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七五章 黑龙李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七五章 黑龙李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达康书记左手拿的,是爬山用的斗笠,蓑衣还有一根拐杖,他说穿雨衣上山不方便,遮挡视线容易出事。

    右手拿的东西让我有些意外,竟然是一个快递包裹,达康书记说是早上寄到村公所的,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

    我拿着快递翻来覆去,这太奇怪了!

    我昨天才刚到这里,任何人没通知,谁会往这里寄包裹?而且上面也没写寄件人的名字,只盖了一个广东的邮戳,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广东有什么熟人。

    尾玉兴冲冲地说道:“让我撕!让我撕!”

    尾玉平时有两大爱好,拆快递和玩泡泡纸,我就让她代劳了。

    她三下五除二地撕开包装,里面塞了一些塑料泡沫。她取出最里面的东西,突然尖叫一声,捂着手退开几米远,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道:“坏哥哥,有人想害你!”

    我一阵狐疑,看见地上掉了一块令牌,拿在手里掂了掂,这令牌有十厘米长,上粗下细,像是用上好的柏木雕成的。上面用朱砂画了一些看不懂的符,还有一颗狰狞的鬼头,虽然说这是道教的用具,可我却不认识。

    尾玉惊讶地问道:“你拿在手上没事吗?我刚刚就好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

    “没事啊。”我说道。

    令牌上面没有阴气,反倒有一股极其旺盛的阳气,难怪尾玉碰不得。我感觉这像是一件法器,也不知道是哪位同行送的,怎么不写个使用说明呀!

    吃完早餐,我就跟达康书记准备上山,山路泥泞,十分难走,披着蓑衣柱着拐杖让我想到了苏东坡的那首词:“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就随口吟了出来。

    尾玉接了一句:“没网没肉没电视,无聊”,我瞪她一眼,怎么能把实话说出来。

    我问达康书记,这场邪雨开始之前,村里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比如不小心挖出了什么,或者得罪了什么人。

    达康书记想了想道:“俺们村人都老实巴交的,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我又问:“那村里有没有发掘过什么大墓?”

    “没有,也就是九十年代的时候,有几位领导过来,视察了这座黑龙庙,说是要跟申请啥世界文化遗产,俺们村可自豪了!”达康书记道。

    我想他没骗我,山上有这座黑龙庙,山里绝不可能有大墓。

    因为古代有厌胜之说,大墓上头很忌讳有其他墓葬或者庙宇,这就等于被压住了一族的风水。只有一些征服者对付被征服者时,才会在他们的墓上故意修墓建庙。

    中国所有名山的山顶都有庙,打开中国地图看一看,会发现所有山脉连贯起来,呈现三条由西向东的大龙脉,名山上面的寺庙就像是在镇压这三条神龙。

    古人的思想很玄妙、很有趣,但也有一定道理在里面。

    两个小时后,我们登上山顶,树木掩映中有一座小庙,里面供奉着一个皮肤黑红的男人雕像。这男人身披一件水蓝色的道袍,头上戴一顶古代皇帝戴的王冠,细看的话会发现,男人的手臂和脖子上还有一层细细的鱼鳞。

    传说中秃尾巴老李三分像鱼,七分像人,所以庙里供的他的神像全都是这种模样。

    神像左右两侧立着一对童男童女,前面的供桌上摆了一些供品,烧酒、馒头、水果什么的。

    整座庙就供了这么一尊大神,而且感觉寺庙挺新的,达康书记说原来的黑龙庙在文=革的时候叫一帮红卫兵砸了,这是后来重修的。

    这庙也不设庙祝,平时就是靠村里人捐款来维护。

    我注意到供桌上的供品还很新鲜,香炉里还积了一些香灰,便问达康书记:“这里香火怎么样?”

    “不怕你笑话,村里现在都是引水灌溉,不像过去靠着老天爷了,谁还来求雨呀?这庙好久都没人来过了,也就是这段时间总是下雨,大家才上山拜了几次,这不,前两天才上的供品。”

    他又说道:“俺爷爷在世的时候常说,以前每到春天都要赶庙会,舞龙,求雨,可热闹了,黑龙老爷是村里的保护神,大家爱戴他,他也顾着村里,年年风调雨顺,保佑一方水土。现在大家把他忘了,他老人家也就回天上,再也不顾着村里了,俺爷爷每次说着说着都要掉眼泪,这场天灾就是报应,报应啊!”

    “什么报应?”我问道。

    达康书记连忙解释道:“张先生别误会,俺是说当年红卫兵破四旧,来砸庙的时候,俺们没拦着,所以黑龙老爷才生气的。”

    但我不这么认为,四十多年的事情到今天才降下报应,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再三追问下,达康书记才说出一段往事。

    当年黑龙庙是有庙祝的,秃尾巴老李名义上属于道教神仙,但在民间没那么多讲究,所以庙祝也是可以结婚生子的。这一家人世世代代都担任庙祝的职业,他们自然也姓李,为了和村里其它家区分开来就被称作:黑龙李家。

    黑龙李家自称是黑龙王的后代,可以和黑龙老爷通灵。这一家人无论时代再怎么动荡,家境再怎么贫穷,也绝对不搬家,不许子弟分家,始终是村里一个大户。

    黑龙李家有点古怪,他们家的媳妇生孩子都要在河里生,生下来的婴儿自己就会游上来,媳妇也不会因为沾了凉水得产妇病。而且据说他们家不吃熟食,顿顿都是生鱼生虾,村里唱大戏办酒席,他们家从来不参加,他们家红白喜事,别人也不去,谁吃得惯他们家的饭菜?

    长此以往,黑龙李家就显得无比神秘,也跟其它村民有了一些隔阂。

    但不得不说,这家人确实是有点道行的,每年祈风祈雨都是由他们家主持。达康书记的爷爷曾亲眼目睹黑龙李家的人求雨,据说非常灵验,跳完一段求雨的龙王舞,天上马上就开始下雨,跪在地上的农民激动万分地对着天空感谢黑龙老爷,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

    黑龙李家主持的传奇仪式一直持续到解放后六七十年代,过去大村年年风调雨顺,比别的村收成都好,十里八乡的姑娘都愿意嫁到大村来,大村的小伙也不愿意出去做活。

    所以当时的大村可谓是人丁兴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