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七九章 鼠前辈没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七九章 鼠前辈没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准备妥当,我就让村民们两人一组,开始钓水鬼,每组之间相隔五米,以防水鬼乱挣扎伤到旁人。

    可以想象一下,这条战线是非常长的!

    我提着弯刀,和尾玉两人来回巡视,心里紧绷绷的,千万不能出任何事,否则就是我的责任。

    不时有村民钓上来水鬼,旁边人就围观,我立即奔过去大喊:“不要看,干自己的事!”

    纠正了三五次之后,这些村民才不再开这种小差,专心致志地钓自己的。

    河岸上不时有水鬼惨死的尖叫,听着格外碜人。

    三小时后,有一个村民突然大叫:“不好了,张大师,下面的水猴子力气太大了。”

    我朝那边一看,只见他手里的钓竿被拉得弯成了一张弓,他撅着屁股,咬牙切齿,两只脚被拖得在地上犁出两道沟来,这水猴子的力量大得简直可以跟鲨鱼相比了。

    我立即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道:“松手!松手!”

    可是已经晚了,那个村民惨叫一声,竟然连人带钓竿被拽进了水里,我心里咯噔一下,其它人纷纷站起来张望,有人准备过来帮忙。我生怕发生连锁反应,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到时候救都救不了,还好达康书记及时站出来,替我喊道:“都顾着自己手上的,不要站起来看。”

    还好那村民的搭档比较机灵,迅速撇了砍柴刀抓起钓竿往后拉,不过水下的东西力量太强,眼瞅着他也要被拽下来。

    “尾玉!”我喊了一声。

    尾玉化作一道白光飞过去,帮着村民一起向后拽。

    两人为我争取到了时间,我直接跳到浅滩上,朝还在水里挣扎的村民跑过去,这时村民被拽了上来,看清他身后的东西后,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也是水猴子吗?

    体型比普通的水猴子整整大了一倍!而且身上一片漆黑,手臂和脖子上长着鳞片,脸上还有腮,除了还保持着人的轮廓外,基本上已经是个怪物了。

    它的一对利爪深深地抠进了村民的肩膀,使劲朝水下拖,村民胸口满是血水,异常惨烈,两手死死地逮着鱼线,手掌上都被磨出了血。

    我默念了一个口诀,挥起弯刀,一道刀气砍过去,水猴子发出一阵尖细的怪叫,哗啦一声跳回水里。鱼线陡然一松,上面拉钓竿的村民和尾玉差点坐到地上,水里的村民也摔倒了。

    这时,他后面的水面冒出来四五只水猴子,抓着他的裤腿朝水下拽,村民哭喊道:“张大师救我!”

    我怕弯刀伤到他,就从怀里取出那包香灰,朝水里撒过去。

    香灰所到之处,水鬼就像被烫伤一样,尖叫着蹿回水里。我趁机一道刀气劈过去,那几只水猴子在浅滩里被拦腰劈开,化作一道黑烟。

    我总算把落水的村民拉了上来,两人都累得瘫倒在河滩上。

    我叫他的搭档去锅里盛些熟糯米过来,我用刚刚装香灰的手帕包着糯米,替这村民拔掉肩膀伤口里的黑血,然后口授几段《道德经》,我念一句他念一句,让他稳定心神。

    我叫他回去休息吧,今天不用来了,谁料这村民是条好汉,叫道:“不,张大师,俺身体没大碍,俺还要杀水鬼呢!”

    “行,那你先回去换身干净衣服,小心着凉。”我点了点头道。

    尾玉嚷嚷着饿了,我喂她喝了些精血,她吃饱了,我却感觉很饿,正想叫达康书记去给大家弄点吃的,就看见村里的妇女成群结队地来了,手里拎着篮子和饭盒,原来是达康书记叫人回去带饭,让家属们给村民送饭来了。

    我叫所有人休息一下,吃饱了再干。

    这些村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跟水鬼正面交锋,之前的萎靡和犹豫一扫而空。吃饭的时候一个个跟自己媳妇吹嘘自己上午的战绩,好像都是得胜归来的大将军,河岸上气氛一片火热。

    我看着,心里也挺欣慰的,总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达康书记把一个篮子递给我道:“张大师,这一上午辛苦了,这是俺媳妇给你做的饭菜。”

    我早就饿了,一股饭菜香气让我食指大动,虽然全都是鱼虾还有白面馒头,不过却吃得挺开心。

    吃完饭,我看见一些村民在那里散香烟,想起我从镇上还买了些东西,从包里取出两条红塔山,叫达康书记帮我发给大家。这点小恩小惠换来的是村民的一片感激,也是值了。

    下午我带领村民继续奋战,有些妇女就留下来看,我叫她们离远一点,这可不是儿戏。

    村民们经过上午的历炼,心态和技术都提升不少。有的人叼着烟聊着天,水鬼咬钩了也不慌,拽上来抬手就是一刀,然后悠哉地缠上血饵接着钓,整个一老司机嘛!

    我统计了一下,平均每分钟都有一只水鬼被杀,照这个速度计算,清空这片河湾需要五十小时,按每天十小时计划,也就是五天。

    但这些水鬼里面有几只形态特殊的,就是上午遇到的那种黑皮水鬼,一旦咬钩,两个人都拉不住。经历了几次险象环生,我叫他们一旦遇上这种立即把鱼竿扔了,反正备用的还有很多……

    村民们一直干到天黑,我一看时间,六点三十五,跟大家说七点收工,明天早上六点继续,大家斗志高昂地齐声说好。

    然而就在这时,不止一个村民被水鬼咬钩,而且力量极大!

    十几个村民被同时拖向水里,我沿着河岸边跑边喊:“扔了,都扔了!”

    大家赶紧把钓竿扔了,万幸没人出事。我站在岸边一看,几个硕大的影子慢慢沉进了水里,我心里一阵纳闷,这几只黑皮水鬼怎么会同时行动,难道它们有智商不成,统一向人类发起反攻?

    这时尾玉坐在一棵树上,耳朵动了动,我问她发现什么没有。

    她说道:“刚刚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念咒。”

    然后她一指河对岸的土坡,那里果然站着一个黑影:“坏哥哥,你瞧!”

    我立即追赶过去,黑影看见我拔腿就跑,不过对方速度不快,我从怀里取出天狼鞭准备缠他的腿脚。这时对方反手一挥,几只鸟一样的东西飞过来,带着一股异香。

    这香气我好像在哪里闻过。

    那几只鸟冲向我,我左手的弯刀朝半空中挥砍几下,把那几只鸟给砍下来了。

    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打开手机照明,看见地上还在挣扎的东西时,脑袋瞬间嗡的一下。这几只鸟大概有麻雀大小,全身通红,嘴巴尖尖的,眼睛也是红的。

    这不正是……鼠前辈养的尸香鸟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