一旦不给,便把你视作仇敌!

    虽然村民对黑龙李家充满敌视,但毕竟他们掌握着求雨的权力,村民们对这家人十分敬畏,然而这种敬畏同时也一种莫大的危险……

    终于,在十年浩劫的时候,人们把‘忍’了太久的黑龙李家狠狠踩在脚下,把他们赶尽杀绝,但他们对于自己因无知犯下的罪恶没有任何自觉,又把这一切推得干干净净。

    李大嫂一边说一边打扮自己,把一头长发在脑后编成了一个很古朴的发髻,然后插上几件带龙头的黄金发饰,并且当着我的面换上一件汉服似的宽袍大袖的衣服。那衣服是青白两色,裙子上还有一个大大的‘李’字。

    这大概就是他们家祖上求雨时穿的巫师服,巫婆在中国也叫作禁婆。

    换上这身衣服的李大嫂,整个人的感觉完全变了,变得庄重、神秘、妖艳,还透着一些威严。

    她换好衣服,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看着我:“张先生,一个人犯的罪孽难道不该偿还吗?我们李家几千年来为这村子做的一切,到头来只换来这样的下场,可是那些把我们推进地狱的人却活得好好的,这公平吗?”

    “当年我逃过一劫正是天意,我苟且偷生的意义正是毁掉这个村庄,你不用跟我白费唇舌了,我们之间没有道理可讲。你大可把我看成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婆娘,你能阻止我的唯一手段就是杀了我!”

    “眼下我是不是阻止你,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我问道。

    “哈哈,你挺聪明,他们想要雨,我就给他们下够十年的雨。就算你阻止了我,阻止了这场邪雨,之后十年也必将大旱!”李大嫂笑道。

    “那你究竟想要什么,屠光这个村吗?”我微微的叹了口气。

    “死?那太便宜他们,我要折磨他们,让他们像我一样流离失所,这帮寄生虫不配居住在这块土地上!”李大嫂连连冷笑。

    我拔出弯刀,说道:“我这人没啥原则,只有一个,管了就管到底,这件事我必须插手。”

    她的唇边绽出一丝冷笑,突然厉喝道:“饮血冰魂刀!”

    下一秒,她的手掌便斜劈过来,一道巨大的冰刃随即出现。

    我心头一凛,举刀格挡,那冰刃被弹得斜着飞了出去,把一张木床‘哗啦’一声劈成了两半。

    我一阵愕然,这一招不是鼠前辈的绝学吗?

    “你到底是跟谁学的艺……”

    我话没说完,李大嫂已经杀过来,用掌代刀来迎战我的银月弯刀。她的手掌上还凝着一层蓝色的冰晶,我们电光火石地交手了几回合,我的刀砍到她的手掌,完全伤不到她,只能削下一点冰屑来。

    她瞅准一个空隙,突然欺身上前,伸出左手来夺我的弯刀。

    我一阵大惊,可是刀已经被她紧紧抓住了,然后她竟然做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动作,她把刀放在自己的喉咙上。

    她魅笑着,用刀尖朝自己的喉咙上割了下去,可是竟然没有流出一丝血。我甚至能看见被切开的喉咙里面的肌肉以及气管,但当刀刃划过之后,伤口便迅速愈合了。

    “命格转移!”

    眼前这女人,完全就是女版鼠前辈!

    我腹部突然重重挨了一脚,撞在墙上,撞得我胸口血气翻涌。

    李大嫂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我道:“张先生,你杀不死我的肉身,也杀不死我的魂魄,你拿什么阻止我?快滚吧,如果今天晚上你还留在这里,我就当着你的面杀掉七个人。”

    说完,她一挥长袖走了出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